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Archive for the ‘纯白高中’ Category

终(6月5日) [原]

Posted 星期三, 七月 26th, 2006

[color=Purple]总觉得时空倒转,突然就到了最后一天。坐在教室里写东西的最后一天。
四川这两天阴雨闷热,有的人在教室外面的走廊。教室空了很多,人人都在乱坐位置,乱七八糟的。我就坐在了冬Q旁边。恩,一直都没和动Q坐过同桌。终于在最后的两天,了结了一些心愿。

下午就放假了,高中生活即将结束了。这两天,除了对高考的麻木,忐忑,对我自己来说,溢满于心的还有千万分的不舍。早就开始留恋校园的每一角,怀恋每一个角落里的回忆。忍不住排下许多照片,可是还是觉得不够和无能为力。无能为力的,是我消失在即的纯真和美好,无能为力的,是这学校在我们一旦离开,便迁校,以后,就连物是人非的地方也没有了。心里空荡荡的难过。
现在是最后一节语文课。上周四的体育课开始,最后一节体育课,最后一个周末,最后一个星期天,最后一节晚自习,最后一天,最后一节语文课。一切都到了最后。
苦恋FS的男生,突然传纸条上来对FS说他释然了,坦然了,甘心了。仿佛,高考或者毕业分离,一定会有一些东西释然和结束。
一个高三,我们都成长了。

我让冬Q在我的日记本上画了一幅画,作为日记本的结束。
日记从高二断断续续地开始写着记录着。写到了高三也没写满。总是遗憾着,仿佛身体里缺失着什么。昨天下午休息,本子上还有几篇BLOG没发上来,但还是觉得记叙的东西太少太少,总是害怕多年以后,回忘掉这些早已意识的美好。
窗外突然下起雨来,骤雨,没十分钟又听了。空气湿湿冷冷的,挂在树上的风筝依旧挂在那,风吹雨打日晒。

明天要去三苏祠。下午看考场,后天高考。
早高考前的这段时间,有太多感动。很多人发来消息关心我,为我打气。QQ上,BLOG上,E-mail里,手机里,还有打来的长途,甚至在街边偶遇的校友。
从没想过自己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关爱。总以为自己是缩在自己小世界里的人,自己可以过得很好,自己安分,自己独立。突然,现在的,以前的,甚至很远以前的朋友都来为我打气,一瞬间有些受宠若惊。
MN送来了“加油猫”,HH送来了水晶手链。一根一根地系在手上,十分温暖。手机里存了很多温存的短心舍不得删。朋友们特地回来为我打气,不能回来的,也打了好几通电话。很久没聊过的网友突然流言为我加油。
总是被这些莫名的小细节感动得眼泪盈眶。
我只能说,我会尽力的。

这是我高中时代最后的一篇BLOG。悼念即逝的美好。[/color]

……(5月26日笔) [原]

Posted 星期三, 七月 5th, 2006

[color=Navy]你们谁知道我现在很难受?没人知道吧?!因为我想自己复原,所以这件让我很郁闷的事我就不说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想,我必须要有一点免疫力,来抵抗外来的攻击。总不能一直依靠倾诉吧?
恩,所以我决定了,我要自己好起来。虽然现在还是难受,但决定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啦。

冬Q坐在了我的前面。有时混混沌沌的觉得恍然回到了高一。原来才发现,这高中三年,还是高一好太多。
学校组织了放松的课外活动顺便让我们发泄一下迎考的压力。有球赛,篮球。站在球场边为班上呐喊。话一冲出口,才发现喊成了高一时的班号。看着他们投篮,传球,进攻,防守,犯规。突然想念起了JH来。那个在高一时照顾我,保护我,让我明朗和阳光的男生。哪个借我肩膀,教我篮球常识,让我积极开朗的男生。虽然后来乱七八糟的事情和误会让我们的友谊越来越难以维持,让我们越来越远,等到可以化解矛盾时,他却转学了。距离遥远。可我始终没有写信。偶尔在网上流言,也不过寥寥几字。无疾而终。
原来高一是那么好。可现在,有委屈,有沮丧,也没有人再为我出头了。请同学写同学录的时候也给了ZL猪一行。他写道:你要记得我们都在,即使不在一个班,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的。可是,即使ZL猪他们在碰到时用呵护的眼神看着我问我好不好的时候,我能说什么?我能怎么说?
所以,我还是要让自己完全独立起来。坚强到不需要人照顾也是好好的。
现在,我就是好好的。

说回来,冬Q坐在我前面。
乐曾经小声问我,你是不是对他也有那么一点点那种好感?
我说没有,一点也没有。其实本想多解释的,想想也觉得再解释也是徒劳无功。
我只是很庆幸遇到了冬Q。这样一个真挚诚恳地交朋友的人。其实平时我和他也只是多聊了会天而已。算不上知己,但至少也是好朋友。冬Q是我这三年的唯一一个称为好朋友的男生。越来越发现难交到好朋友,这世间,同类越来越少。
心理测验上说我的朋友很多,但好朋友却很少。
乐他们这么问,或许是觉得我和冬Q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毫不相关,怎么会变成朋友。
有的友谊,不会让人去思考以后的以后会不会分开。因为给彼此一种安定,就让人相信可以相伴长久。

最近总是恍惚着。偶尔有些幻觉。
还有11天高考。[/color]

了(5月20日笔) [原]

Posted 星期三, 七月 5th, 2006

[color=Navy]天晴了,日晕出来了,升温了,太阳烈了,下大雨了,打雷闪电了,降温了,三诊考差了,高考近了,我完了。

上周日,在把写的东西放上来的时候洋芋发消息说,快看快看,天上的彩虹!拿着相继就往顶楼跑。抬头一望,是日晕。
四川这样的天气,慢慢积云,慢慢阴天,慢慢放晴。什么日晕,彩虹,从小到大看过三次。这种温润美好的色彩,我十分喜欢。
抬头一望,相机里的成像我完全看不见,只有先让阳光晃晃眼睛,再把手里的相机举起来感觉晃眼睛的位置照下来。太阳一直在那,我不停不停地照,走到阴暗处,才发现脸上早已有泪水,太阳太耀眼。
真希望这样灼人的美丽有人同我分享。但是,即使我真正成为向日葵,也得不到完美的阳光。我要的太阳太耀眼。

非常晴朗的几天,但是很热。最高到了31度。虽然不听呻吟天太热,热得人昏了头,但我还是喜欢着。
记得高一的时候写东西说自己可以在阳光下健康地流汗。而现在的我,早已摆脱了阴暗和低糜。任何时候,我都是健康的,积极乐观,与朋友一起欢笑打闹,聊天,歌唱。
但是,心底依旧落寞。“若再被寂寞迎头赶上/多感伤原来也只是正常?……”

然后开始了三诊。高考前最后一次大考。考差啦!有些麻木的悲怆。成绩一科一科地拿到,觉得眼泪越积越多,可是拿到最后一科,算完总分,反而哭不出来了。隐隐觉得,似乎,高考我完蛋了。
倒计时还有17天。两周多一点。体育课什么的已经开始进入最后几节。天开始热了,五月要过去了,高考要来了,我想我真的完蛋了。

昨天阴天,闷热。上晚自习的时候,天终于下起了雨。班上调了座位,洋芋没和我一桌了。冬Q在我前面了。
先先了一阵 阵雨,然后刮大风,接着下起暴雨来。闪电,打雷。听着轰轰的雷声,我想大叫。下课的时候,便冲了出去。站在雨里,张开双臂,对着天大叫。那一刻,快乐和充实。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想让我放声大哭,却又让我勇敢。
雨下了整晚。晚上放学回家,安心地睡了一觉。
新座位靠窗,一转头便看见阴阴的天。能看到远处一群鸟在天空盘旋。
我在想,或者我,也会盘旋在自己的天空,麻木而不停地盘旋着。

一切都近了。[/color]

[color=Maroon]或许是天气沉闷,最近都睡不好。每天早晨醒来时,头都沉沉的。教室里是即使下课也常常安静,大家都没睡好,没劲或是犯困。

睡不好的晚上,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醒来后都记不清了。今天早晨,在闹铃声中惊醒,却清晰的记得昨天晚上的梦。
猛到我和他要结婚,但是我不停不停的逃。梦里没有斑驳的颜色,色调犹如老照片的暗黄和清淡。梦到我第22次答应他,等着他来接我,可是电话却忽然停机了,他打不通。等我把电话充好卡接通的时候,他的朋友却说他不在了。我吓得差点哭起来。但是,他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把把我抱住。
猛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从认识他以来,很少能梦到他。最近两天却总是梦到他。面庞模糊,轮廓清晰。
前两天梦到他和另外一个人为了争夺我而打架,犹如我是一件不能言语的物品。
或者,是欧文内心的挣扎吧?!

一切的挣扎要从看亦舒的《不羁的风》开始。书里讲的是一个女子为追寻她爱的男子不顾一切的一生。那个男子并不好,凭借自己的相貌,略施计谋,引诱富婆,以依傍富婆为生。可主女人公偏偏就爱上了这名男子。她知道他的职业,知道他想要什么。所以,在她一夜之间变为富人的时候,就开始费尽心力地找寻。而找到的他却因生活动荡欺负以及吸毒已变得面目全非且濒临死亡。神智早已麻木的他,怎会记得曾经在船上偶遇的她,那个只是为了接近富婆而利用的她?她亦不相信眼前的人自己苦苦寻觅,日夜思念的他。于是,她关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不相信那个人就是他,不相信他已离去。便一直住在那个他们相遇的豪华油轮“不羁的风”上。她相信她会出现,因为她现在已是身价不菲的人。她等待抑或寻找着他。疯狂一生。
书的最后有句话:“让你等的男子,已无多益,趁早离开。”那个女子的疯狂,以及那种变态的爱,我能理解。
看完书我才明白,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原来是那么的可怕。在旁人眼里,这样的疯狂是这样的可怕。

梦的一切,都是有据可依的了。我放不下,但是在拒绝。我是这样的矛盾和挣扎。
但,现在却没有时间好好整理自己。

这只是梦而已,已经结束。
或者,高考一结束,我的梦,才刚开始。
这梦,会是噩梦吗?[/color]

爱(5月5日笔) [原]

Posted 星期日, 五月 14th, 2006

[color=Navy]爱,对我们,究竟算作什么?

朋友与她的男友分手了。
他们曾经那样相爱,那样经历了起伏动荡,那样的风雨同舟。如今,这样残酷的,一拍两散。
她和他分手的时候,我还在成都。回到家上网,她才对我说他们已经分手了。交往了两三年了,最终还是败给了时间与距离。
我知道,我们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爱情,没有未来没有永远可言,我亦不止一次地向她提过。可是深陷于爱的人怎会撇开眼前的幸福,接受我这泼去的冷水?!
我陪她回家,路上遇到了他。他表情尴尬地看着我们,我们愣了愣,静默了。接下来的一段路,她都没说话,看着她落寞的侧脸,忍不住想要责怪她当初为什么不把我的话记在心里,那样,或许会好很多,至少不会那么疼。却,总是不忍心。
四川的天气一到晚上总是闷热着,又下不起雨。我和她站在街口,她终于开始说她和他,颤抖的声音,泛红的眼圈。和着街上嘈杂的车流人流的声音,她的话,虽然轻冷,但却句句萦绕在我的耳畔,清晰且让人心寒。我不敢看她的脸。
她伏在我左肩哭。泪水浸湿了我的衣服。天空开始闪着白光,打雷了。
她用劲地哭泣着,不停地说,为什么,为什么。我知道她的无助。我知道她觉得不甘,面对这样已逝的爱情,谁都无能为力。
我只能不停地拍她的背,安抚她。
亲爱的,哭吧。

在约她出来之前,上了一下午的网。放假之前我就对洋芋说过,这个假期,我期盼着他。我和他之间最有效的,只有网络而已,而网络,却常常无能为力。
意外的遇到了他以前的哥们G。和G聊了会天,扯到了BLOG上提到的他。G说,不会还是他吧?!我说恩。G说,你怎么回事,怎么还留恋他呢?他没一点好,没任何好处,只会游戏,只会玩弄。你又何必对他认真?!我沉默。G后来又说,任何人都比他好,你有什么放不下?这都多少年了?大家都变了这么多,他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我说。我只是不甘,不甘一切。高考结束,我一定要去找他。
我只是不甘我苦苦支撑的这么多年。只是不甘一次又一次地被他撕裂伤口,只是不甘为什么这么些年放弃不下,只是不甘,当初有那么多遗憾,只是不甘,为了他放弃的一切。我想让他使我绝望,让他使我放弃,让他使我没有遗憾。
G说,我替你心疼,但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做。
MN,XZ听到我的打算,也反对。
我只想让我停下来,我需要一个契机让我停下来,我真的很累了,停不下来。

亲爱们,就让我疯狂吧!我不想再折磨自己折磨你们了。

我不清楚如今我的爱又算什么。或者,十几岁的最后,这些的刻骨铭心,最终会成为过眼云烟。
我们,我,她,他,一切的一切,终会消失。
我要的并不多,让我把他放下,再投入一段正常,阳光的爱恋。[/color]

[color=Navy]冬Q说,你应该写个《夏天到了》。天渐渐变热,阳光日渐灼人,而我却依旧找不到夏天来了的国感觉,那种夏天完全袭来的感觉,即使穿着裙子,也依旧觉得不够夏天。
着两天的天气阴闷闷的,我却觉得夏天是真的来了。

有同学问过我为什么不愿意考出四川,省外的学校更多更能选择。
而我却选择留川。大部分四川学生都不愿意出川。或许也有留恋四川的天气的缘故吧?!至少,我有这一个留恋。
夏天的四川,很绿。前些日子发了些学校的照片给魔鬼看,他说,好多树啊!其实四川处处都有这么多树的。夏天的四川很凉爽,常常要把24小时分开,一半用来下雨,一半用来出太阳。不过,季节交替的时候便会阴雨,闷闷着好长一段时间。
正如此时,春夏之交。闷闷热热的,仿佛要下雨,阳光却又从密密的云层一些薄一点的间隙悄悄地照下来,倔强地亮眼。,每到这种天气,持续时间稍长一些,我的身上就会起小疹子。盆地太潮湿。不过出两天太阳就会好起来。
今天中午放学,天上有了太阳。眯着眼抬头一看,太阳的周围都是黑糊糊的乌云。呵,悄悄的一线光。我知道下午依旧会是阴天,但再过两天,便会是完美的夏天了。

HH发消息来问我学习的情况怎样了。我正在背书。放五一回来,状态就不怎么好,虽说一直还在学,但再加上换了作息时间,整个人一直都很疲倦。刚好完全调整过来,HH便发来了消息。
记得去年夏天,HH来学校拿成绩。我刚开始进入高三状态,一切未定。当时我转回头跑回教室上课,转身看了她的背影遗言,觉得与她犹如两世,对高三一年充满了忐忑。而现在,树经历了调落重新染上了绿色,我的高三就快结束了。意念前的那一眼,仿若隔世。回想这一年,似乎过得过于仓促,却又显得漫长。转身,身后的倒计时已是26了。
有时候老师调侃说,不要让我明年又看到你们谁哦!后坐的男生说了句,我考不上都不会回来,高三让人老了一岁。我转身望了他一眼。对,是“老”。

夏天到了,教室外面郁郁葱葱满是绿色。我们一毕业,这校园就给一所初中了。学校会迁去更大的新校区。恐怕,那儿的夏天,没有如此翠绿的夏天吧?!

夏天到了,高考近了。[/color]

假期(5月7日笔) [原]

Posted 星期日, 五月 14th, 2006

[color=Purple]五一的假期,学校放五天,对于忙碌的高三,也算是很充裕的了。

在成都玩了两天。对成都的热爱没有停止过。和洋芋一起逛街,即使走到了脚酸麻木,也是喜悦和开心的。
成都总是充满着让我好奇的力量,但是却并不诡异。她安静却跳跃,内敛却不低沉,始终等待着你去探索。不颓败,不浮夸。走在大街上,能感觉到自己真实的存在,脚踏实地。
去了锦里。
在成都,常常都只是去逛街,购物,但很少有机会去看景点。锦里就是条里弄,在市区。所以洋芋也陪我去了。
锦里里全是古式建筑,很短,但几乎是四川古代文化的缩影。客栈,唱戏台,纺织店,皮灯影,也有小河,河里有锦鲤,呵呵,还有好吃街。很喜欢这样悠闲的氛围,虽然很热闹,但却让人宁静。
离开成都,回家的路上,天上出现了美妙的一条线,很是好看。
一直以来,成都的夜晚都是让我向往的,这样的不夜城,即使不是最华丽最幻美的,但我却神往着。

假期中,约见了很多朋友,很久不见的,读书回来的。
这个城市太小,四川每天白天都是大晴天。所以后一家冰激凌店我去了好多次,把那儿不同口味的冰激凌都快吃了个遍了。
贱特地回来见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有些怀念以前他每周到我们学校补课都会来找我,然后寥寥几句,在拥抱一下。曾经,他给了我很多勇气。被以为这样的友情会长久,现在却也只是浅浅淡淡的了。他的陪伴,也只是陪伴而已了。

约了初中的同学,几个还有联系的朋友。每次看着他们觉得遗憾,初中那么和谐的全班,最后能有联系的,也只不过两三个而已,但又觉得庆幸,还好还有他们。
看到了久违的杰。虽然常常打电话发消息聊天。但已经很久没见到过他了。在网吧外等他,看着他走出来,他已不再如记忆中那样明亮和干净了。皮肤黑了很多,看着他在打电话,皱着没有。我的脑袋突然就嗡嗡作想了起来。原来,时间就在这不知不觉中流逝,这一瞬间,我们都垂垂老去。
总是不停不停地怀念。朋友说,你不要再怀念过去了。于是,我开始不去怀念。
可是,看到阿海他们时,依旧忍不住想起过去,感叹如今的人是物非,或者,人非物非。
白衣飘飘的年代开始渐渐远离我们。我还在着安心读书的时候,杰和阿海早已远离了这方净土,径直去了暗潮汹涌的社会打拼了。
过去的纯白无暇,现在的纯洁干净,终有一天亦会离我远去。看着他们模糊的笑靥,我在这一瞬,内心空洞。
在和阿海他们分手的时候,阿海抱了我以下,说。好好高考喔。远远的记忆中也和阿海这样拥抱过。这样的拥抱让我觉得十分温暖。

放假的最后一个晚上,约了MN和XZ。我门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聊天,说话,站在街边吃东西。
我非要和它们照相,只想要留住高三生活中最洁净的脸庞,不止是我的,是我们的。软磨硬泡下下,硬是照了几张。
这样美妙的脸庞,年轻气盛的我们,已走过了几年美好的时光,相互扶持,相互陪伴,走这悠闲曲折,艰涩难耐的路。

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HH。原计划是去成都那天同她一起去的,临时出现了变故,便导致一整个假期都没看到她。
她不停地道歉,我说没事。真的没事。他朝更加快乐和幸福的地方奔去,我又为何要阻止?!她说,伊,我再也无法对你说我在你的无处不在了。
我亦接受。曾经我们俩互相依赖的时候,失音为彼此太过孤独。而她有了他,有了积极阳光的精神支柱,我亦无必要去睁抢。我知道她依旧在的,我只需要她在就好。
在着一个高三,我学会了太多东西。比如依靠自己,自己硬挺,只要有一点点的感情寄托便可以顺利生活。
所以,宝贝,你不用担心我。

这个假期,有太多值得感慨的感情。
谨以此寥寥百字纪念我高中生活的最后一个长假。[/color]

一些人 [原]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23rd, 2006

[color=Purple]昨晚上了会网,和魔鬼聊了会天,也帮杰换了彩铃。

很久没和魔鬼这么安静从容地聊天了。过去好一段时间里,不是没机会就是没时间。
比较喜欢魔鬼晚上上班。可能是习惯吧,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晚上上班的。很多东西都源与习惯。习惯晚上给他发消息,习惯晚上和他聊天,习惯他的声音在夜色中。
记得HH以前说过,夜晚的聊天,人与人之间才是真挚的。
每次和他语聊,总觉得自己的话说太多,他说的话太少。我总是不停地说,他都那么安静地听着。
哈,是他说不过我。
对魔鬼总是心存感激。要求他每天都给我发点消息,他答应了,虽然偶尔会忘掉。其实是因为常常都害怕我被人遗忘和遗弃,每天他给我发消息,让我觉得我在被人记起。魔鬼的消息,算不上每天都在期待,但至少也成了每天的习惯。
从认识魔鬼开始,就发现常常和他有默契。说不上很多,但小到一些细节。
有时和FS讨论到他,FS总会说,恩,看来你们快了。
我对网络的感觉,连友人也不懂。但,魔鬼明白。那就行。
每次想写魔鬼的时候,就发现什么也写不出来,就算脑子里充满了字句,也无从下手。
以前魔鬼老期待我写到他,偶尔写的一点点给他看他有觉得太消极,弄得他也郁闷。后来,就索性不看我写的了,有时候,都是我要求他来看,他才勉强来看看。
这次还好啦。

杰是我的初中同学。
初中的时候,我是个骄傲的公主。任何人都宠溺我,杰也不例外。不管高中几年我变得怎样坚强和勇敢,遇到初中的朋友,我依旧丢不掉乖张暴戾。而他们,却依旧纵容我。
杰是尤其宠我的一个。所以,高中这几年,他都任凭我发脾气,不理他,再去找他,吵闹他。总是对他充满亏欠。有时候想着自己的任性,真希望他以后不要再理我,不要再宠溺我了。
他去外地出差,叫我上网帮他换彩铃,打电话和他聊了会天。我随便问了问他五一回不回来,他说他会尽量赶回来,回来帮我打气。我说你工作忙,没事,不用管我的。他说那怎么行,尽量回来。我说我还好啦,没什么事的。他说,高三累,要注意休息。
平常一般不和杰怎么联系的,前几天他突然发消息来说想我了,我才发觉,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

春暖花开的季节,似乎特别适合想念与怀念。
昨天上网去了他的空间。他,那个他。
他以前的QQ号掉了,才换了个号。空间里空荡荡的,连留言也没有。前些日子去他空间的时候发现一则留言都没有,就随便留了点,做了第一个。昨天去看,他回了。语气依旧是闲聊的姿态。很简单的寥寥几个字。而我却开心起来。
过了这么些年,我们各自成长了多少。呵,他还没忘掉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渺小和卑微。有时,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两耳光。为什么放不开?!为什么停不下来?!
XZ说,是我的心抓得太紧,自己放不开。于是,我总是努力让自己紧紧的心放开来。
但,为什么看着他对我说的寥寥几字,就这么欢喜?!
“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依旧停不住地思念着你。
再过四十几天,我一定要见他。

又到夏天了。[/color]

病(4月19日笔)` [原]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23rd, 2006

[color=Navy]突然生了一场病,病不是很大,却很难受。头痛欲裂,呕吐,胃抽搐,全身无力。
早晨到学校,走得很慢,因为头昏沉沉的,脚也抬不起来。一到学校就冲去盥洗室呕吐。早晨只吃了几片药,都吐了出来,满口药的苦味,胃难受得让大脑无法运作,差点倒了下去。稍微好了一点点,转身回教室才发觉脸上有泪。

我知道,就这样,一切就都会过去了。
前些天这么难熬,终会挺不住。

生病的前一天,上网竟然遇到没在我身边的朋友们,很久不见的朋友。
HH说,伊,我帮不了你,任何人都帮不了你。我理解你的孤寂和无助,但,你只有靠自己。
MN说,高三有段时间就是这样的,只有自己撑着扛着,别人没办法。

刚听到这些话,还觉得失望,我的亲爱们怎么能这么冷漠?!转念一想,她们经历高三是,我不也没帮上什么的么?
心里豁然开朗了起来。或者,之前的遭遇并不是运气不佳,而只是高三生活的一个转折点,一个从麻木到惶恐的转折点。这样,我就不责怪谁了,不存在恨意和敌意,就会轻松一些吧?
如果把这一些都看作是高三生活中的必然的历练,那我面对着,反倒坦诚了。

第二天,我就病了,病得突然而且难受。我知道这些糟糕的心情该有结束的。
生病的那天实在无力上课,在教室休息了一会就请假回家了。沉沉地睡了一上午,睡得非常塌实。什么都不想,也没想。
除了头痛,其他毛病都好了。

因为头疼,晕晕的,所以从昨天到今天总感觉过得很漫长,犹如过了几天。
竟然想念起冬Q来。其实和他只隔了一桌,他就在我后面的后面。因为转头头也会疼,所以都没转过身看他,晚自习他又不来,便觉得已经好些日子没见他了。
刚才我转过去,他问我写东西没,我说我正准备写。
冬Q和乐,是支撑我继续我的BLOG的动力。

一场病,让我觉得应该好好珍惜高三生活,这样的日子,只有一次。
在这一年的回忆里,有BLOG,有冬Q,有越来越坚强的自己。[/color]

Leave(4月14日笔)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16th, 2006

[color=Navy]星座书上说,射手座的人在四月以后运气会慢慢好起来,会越来越顺利。
可我怎么不觉得,我怎么怎么感觉不到呢?

和同学吵了起来。本是我有理,可她却理直气壮起来,对着我吼。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向我。即使每双眼睛都泛着青白的刺眼的光,可我依旧觉得我身陷于无底深渊,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摸不着。甚至,一根救命稻草也没有。
吵架的时候没哭,语文老师走过来安慰我的时候我却哭了,乐发消息安慰我的时候我却哭了。或许,我真的只需要一个人生活就好,挨揍了,也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谁都不要来安慰,让我自己复原。
哭的事,除了看到的人,我没有向任何人说,甚至连魔鬼都没有,虽然他说过我哭的时候就发消息给他。可是我怕我哭得更厉害,让周围那寥寥的几个关心我的人担心。

我在想,是不是我上辈子缺失了什么,现在才过得这么难受?!是不是上辈子恶事做太多?!
常常在想,若是没有这些纷繁的人际交流该多好?!若是没有尔虞我诈,自私自利,牵强附会该多好?!
张爱玲说,生活是一袭华丽的长袍,上面布满了虱子。

我坚信我不是个恶毒的人,不会攻心计,不会讨好人,不会把其他若干无所谓的人联合起来攻击敌人。于是,我便成了被攻击的人。
这一群攻击我的人中,甚至,竟然,还有Z。好啊,绝交,不联系,忘记过去,形同陌路都随你,你干嘛要在这事上插一脚!你干嘛要来瞎搅和?!
没想到,Z竟然被那个女的联合起来。没想到她甘愿被那个女的摆布,也不愿找个人了解一下实情。没想到,还戴着一副正义勇士的面具来指责别人。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丁点的希望与Z有一点点联系,现在我是彻彻底底地断了这个念头了。她,是我的敌人了!!

我只是觉得我很无奈。表面上,似乎我可以震慑到任何人,是最坚强无懈的;事实上,我面临的困境无人知晓。
在我最孤寂无援的时候,只有不停不停地想念。那些在我心里的面庞,才始终让我无所畏惧地继续面队这些糟糕。
我想离开,即使用最落魄的方式。

还好,只剩五十多天而已。[/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