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Archive for the ‘纯白高中’ Category

春天到了(4月4日笔)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16th, 2006

[color=Purple]最近常常惶恐,总是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得不到什么,也不拥有什么。
“忽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人。”

高三生活依旧暗地前行。似乎,这样无味的生活已促使我不再清醒,一直是麻木无知的感觉。现在是语文课,但却也不怎么认真听。
二姨妈回来,和我聊了很多,关于未来。我的未来,很不明亮。似乎自己已经置身于漫无边际的荒漠,背着沉重的背包,一步一步地艰难跋涉,没有水,没有食物。遥望,却件有一条漫漫长路在等待我行走,没有同伴,无人可语。
还好,骨子里还有那一丝对梦想的憧憬,足以支撑我走这条似乎毫无未来的路。惶恐的,还有我怕我走到最后却只见断崖,突兀的出现,我无法回头,死无葬身。

上周放假,MN回来了。还有XZ,我们一起聊了几个小时的天。我喜欢这样的诉说。这样安宁的只属于我们的世界。一转眼,已是三四年。曾经的纯粹快乐,大唱大跳,大哭大笑的日子已再也回不来了。但是这样也好,我们已渐渐成人。并排走在街上,已不会再被人当作无知的小孩了。没有无知了,没有无知了,即使接受成长,这些成长带来的伤痛与伤痕,依旧让我感到厌烦。
我喜欢朋友可以相伴很远很远。正如我们三个一起走在街上讨论的内容越来越现实,即使开玩笑,亦不如以往单纯,但我愿意我们这样并排走下去,这样到老,直到有了伴侣,有了小孩,退了休,也一直这样走下去。
如果每一份友情都能给我这样的安全感,或许,我会更加快乐。

艺考生终于结束了艺考的征程,转而回到了高考征程中。动Q也回来了。动Q走的时候,教室后面的倒记时还有二百多天,而如今,只有六十几天了。中途他也回来过,也上了一段时间的课。我也常常和他写纸条聊天。但,我始终觉得,他们在外面经历了多少,成长了多少?耳蜗却依旧在着波澜不惊地跋涉。听冬Q诉说他在重庆的生活,自己找路,自己闯。我的心却不由得一颤,我无发想象。
曾经和冬Q聊过很多理想,比如他和他的朋友一起做一部漫画,我做漫画配文,比如我能出书,让他帮我做插花,比如……比如……而现在,我却再也提不起力量谈论这些。那个时候并不了解高考多严峻,并不清楚事与愿违,并不明白理想与显示会有多大差距。
曾经和冬Q聊过音乐,聊过摇滚。我说过我喜欢摇滚,但冬Q一直是深爱摇滚的。现在的我感觉,似乎我的一辈子都不会爱上它,即使我非常非常的喜欢。眼下便是这样,非常地喜欢,但我无法身陷其中。总是不敢对冬Q这么说,我怕他失望。
冬Q是我这三年来最投缘的男生了。同是对艺术有好感的人,而我却无法像冬Q那样执着,那么追求。有时我们很投缘很默契,但有时看着他却觉得很远。在和他单独聊天是,我们也有那种很安宁的思维,犹如耳语。或者,这种绵长的友谊能长久,可我始终没有安全感。
这周冬Q才回来,我没有再写纸条。我们之间的话语若掺杂太多周遭的嘈杂,便毫无意义了。

春天已经到来,夏天即将来临。虽然刚才忽然下起大雨而又停止。这种忽阴忽晴,总能让人心情有变化,让我不觉得自己那么麻木。[/color]

温暖的花园(4月15日笔)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16th, 2006

[color=Purple]不知道怎么这么糟糕,不仅际遇糟糕,心情也糟糕。总是觉得自己陷入孤立无援的恐慌中。我知道我够坚强,我的坚强足够让我自己应付外来的冲击。
事情发展得太多太快,不仅让我不知所措,让所有人都觉得我总是是非的焦点。但。我没有主动招惹谁,主动陷害谁,主动伤害谁。但偏偏总是有这么多误会都发生在我身上。我一次次地成为纵矢之的。
我知道,我不能懦弱,不能屈服。于是,我再次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装作我一丁点儿也不在意一般,继续穿梭在这里。
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陌生人?为什么有这么多面庞模糊的人?为什么我与这些人擦身而过是,瞬间毛骨悚然?世界让我害怕。
发生一切是,冬Q不在,乐不在。所有冰冷的目光再次向我刺来时,我找不到任何温暖的安慰。

于是开始想他们了,所有爱我的人。在众目睽睽下,想他们想得差点掉下泪来。一放学,便开始给他们打电话,给HH,给MN,给XZ,给Jiona。每个人都对我突然的电话吓到,每个人都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在这边笑着说,没有,就是想你们了嘛,就是想听听你们的声音啦。我的确是笑了,虽然鼻子有些微微发酸。我只是想听到她们的声音,听到这些温暖的声音,让我在寒冷的春夜里不至于瑟瑟发抖。她们会一直给我爱给我温暖,支撑我勇敢坚强积极地生活。
打完电话看到乐发的消息,她说,来,拥抱一个。
今早看了冬Q写在我写BLOG本子后的“留言”。突然觉得安慰。他说,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他说,你不要去理会那些人,他说,你一定要坚强。

在昨天听到她们的声音是,看到乐的消息时,看到冻Q的留言时,我始终觉得安慰和温暖。我宁愿我什么都不说,只让他们随便说两句,也不愿让这些糟糕的事烦扰到他们。我知道,这些爱我的人,一定都知道我不好了,谁都不说,但我却能感受到他们从内心里传递过来的温暖。
如果我是一个孤寂的人,那亲爱的你们,便是我最呵护的花园,你们是我的向日葵花园,是我心里的花园,是我的幸福花园,是我的快乐花园,使我心灵有所依。

HH,我知道你五一会回来,可还是想你嘛。昨天和你通话,差点哭出来,听到你快乐的声音,我便觉得一切都好了。
MN,不知道你身体怎么了,真让人担心。喜欢听你说话,喜欢你的声音嘛。
XZ,我很好,听到你一头雾水地说:“你搞啥子哦?”我超想哭的。哈,但是想你你的样子,我就觉得快乐了。
Jiona,看起来,你一切都好的样子,我也好。
乐,谢谢你温暖的拥抱。
冬Q,我始终都会充满希望。Leave,只是我过于无奈的心情。谢谢你那天想帮我解围。相信我,我可以在敌人面前勇猛无畏的!

谢谢你们,我的花园。[/color]

Posted 星期五, 三月 24th, 2006

[color=Navy]很少在这个时间上网。很久没有在这个时候写东西。
现在眼睛有些酸涩了。
很想念过去一整夜上网的日子。
而我已经遗失。

不知道最近怎么的,说话只能这样只言片语。

最近学习使不上劲。QJ说,好好弄哦,以后等着你。HH说,放假了,要陪我哦。KT说,加油吧加油吧,以后陪你去成都看学校。
怎么办怎么办,死定了,高考我完了。

亲爱们,想死你们了。
XZ,今天看到你坚强的样子,我想替你哭。
MN,今天在阳光下给你打电话,阳光耀眼呵。
HH,看到你的空间那么安宁,我亦安心。
还有魔鬼,谢谢你每天的短信。

不停地思念。
和网友聊到我不堪的爱情。
周而复始的爱,似乎永不到终点。

真的有些累了。怎么办呢?[/color]

早晨起床,看到阳光透过窗帘朦胧的射进屋子。今天终于是个晴天了。

上次写BLOG是多久呢?日子总是过得太快了,总在不经意的时候溜过。日子过得麻木了,便失去感知。但是周围的一切不得不让你清醒。恐怕,很难有什么东西可以和你一起麻木的吧?!周遭的一切无时无刻在提醒你时间在流逝。
窗外阳光明媚,楼与楼的缝隙间,天色姣好。看着就想欣喜地流泪。
春已临,花绽放。

教室后面的倒计时牌每天都会有人在改,越来越近了。
上篇日志还冷得让人发抖,现在却已开始从容。
早晨出门天色也已开始有深蓝。
晚上去上自习,也不需要路灯。
还有,
又一个二月,又一个14号。
又一个二月,爱着他,又过了一年。

假期密集,所以暂时忘掉了上期期末是怎样难受地熬过,或许,这样一忘,便是永远了吧?!
其实,我喜欢高三这样的生活。紧张,忙碌,压抑,疲惫。因为紧张,所以有时间轻松,便倍加珍惜,而学着知足,因为忙碌,可以不胡思乱想,因为压抑,可以尽情发泄,以为疲惫,所以在休息是会觉得非常享受。人会变得知足,会变得适当麻木。以前觉得麻木不好,其实想来,适当麻木,可以过得更加安心。
整个假期,休息得很好,从没觉得假期这样快乐和轻松,也从没想到,在忙碌以后,假期会现出最美丽的光芒。
读大学所有朋友都回来了。看到他们每个人都好想拥抱。看着他们讲话的侧脸,都好想时间定格。
有时觉得,与其希望回到从前,还不如多点希望他们都会有更好的未来。他们的脸庞上,都隐约映出了未来的摸样,于是,我们不再那么幻想,那么不实际,那么迷茫。
MN,在学校,你还是不要太任性,不是所有人都会包容你。难受的时候就想想我们,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若是哭泣,我们有肩膀,若是难过,我们是最好的倾诉对象。我们一直在这。我们纵容你。
宝贝,相信爱情。经营一份感情,是要在平淡的生活中寻求你们俩的契机,不满意就说出来。大家一起改,那样才能好起来。不要灰心,不要失望。要解决,才能长久。
KT,谢谢你。是你让她现在那么安心,让她开始绽放且灿烂。
LB,加油哦,一定要留在成都哦!
你们一定要等我去成都。

假期里,遇到了小白。特别失望。
现在,很难用失望来形容与周围人的关系了。但是,这次是小白,连他也让我失望了。是不是过去的人,一定会失去呢?是不是就算以前再好,以后也会淡出你的生活?我沉默。
网上,还是魔鬼陪我最多,保持着暧昧却明朗的关系。有时他叫我傻丫头,其实我很喜欢。一种被哥哥宠溺的感觉。不管是发短信还是在网上,最能找到的人总是他。每次他来看BLOG都说我写他写得不够多,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他总是在角落给我一丝安定,不太多,但能感受到。这种浅浅淡淡却很长的感觉无法描述。
有次和他聊到网友之间的联系长久以后会怎样。我说在我QQ里,那种无关紧要的人我都删,他说他不会删。其实,长久以后,如果没了感情,那我一定会删。既然没了感情,留着也没用。就算,聊了很多年,感情断了,便什么也没有了。
我从没想过很久很久以后,我和魔鬼会怎样,无法想像。说不定以后他就是第二个小白,说不定以后我会删了他。毕竟,这是网络,谁也不能承诺什么。再好的关系也一样。没了感情,我就是决绝的人。

日子不知不觉地过,细细想来,才发觉,树枝上的腊梅已经掉得精光。
有些花凋落,有的花绽放。
春已临。

鬼日子 [原]

Posted 星期日, 十二月 18th, 2005

[color=Navy]现在的天气很冷,冬天就会这样,可是心也莫名其妙地冷了下来。
冬天的阳光是奢侈的,因为若是晴天,那早晚就必定会冷一些。所以在冬天,我总是矛盾着期盼着太阳。

生日一过,一切都归为平常,除了依旧灿烂的向日葵外,我并没感到每天会有开心的事等待着我,虽然我不悲观但我知道我是很不乐观的。
总是期盼日子过得平静些,总是期盼生活里不要有太多的消极因素困扰,原以为自己这么过得波澜不惊才是好,但是在突然停下来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空洞。和FS在学校里打闹,各自固执己见地走两边的楼道,于是就彼此拉扯着往自己想走的楼道走,这般的无聊。我突然就放了手,我走的这边,FS走的那边。我突然才发现,原来我已经无法感知周遭。那天太阳的阳光还没射下来,我用劲吸了吸空气,冷得鼻子麻木。心里莫名地难过,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这样逃避了?!逃避别人的指责,逃避Z给我的莫大的创伤,逃避爱情,逃避分离。逃避,逃避,终于无路可逃。
回到教室上课,才发现指甲又断掉了,应该是和FS打闹的时候断的。这个冬天指甲异常脆弱。看着难看的断痕,我想哭。但还是在看着断痕发了一会楞以后,拿锉刀磨平了它。有的伤口就是这样,可以很快很快地磨平,看不出来,但是,只有受伤的人才知道,磨平了之后,它短了一截。

前几天,去了XZ的BLOG。每看一次朋友们的BLOL我就难过一次。有太多太多的伤心和沮丧无人可说。正如我的这片花海,记满了我的碎碎念,只是想对找个安静的地方自言自语而已。
我看出了XZ的孤独。那种无人可诉的难过。的确,高三以来,MN,XZ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MN在成都,是有些远,但是我却没怎么陪XZ。我并没有疏忽她,或者遗忘,更不是XZ说的因为我不依赖她。
亲爱的孜,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我在依赖你和MN,在以前,还有小宇。那种依赖的程度也并没有谁深谁不深。因为有分离,有了距离,所以才会觉得感情在淡漠,其实没有,我们依旧是联体婴,依旧会在彼此最脆弱的时候相互拥抱。时常下楼来找我吧,因为我也很想你。

每天,花骨朵都会坐到前面来上数学课,有时觉得乏味和听不懂了就会小声地说会话。之所以称花骨朵为花骨朵,因为以前我感叹说,啊,我的花儿都已经散落开了,孤独的我啊。花骨朵就说,那就让我做你的花吧。我笑笑,说,你呀,还没资格做我花呢,因为我都不依赖你呢。然后她就说,那就做花骨朵吧!于是,我和她就开始了花骨朵与伊O2的称呼。
她一直都是个快乐的女子,安妮说,不知道实质的人是快乐的。花骨朵就应该是快乐的,有她爱的男友,有多彩的生活。时常觉得,她怎么会那么有活力,怎么能一直那么健康积极。打心底里承认,我高三比高二更加积极,也是受了她的影响。
我曾经对她说过,亲爱的花骨朵,我会爱你,一直。有时想,她的生活多彩而丰富,会不会在快乐的某一天就忘了我,忘了我说过的话。看着她的侧脸,我想,至少,我不会忘了的。感激别人对我的好,我会一直记住。

昨天,宝贝和QJ,QJ染了头发,呵呵,黄毛。一起吃了晚饭。算是补我过生日吧,我心里暗暗这么想。因为和宝贝时常见面或者聊天,所以我们依旧。但是看到QJ,我还是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QJ开始为以后的日子想了,我们便又一次地构想未来。QJ或许毕业后会回来,虽然说这早了点,但是我和宝贝都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在成都。那样,大家在一个城市里,生活也会更有趣。
QJ迟了些才来的,所以没聊多久我就要赶着去上课了。在背对着他们朝出口走的时候就开始不舍。鼻子酸酸的,不敢朝里面看,然后打车,朝学校而去。
第一次,从他们离开,每一次聚合,我都特别从容,要离开也不会有不舍。而这次是怎么了呢?!
教室里在放歌,和着歌声,我还是哭了出来。
是我太脆弱了吧?!

最近一直很累,晚上睡不好,半梦半醒地到凌晨才开始睡着,白天精神也不好。
不怎么和魔鬼聊了,有天和他聊的时候他说他现在都不怎么上网了。昨晚收到他的消息说,他要换号,等换了再通知我。我在昏昏沉沉中回了消息,但是内容我记不住了。
在所有人中,恐怕是魔鬼最能容忍我的任性吧?!

Z的离开,也是因为我任性。

啊!!这样的鬼日子快点过去吧!!!

PS一下,偶们小区可恶的网络在我想上网的时候就连不上或者速度超慢,弄得我还要跑去我小姨家。
回复可能会晚,因为我在家根本就开不开偶BLOG[怒!!],现在都是在Word里写的,存到U盘再去偶小姨家发!![再怒!!这是什么日子啊!!网将不网!!]

[color=Navy]网上出现了个陌生人,想和我聊天。我拒绝。其实能感觉出他是诚恳的,但是,我不需要。裔说,你让别人感觉你很难接触,很难交往。我想是吧,因为没有精力去和陌生人树立起友谊。或许是累了吧?!因为不想再花不必要的心思去接触没意义的人。
长久以来,我都很自豪我的开朗和外向,但是在成长过程中,一些引已为豪的东西开始逐渐失色,退化,遗失。常常沉默于这一些消失中,心里变得空洞和悲凉。很越走越累越想休息,但是时光飞逝,我们不能止步。
QQ上已经很久没加过新的网友了,我也已经开始逐渐不把心底的悲哀向人诉说。如鱼饮水的姿态,应该是自我保护的姿态吧。BLOG开始有了固定的人在关注,让我觉得安慰。若是他们愿意来,那一定是他们懂得我。即使他们不留言,不对我说什么,我也知道他们明白。
或许我喜爱上网,就是因为我需要这样一群安静的听我诉说的人吧?!至少这片花海还是安静的,惬意的,自由自在的。

BLOG上放的音乐是《叶子》。很早以前喜欢唱的歌。现在又喜欢了起来。“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现在的我并不标榜孤单了,渐渐地习惯和喜欢了一个人的日子。心底的思念如水波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却反倒成了一种享受。或许是因为平时有人在的时候会说很多的话,所以一旦有安静下来的机会,便很是享受了。并不感觉悲哀。我想我是需要有时候冷静一下的吧,周遭嘈杂,让人麻木。而我却需要随时保持敏感的心生活。
高三的日子很容易让人麻木,一旦懈怠,便开始失去感觉。保持心态最重要,但是自己却常常不自觉地失掉想保留的感觉。所以不能这样,应该继续面向太阳。

这周魔鬼上白班,周一、二考了试,后来每天都和魔鬼发短信。其实只是单纯地聊天而已。对魔鬼,其实也谈不上依赖。或许是经过了Z明白了自己应该更加独立,所以渐渐的,除了宝贝,就谁都不依赖了。况且,我亦从不依赖网络。
前些天和FS在教室里吃晚饭,她抢我的吃,恰巧在和魔鬼发消息,我就告诉了魔鬼,魔鬼回消息说让我打FS,FS也在和她的网友发消息,她的网友叫她打我,于是两个素不相识的网友通过我们俩的手机相互的斗嘴,我和FS也像是找到帮手一样嚣张地继续抢吃的。其实,FS的网友在成都,而魔鬼在东北。
网络给我们这一代的影响或许真的满深的,即使素不相识,也可以无话不谈,只是每个人对网络的态度就是不一样的。我和FS的态度就是不一样的。在我的概念里,网络和现实是绝对分开的,而且,绝对不会把网络生活化。这里的生活化就是指对网络的人,一定不会融入到生活里。FS就觉得不在意生活和网络之间的距离。她可以和网友聊到很晚,打电话。这些是我在之前没想过要做的。但是也在受她影响,开始和魔鬼不停地发消息,偶尔还打电话。
我想恢复我对待网络的原则。脱离开网络,对生活有另一番姿态。不知道能不能行,但我想试试。
所以,要对魔鬼说,以后我们少发点消息吧。毕竟是网络。
或许是这段时间离网络太近了吧?!感觉厌倦。

读大学的朋友们开始习惯了新得生活。贱说,他参加了校园歌手选拔赛;他们在考试;有女孩给他发消息;有人要给他织围巾……
其实依旧担心宝贝。亲爱的宝贝,其实KT真的在认真对你,他没有想过欺骗你,只是和你开玩笑,你要放宽心,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你们,只有你们自己。你不要纵容你心底的小恶魔乱施法。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MN不常和我们联系,但她常常会发一些很让我感动的消息过来。即使知道只是转发的,但也常常让我心底酸酸的幸福。下周她会回来送我生日礼物,让我感动。呵我常常陷如莫名的感动中。
MN,你时常想到我们,正如我们时常想到你。

生活一切都还好,馒头打电话来说她刚送走老公,让我出去和她吃饭。朋友们好,我就好。
一切都还好,我没有丧失自我的;没有的,等待却不怀抱希望得到。
十八岁生日渐渐临近。[/color]

无题 [原]

Posted 星期日, 十一月 20th, 2005

[color=Purple]今天是我的生日,农历。因为一直都过的是阳历,所以对农历一直不很在意。这也是我第一次能在农历这天记起我的生日。因着这是18岁,于是一切都显得那么那么的重要。对我而言,今天并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上课很累的时候趴在桌上想到就这么十七年了。
生活对我最大的慰藉在于有回忆。黄磊说,每个人都喜爱回忆,因为不管是什么人,回忆总不会对你造成威胁,所以,每个人都在放心大胆的回忆。
其实还好,我还算得上很幸福,除了那些不好的,或者是我不想面对的事,我能完完全全地感受幸福;还好,那些不好的,糟糕的并不是很多,或者,我把它们转化为我能接受的程度。所以,从某一方面讲,算是个幸福的人。
人都应该知足。渐渐地,我才明白了这个道理。每当我渴求或者苛求生活更加完美的时候,总会出现更大的力量破坏,不仅不让你得到,反而会破坏掉拥有的东西。
应该对拥有充满感恩,毕竟,拥有的,不一定永远的。表面上似乎是一辈子的事,也会在你出其不意的时候瞬间瓦解,而你对此却无能为力。

这周过得很平淡,没什么可以记的,但是我想留下一点我的思考,这些是回忆。我亦习惯周末这样打字。
降温降得很厉害,穿着冬装。已经感冒了,小小地生了病,病毒静悄悄地侵入。一周的日子已经从秋转成冬了。地理老师讲气象的时候说,前些天下过冰粒,而且房屋顶也开始结霜了。昼短夜长越来越明显。你们高三就是这个样子,顶着月亮和星星上学,再顶着月亮星星放学,真是浪漫啊。我也和同学们一起冷笑,很好笑的冷笑话。我对下冰粒,结霜全然不知,每天上学放学顶着寒风,心里惦记着学习,哪来时间看天看房顶看星星月亮。这样的日子是我接受的。即使这一周的日子只是忙碌着,过得并不充实。心里的空洞越来越大,对眼前的一切都是迷茫的。从降温开始,状态就是不好的。明天又会开始考试,面对着,只求只面对这一年,这两百天不到的日子。
在学校的日子我珍惜。大扫除是同学们的干劲十足,如火如荼,还大声聊天;一个人在空空的语文办公室帮老师改作业,红笔落在试卷上的声音,翻卷子的声音;上体育课和FS打羽毛球,开心地挥球拍,笑,捡球,发球,这样的日子我亦珍惜。一直是FS陪伴着我。其实有时候觉得是自己把FS同其他人隔开了。因为很多人我都不是特别愿意接触,所以我就只和FS在一起,FS陪我,也只好不和其他人在一起。有时候觉得愧疚。

裔说,看过你的BLOG之后才知道你的心底是怎么样的感受。我想我就是这样的吧,渐渐学会很多东西不表露,其实这样很好。以前魔鬼就说过我太容易沟通那样很容易被骗或是怎么的,其实很多内心的东西我也只有BLOG这个地方是最真实的。那天和同桌聊到对待网络的态度,其实早早的就已经固定和网友距离和界限了。真实的网络我分得很清楚,但是很依赖。常常和魔鬼发消息,是对网络的依赖的一种。因为魔鬼晚上工作,我白天上学,所以能同时清醒的时候不多,有空的时候就会发短信聊天。和魔鬼聊天,也是一种习惯而已。或许我们这一代人都会这样吧。心里的一些东西,只有透过网络才能真正显现出来。

天很冷,手已经僵了。生硬地敲击着键盘。我的农历生日。[/color]

冬天到了 [原]

Posted 星期日, 十一月 13th, 2005

[color=Navy]今天的天气忽然就开始转凉,冷得我措手不及,或者,这样的天气才是真正的冬天应有的天气吧?!今年四川暖冬,所以过了立冬这么久,我也只穿了一件T恤,一件外套。昨晚睡觉的时候天气就不好,一直在刮风,把窗帘吹得起起落落,我很喜欢这种生声音,所以没关窗户。而今天一出门才发觉,天在降温了。其实我常常在想,对于外界的变化我对待这般从容是因为麻木还是因为太容易适应。渐渐入冬,每次去上晚自习,同一时间出门,天色开始渐渐暗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在有点看不清楼梯的时候,我就会把手机打开照着路,哪怕是这么一点点的光,也能让我感觉安定。

现在手冰凉的,或许是因为穿得少吧,降温了,我没有加衣服。打字有些别扭,因为左手食指的指甲昨天不小心断了。最近的指甲似乎很脆弱,之前右手的拇指指甲就断了。因为自没弹琴开始就一直留着一点点指甲的,从没有剪平过,所以很不适应。而停止弹琴,已经是初一的事了。
习惯了的东西在顷刻间消失,指甲会长出来,而人不会再回来了。Z的离开,注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最近在听摇滚。因为冬Q坐在我旁边。冬Q从表面看,是在是一个平凡的男生,不怎么爱说话,不出众。但是他心里有很多东西。看过他的随笔,也听过他介绍音乐。其实他话很少,但是我和他就是能聊起来,其实话题也不多的,一旦说起来还是有些没完没了的。刚开始知道他在听摇滚的时候感觉很惊异。在我接触他之前的概念里,听摇滚的人都应该是桀骜,叛逆或者另类的人。了解了他,再仔细观察这个世界,其实有很多面容干净或者表情平淡的人在感受摇滚,感受内心的澎湃。而并不需要与人倾诉。
在刚开始开这个BLOG的时候,就发过一篇简短地描述我对摇滚的喜欢。而那篇已经压在我每周碎碎念的最下面,早已被人遗忘,或者,并不为人知。
最近听Arch Enemy的比较多,死亡摇滚。冬Q说,其实听摇滚的人并不是另类,而只是他们从心底接受这些澎湃罢了。我和冬Q都是怀有同样的压抑在心底东西的人,不为人知彼此也不知道,但是拥有一种感觉,就是可以爱上摇滚的人。
喜欢和冬Q聊天,因为他是打内心里干净的人,非常简单。他喜欢画画,他想考川大,我说我也考川大,考上了就会有很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他说,啊,对啊,那以后你要写小说了,我就帮你做封面和插画。呵呵,在高三谈未来是最奇妙的事,感觉很近,却似乎又很远,明知道要接受高考的历练,更愿意想的却是未来的美好。其实心里明白,一过高考,或许梦想都能实现又或者一切如泡影。
最喜欢翻冬Q的书了。上面都是他在上课无聊时候画的画。其实都是乱七八糟的,但是我觉得那样的感觉很好。比如我不停地写东西,即使以后看者觉得很生涩,但也作为一段回忆或经历留着。所谓敝帚自珍,就是这个道理吧。
常常看他看着某个同学就勾勒出一幅素描来,觉得不可思议和奇妙。呵呵,我从小就是美术白痴。或者是小学的美术老师太厉害,老师留我下来让我画画,我准我放学留下阴影了吧?!呵呵,不知道。对于画画,我更愿意写东西,来得自然和轻松。

魔鬼说,我会掰糊。掰糊就是话超多的意思。东北话,刚学的。
昨天讨论到了男人女人,我说男人都是猥亵的。魔鬼不服气,说要给男人平凡,于是发了一条长长的消息过来。很少能和魔鬼聊到严肃的问题,其实偶尔也觉得他真的是我的大哥哥,能说中我想的。
和裔多了些交流,他对我真的有耐心,常常关心我的学习,他一问到,我也会不自觉地向他倾诉。他是懂压力的人。刚才他还发QQ消息过来打招呼,可是我写东西的时候是要绝对专心的。从他那我看到了对于高考我们的无奈,但也是没办法的,必须得接受。而现在的我,更多的是无挫吧?!

宝贝说,伊,我爱上成都了,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我等着你来和我一起逛街。
亲家说,哎,你好好学哦,我们都在成都等你啊!
WJ说,你要加油哈,就看你好好读书考上大学,那就是我们这帮烂人最有出息的了。
裔说,你放平心态认真对待就好了,结果不是那么重要的。
魔鬼说,你好好上课,乖乖听课哦。
其实我倒不觉得有很大压力,只是我怕我会辜负他们的期望让他们失望。

开始降温了,冬天到了。[/color]

[color=Purple]这周学校放归宿假,周末不上课,休息得很好,也很轻松。两天的假期也让我觉得惬意。我喜欢在家里一个人走来走去的感觉。

昨天和妈妈逛街,妈妈问,你和Z的关系还没和好吗?我说恩,是的,没有。妈妈肯定觉得我和Z一定发生了很大很大的问题,所以才会冷战到这个时候,因为在她看来,我和Z应该是那种一辈子狼狈为奸的朋友,有什么秘密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彼此帮着隐瞒家长而调皮捣蛋的人。其实不仅是妈妈,宝贝也这么认为,她说,你们两个真的很让人羡慕,那种从小到大的朋友,似乎可以陪伴一辈子。
可是我们就这样了,就这样了,她不理我,我不理她,彼此视而不见。其实只要我们谁迈出一步就都好了,而我只是绝望了,对她的举动实在不解,又恰巧在我最绝望的的时候泼下一盆冰水,心冻得已经丧失了痛的能力,直接麻木了,死掉了;而她只是在赌气和硬着她的自尊,于是我们就没什么可能再和好了。我说过,我从来不会去要求我周围的人离开了再回来,同时,我也把离开看得很轻。但是,这次离开的是Z,我只是觉得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Z说过,她想去一个谁都不认识她的地方生活。假如那个时候她也会离我而去,那就把现在当作适应期吧,反正她都会离去的。
我只是觉得遗憾,即将到来的18岁的生日里,没有Z的祝福了,没有了她真心的祝福。

宝贝回来了。让我想着觉得开心和幸福。身边能陪伴我的只剩下宝贝了。她说她爱上成都了,因为我会去成都,她在成都等我。
我们逛了很久的街,依旧不停不停地说话。走在路上,看者宝贝的侧脸鼻子都酸酸的,我只是很累很想哭,而这种绝望的心情只有宝贝明白。常常觉得BLOG真是个好东西,这样自言自语的倾诉,可以让宝贝看到,可以让她知道我过得不好,可以让她了解我的心情。我知道宝贝还是不好的,即使她不给我电话和短信,没有人陪伴怎么可能好?!其实我很想对宝贝说,如果不好一定要告诉我,不要怕耽误到我的学习,因为现在我们彼此是相依为命的。但是,我又转念一想,如果宝贝能自己坚强一点,那慢慢的,就不那么让大家担心了,我也可以放心一点,若是真的会有什么宝贝承受不了的,她一定会来找到我,正如我最悲哀的时候会想到她那样。
为了宝贝,我也一定要去成都,我要去陪她。
宝贝我爱你,你要好好的喔!!

昨天上网碰到了MN,应该不是很好的,因为在她平淡的言辞下渗出了很多苦涩,而我只有心里默默地祈祷她能过得好一点。MN,不管有什么事记得还有我们。

Jay的新专辑很好听。想到Jay我会联想很多,很多过去的东西都会浮现出来。
首先会想到他。而一切都是在变化的,我从14岁长到18岁,Jay从《Jay》到《范特西》再到《十一月的萧邦》,他从任性和倔强地说着我爱你到平淡地说分就分吧再到现在很难再对我说些什么,“汹涌潮水/你一定明白/不是浪而是泪海……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我们的爱/争议一直存在/回不来……当初彼此/你我都/不够成熟坦白/不应该/热情不在/你的/笑容勉强不来/爱深埋珊瑚海……”LGJ说,你和他就没戏了?我说是啊,本来就没打算有戏啊!我爱我的,他走他的而已。
我们每个人都在长大,都在遭遇生活中不同的坎坷和挫折,生活没在一个世界了,也不会再有交集,何必给自己希望呢?!那些回忆,只是一个女生最单纯和美好的日子的留恋而已。各走各的,自己怀揣着属于自己的温暖往前走。
昨天看到他在上网,于是就问了问他对于Jay的新专辑的感觉。最初,我们就是因为ay联系在一起的,没张Jay的专辑都有我和他的回忆或者是我对他的感情变化,而Jay已经从对音乐执着对外界桀骜的男生变成了周侯恋的主角“和美女没缘这次偏偏撞上”的男子了。
他说他喜欢《黑色毛衣》我也喜欢的。对于Jay,我们依旧有同样的感觉,这让我很满足。

已经习惯了在周日下午写BLOG。写字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或许是太想倾诉了吧,每周都在这么碎碎念。明天又是新的一周了,就是再怎么不好,也一定要充满希望。[/color]

煎熬的一周 [原]

Posted 星期日, 十月 30th, 2005

[color=Navy]一、无聊的游戏
有谁信命么?我是不信的,但如今,我却是不得不信.

我注定亏欠你一些东西,即使你我都已忘却,我却免不了受上天的责罚,即使你不需要,我却早已注定终生亏欠.
是这样么?我们这样是注定么?是我遭受的惩罚么?我们注定这样了么?
对你早已丧失了依赖,你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你我突然成为彼此的空气,有谁能聊到.我以为你是我的生活了,所以我才会那么任性和孩子气,但我忘了,我不是你的生活,你容不下我的孩子气.
我以为是游戏呢,可是这个你我彼此不理睬的游戏一点也不好玩,游戏,也开始变成了生活,于是你给我的生活变成了无聊游戏的生活,毫无趣味.
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再怎么坚定的友谊也会变成这般无聊的游戏.十几年的感情呢,也会变成七天一句话没有的无聊游戏.
至少你丢一句什么话吧?!传给你纸条没反应,让别人转达的话也没反应.是赌气么?是生气么?上苍保佑不是我想的最糟糕的结果.
我怎么还能企求上苍呢,明知道是惩罚了,还能企求它保佑么?
最初的两天,看到你的背影就想哭,我知识不甘心,我们会变成这样,竟然都会变成这样,如果我们都能变成行同陌路的陌生人,那世间还有多少可以相信的友谊,甚至感情?!
最后哭一次,让绝望流泻,随你好了,我可以比谁都坚强.

二、过了明年6月,我一定要离开。
天气开始降温,下一次雨就会冷很多,放学自己一个人走,开始乱七八遭地想很多,想到自己害怕。
这周甚是煎熬。
从周一开始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月考成绩让我沮丧,失望,调座位更让我绝望。我看不到未来的路,看不到做任何事的意义所在。看到周围所有人都在往上走而自己却依旧站在原地,四周寂静黑暗空洞,只剩下我一人孤立。哭泣的声音只有自己听到,悲伤到了绝望。
从没有对任何东西绝望过的,哪怕仅一点希望,我都牢牢抓住,而这次却是提前绝望。
因为实在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窘境,所以在自己调整的日子里没有对Z说过话。实在是想逃避。逃避的日子里,把她当空气,因为我连看一眼的力气也没有,看到她在积极地往上走,往上迎而我却只能站在角落里不知所措。我不能告诉她我的不好,因为我怕我的不自信会给她带来压力和影响。但是等到我调整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了无聊的游戏。
乐说,你们会不会是有什么没解释清楚。可是我什么都向她解释了,可她依旧一言不发。对不起,我错了,错在以为你会包容我。
每次出校门,都在期待她会站在那里,可是没有。对不起,我错了,错在还抱有希望。
我一定要离开,离开这个冰冷的环境。

三、暖流
日子在尖锐地冷着,不管是心还是生活,但在某个角落,总有温暖我的地方。
几乎每天都在和魔鬼发消息,这已然成了我生活中最轻松的事。在自我调整的日子里,魔鬼的话最鼓励我,是他的话让我觉得应该更快走出阴霾,应该积极生活,应该珍惜现在,以及乐观面对。他记得我的生日,记得我写在BLOG里的一些细节,无意间说出来让人不觉有些感动,想要谢谢的话已经说不出口了,因为想谢的实在很多,光谢谢承载不了。
生活中,依旧是FS陪伴着我。喜欢和FS一起,也不知道为什么。高一坐了一年同桌,后来就一直没坐过一起,成绩好,常常能帮到我,:em26:嘻嘻。喜欢和她一起走教室背面的小草坪,聊心事,聊八卦,聊任何东西,还有一起看帅哥:em214:。和她一起的感觉总是淡淡浅浅的感情,但是细嚼又会扯出千丝万缕的联系来。她很少吐露自己的感情,而我又太容易表达,似乎还是相得益彰的。
总觉得网络真是好,有的网友总能更让人安心。很少和裔聊的,但是能感觉他很认真的对待我这个网友。因为不如和魔鬼那么默契和熟悉,我们常常找不着话题聊,但他会时常发消息来问我过得怎样,压力大不大,需不需要帮忙什么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他突然发消息问我好不好,我说不好,他就说唉,没事,有空我们聊聊。其实感情简单,或许只是随口说说的,但是对于这周异常绝望的我来说也感觉阵阵温暖。

四、尾声
我想,我还是会充满希望的面对生活。绝望的是就让它搁在那吧。
无聊的游戏,随你继续不继续。
过了高考,我一定要离开,所以现在我会全力以赴。
谢谢这周以来所有关心我的人,魔鬼,FS,XZ,宝贝H,裔,乐,肖咪,还有谢老师。[/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