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Archive for the ‘白衣飄飄’ Category

晴天

Posted 星期一, 十二月 1st, 2008

近日,天空晴朗得可爱。
我依旧那么喜欢阳光。

周末终于摆脱宅女的懒惰和HH他们见上了一面。
坐在QJ老婆的学校操场上晒太阳着10点过的温暖的太阳。

我知道我们终会遇到这样的一天。为未来发愁却又无助的日子。
在这样阳光和煦的地方,讨论一片黑暗的将来。
即使越想越灰心,但是能够感觉大家其实都很安慰,因为至少在互相陪伴。
朋友默默给予的这种强大却又无声地力量足以让人勇敢起来。

中午吃火锅,开始聊过去的生活。拥有的相同的回忆,会让我觉得我是有这么多人这么多回忆让我们这样一起长大了。
恍惚中,让我很快乐。
然后逛公园。坐在阳光下看一家三口运动,讨论化妆品。
醉倒在了阳光下。
然后去了市区,逛街吃东西。走在9点的春熙路,10点的人民南路。
很少在夜晚坐公交车,也很少在夜晚走在成都的路上。路边的店铺都关了门,街道却依旧明亮。
繁华的夜晚总给人一种暧昧却又清晰的气息。

穿高跟鞋的脚已经接近崩溃了。但是心情却格外地好。
其实好像内心的迷茫无助与困顿并没有怎么提过,但是在和HH一起手挽手走在街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乱七八糟的事,却觉得思维清晰了很多。即使累,也觉得有意义。

去看通宵电影。
因为有他们,所以觉得看恐怖片也没关系。
很少看恐怖片。自己看恐怖片的经历没有,和他们一起看过几次,在大一的时候上通宵,拉着W同学陪着把《死神来了》三部看完。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就算我再怎么故作勇敢,这种直击内心恐惧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需要有人陪伴。虽然那么那么想看。
放映厅里充斥着紧张的气氛,一个女生尖叫,会引得所有人全都提起心来。还是紧张得要死,埋头给葱同学发短信。
一部接一部。到第四部的时候,困意袭来。放映的是《电锯惊魂4》,看着HH已经睡了过去,QJ也和他老婆相拥而眠,我坚持着看了一点点,没胆量了,硬着头皮睡觉。只听见各种皮肤撕裂、骨头碎裂、人痛苦而绝望的声音,以及各种音效,昏沉沉地睡着。
听到电影里一句沉沉地,Game over。
于是坐起来打算再看下一部。此时,周围都是以各种姿态睡着的人们了。电影开头十分钟都是沉闷的发短信,等高潮来了的时候,我也睡过去了。
再一醒来,走出影城,已经天亮。非常冷的,晴天的早晨。

于是坐车回学校。
努力在车上不睡觉。听歌。
看到一路上高高的建筑物映出的朝阳。天上没有云,是淡淡的蓝色。非常的美。
好像,我始终喜欢晴天的阳光。
旁边坐了一个睡眼惺忪准备上班的女子。小小地瞌睡,突然抬头望向窗外看有没有坐过了站。
因为我也有着一样的担心,所以我就坚持不睡了。不管是什么时候坐车,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习惯了一个人处理很多事情。
渐渐地,就养成了很多坐车的习惯。靠窗,固定的位置,记住要下的站的前两站的站名,为晕车准备的口袋和卫生纸在最顺手的地方。

晴天的早晨非常冷。但是我很少遇到。
包括以前常上通宵回来的时候。
走在校园里,用劲呼吸。
我知道,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样美好的晴天的早晨。
让我非常知足和快乐的,这个晴天的周末。

属于我的 就这样吧

Posted 星期日, 十一月 23rd, 2008

气温在一场雨之后,陡然下降。
在这场雨之前,我回到了家。
已经到了冬天了,我如今才明白。
注意保暖,亲爱们。

每次回家。转车或者等车总是让人疲倦。
在人潮中,寒风中,拥挤中,闭塞中并没有丁点儿消灭的我的回家的信念。
这个让我完全放松和没有压力的地方,这个最温暖的地方,这个充满爱的地方。
就是我的家。

一直郁郁不明的东西,好像回家都有所好转。即使不与老爸老妈谈论,一切压力都会变小。
开学以来,越来越沉重的心情逼得难受,越回避越尖锐,让人喘不过气来。
周四傍晚回家,比平时的周末多了一天,却觉得多得了意外的惊喜一般特别高兴。

Jiona辞掉了西安的工作回来。她说,离家太远,工作这边也可以做。
我们见了一面。
一起画指甲,一起逛街吃东西。走在熟悉也不算拥挤的街道。

也顺便去了一趟海的网吧。
看着女朋友裹着被子坐在他旁边。

突然觉得以前坚持的某些东西在默默地碎掉。
坚持的专业,结果是无路可走。坚持的城市,我没有力量坚定。坚持的爱情,还不知去向。
上周末在成都,在习惯去的网吧坐习惯的位置,在习惯的时间走回住处。等公交,买东西,甚至与住处附近脸熟的人交换眼神。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并不是融入了这么个世界的。对于成都,我依旧是过客。无法感到安定。
曾经说读了大学绝对不回来,但是如今却觉得我能吃好穿好睡好,哪个地方都一样。
任何目标都变得平淡,对等待爱情几乎丧失信心了,只是想着不让自己寂寞就行,可还是依旧没有。
一切都变得不坚定没信心。更别提理想,梦想与未来。

在卧室温暖柔软的大床上上网上到大半夜,睡到中午被老妈叫起来吃热腾腾的饭菜,有充足的水果,热水以及零食。
对于冬天,这些都是莫大的幸福。
其实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我不知道怎么解决,我知道我还是在回避。

这些困境是必然的。
默默地承受表述不出的困窘,却感激我有这么多能让我想起的人。
于是半夜就对他们说些不具实际意义却能自我安慰的话语。
我知道,他们在我的无处不在。

宝贝说,感觉这种时刻别人说再多都是隔靴搔痒。要自己经历了才透彻。
默默地,生活的在我的无处不在的你们。
你们让我爱到想哭。

注意御寒。

不快乐

Posted 星期二, 十一月 18th, 2008

MP4从床上摔下去,屏幕坏了。
于是昨夜便失眠了。
脑子里十分嘈杂,没有一天安稳过。
明明很困,却无法休息。总是不自觉地去思考那些完全没有结果的事。

但是,又非常不中用地回避这一切的困顿。
终于发现,其实回避比正视有那么一点好处,至少,不用那么沉重,虽然每天都过着并不安稳的日子。
晚上听歌或者是下点电子书在MP4里,困到自己脑子无法思考不知不觉地睡去,白天11点左右起床。
这种自我堕落的日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来学校可以这样保护我。

周五去了成都,依旧是麦霸。唱了一下午。
这个下午,是我最近唯一的长时间不被烦恼控制的时间。
最后出来的时候,即使很累了,可是还是觉得没有尽兴,因为这样无忧无虑地时间又没有了。
多想一直唱下去,唱到死,我就无忧无虑地死去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

周六的招聘会,去溜达了一转。
眼见的和想象的差不多,但是想象的比能接受的夸张很多了。

非常多的人。除了招聘会,成都也是。
和洋芋必须手挽手,否则随时会被人流隔开。
于是,看着都是人头,我觉得我想吐了。

每个人都闷闷地愁着毕业的事情,却又提不起劲谈论。开玩笑调侃两句,又觉得很无趣,自顾自地沉默下来。
我知道,每个人,面对这沉重的问题,都是笑不出来的。所以,我看到了无数强颜欢笑的脸庞,包括我自己。

大难临头各自飞。
于是,我只得一个人扛下来。
用我习惯的姿态,默默地坚持。
仿佛我保护得很好,却仿佛又到处是敏感点,一触即发。
这样一个人的生活,坚持了多少年了。
真怕我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为爱而生

Posted 星期日, 十一月 9th, 2008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泪腺很容易崩溃。
犹如电脑的系统一样。崩溃得很无语,折腾得也很无语。

学生会的事情终于结束。以我毫无颜面地嚎啕大哭中结束。
大一大二的人都来安慰我这老人,让我自己觉得很丢脸。但是又止不住地哇哇大哭。
看着他们比赛,脑子里就像就像旧照片,过往一帧一帧地在脑中跳过。
训练时的艰辛,委屈疲惫。大学以来被学生会的事情折磨或安慰的回忆全都涌上来。
感慨的是,连续接近一周的雨天,就在他们比赛当天停了。在他们上场时,我看到了蓝天的角落。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老妈最近热衷QQ空间。让我去踩空间。
有一篇叫做《为什么而生》。
我说了句,五月天有一首歌叫《为爱而生》。
老妈回复,只能你回来。
瞬间流泪。
从来都觉得家让我安慰。
只要有一点点困境,就算我不说,老爸老妈有感应似的会给我安慰。

因为误会和寝室的人大吵。最后我还是让了步。
相处两年居然闹出误会让我觉得我果然不能对这般寝室生活抱有期望。
罢了,不了解我也算了。我也不是为她们生活的。
半夜给亲爱们发短信。我知道这些人会懂我明白我。
让我觉得甚是安慰。

于是,我还是相信了我为爱而生。
这些让我安稳的爱,让我觉得妥帖。
即使,很久没有了联系。

PS,冬瓜和洋芋同学,唱歌的事情不能再拖了!OK?

实习的日子

Posted 星期六, 九月 27th, 2008

8月5日到9月25日。转眼间就过去了。
坐在回眉山的车上,仿佛像每个周末那样的平常。

还来不及思考,匆匆忙忙盖章,收拾东西,然后就离开了。
不知道下次又是什么时候了。
整理了一下手机里存的照片。
当然,不是生活的全部,只是某个片刻留下的痕迹。


image
实习的单位。某次取的文件。成都市中院。授权委托书。四川省司法厅。
更多的地方,或者我连名字都来不及就直接进去了。更多的文件,拿着读的时间都不够。
更别说照下来。


image
实习生牌子。总是自认为可以妥当保护自己的物件。这是我唯一觉得可以让自己妥当待在单位的名称。
残旧的电梯。总是忽略掉9楼,或者出问题把一整厢人憋在里面四十分钟的代步工具。
书院街站,49路公交。每天上下班。
中秋节意外得到的月饼。


image
某一个立交桥和路的交口处,非常大的靓颖以及“因为有你,成都更美好”。
离住处最近的网吧。
实习的最后一天晚上,用手机积分换的电影票,整场只有五个人的《木乃伊3》。当然,我是那个单数。
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做所有的事。吃饭,看电影,逛街。


image
顺城街基督教堂。路过非常多次。最后一次终于开始动工维修。不知道有没有在用。照下来的这部分是不会推倒重建的。
双层公交楼梯口的图。还是非常喜欢这句话以及靓颖。或许,靓颖唱的这个歌总是让我觉得震后成都的美好。
街口的路灯。每次从网吧出来,总是红灯。
另一条主干道,晚上走总是会错过绿灯或者没有看灯,总是被夹在车流中动弹不得。


image
宜家。
一些可爱的东西。灯具,枕头,小孩子的样板房,暗花餐桌,花盘子,花花镜子。
花花图案永远着迷。
在成都的这些日子,非常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


image
新南门汽车站。来回一次的车票。
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回家的迫切。

实习。一个人做了很多事。突然发现,尴尬与否也不过是自己的感觉。
不论地点地自言自语,一边走路一边唱歌,背着电脑挤公车,下错站、找不到方向导致走更多的路,烈日下暴晒,暴雨里穿梭,脚肿到一边揉一边向脚道歉,被高跟鞋磨出水泡甚至流血,奔波一天没办法喝水,还有许许多多。
回想起来,我发现我明白了最初的社会生活姿态。
这一切对我来说,真的不苦。甚至是一直一个人,无助到想在大街上大哭,也不觉得苦。
我只想要安定一些的生活。

而明年的这个时候,会在做什么。
不敢想象。

填补

Posted 星期六, 九月 20th, 2008

生活,过得无所谓快乐。

所以约洋芋冬Q唱歌时我对我自己的兴奋都感到讶异。
但是,更让我开心的,是我可以不用压抑我的开心,乱七八糟的跳跳笑笑,自我享受般地歌唱。
虽然我最后因为赶着回家,似乎有些不尽兴。
一转念,又觉得开心了一场就可以了。

每个周末回家,依旧是无可替代的安定。
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我回家。

实习开始进入倒计时。
复杂的心情。
犹如刚刚开始实习那样的稳妥又不安。
却又静默地期待回学校的日子降临。
虽然渺小的争夺和钩心斗角让我觉得学校里的人比社会上的人恶俗,但是我还是深知那儿有我一片净土。
最后的净土。

然后,继续是平时无所谓快乐的状态。味道索然。
只是我觉得忙碌充实让我不觉自己被废弃。
心情没有起伏,却变得失去静默思考深沉问题的能力。整天纠结于未来、工作、无助的现实问题。
似乎过得并不好,但是状态却坦然。

好像,blog空了有段时间了。
填补一下。
顺便自我填补。

好在,到目前,没有发生状况。所幸,我小心翼翼的生活还妥当着。
两个月也挺快的。还有一周。
好像,思绪有点乱,没办法整理。

另,今天是梦楠的生日。
再祝一次。
亲爱,我会陪你。

碎片

Posted 星期六, 八月 30th, 2008

生活依旧。
坚持着一天一天地过。
脑子依旧不够用。


地点。

逼仄的电梯。两个人的呼吸。
电梯门轰然打开,再关上。
到达的提示音。

夜晚的末班公交车,双人座位。
车窗外的闹市,小街,行人,车流。
红灯,绿灯。上上下下的人们。
望向窗外,灯红酒绿。
玻璃窗上,映着略带疲态的脸。

非常暧昧的地点。


开学。

离开学还有一个月。陪开学的朋友回去。
依旧是那样的城区,那样的学校。树木茂密了些。人多了些。
才发现已经又过了一年了。
成了老人了。


你。

再也不会在学校见到你了。再也不会又期待又害怕地走在学校的路上了。
坐公车的时候希望看到你在路边安静地行走。
过马路的时候希望看到你迎面走来。
逛商场的时候希望看到你也在逛着某个品牌。

如果真的被我遇见,我就承认是缘分了。
真的是这样,就不会这样安静了。

虽然,好像已经不是喜欢了。
只是一种期待。


状态。

实习,好像出现疲态。没有精神。
带着期待又担忧地心情矛盾地过着周末。
没有人陪的窘态,依旧持续。

实习过半。

不满

Posted 星期三, 八月 27th, 2008

一个人的生活,过了很久。
自认为,习惯并且已经达到自身的平衡。

实习已经一个月。
白天工作,晚上看看电视或者上上网,好似平衡。
只是会提前担忧周末。
但是周末也好好地过了过来。

最近生活状态如常。只是常常走神。
吃过晚饭出去走走,过马路的时候没有看红绿灯,走过了一个车道突然发现已经是红灯。
然后看到无数的汽车灯光向我冲过来,车灯连成一条线,望不到尽头。只有我一个人被夹在车流中间。
一个好心的司机看我尴尬地动弹不得,停下示意我先让我过去。
今早10点多才醒过来。闹钟没响。庆幸今天没有什么事。于是躲过被骂。

但是即便这样,我也觉得没关系。我觉得我还是生活得好好的。
昨天因为工作早上得坐半小时公交车去另一个地方。坐在我身后的是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9岁左右。
我上车已经看到她,我下车她还依旧在车上。
她一直坐在我身后,一直在唱歌。声音不大,只得她周围的人听见,我甚至听不清曲调。
她自己一个人快乐地唱着。


我也安然地过着我的生活。
唯一怕的是一个人吃饭。
可以一个人走路,一个人逛街,只怕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才发现,我是那么害怕一个人。

白驹过隙

Posted 星期四, 八月 21st, 2008

时间,总是在这么看似淡漠却又斑斓地流逝着。

来不及思考昨天怎么过的,却清楚地记得前天做了些什么。
来不及反应,已经一天又是一天了。

每天充盈着结束,可是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又觉得日子过得既漫长又飞快。
脑子里闪过明明是昨天甚至前天走过的路看到的景,身子却是今天的劳累。
自我的幻灭。

然后睡觉。十二点准时。
然后又是新的一天。
刮风下雨或者烈日炎炎,闷热或者潮湿。

黑夜白昼,生物钟正常。

明明今天还是周一,突然变成周三。
然后就是周末了。
明明觉得每天过得慢,却还是一转眼就是一周。

不喜欢周末。
空洞得无法自救。

继续生活。

又是一周

Posted 星期五, 八月 15th, 2008

日子过得奇快。
快到我来不及反应。

生活好似一成不变。但是我并没有厌倦。
我喜欢这样充实的生活。虽然并不属于我。

一点忙乱一点新鲜。一点压力一点无力。
总是努力把什么都做好,努力不被批评,努力地学习,努力努力。
可是还是漏洞无限,还是很空洞。
无法把自己充满。

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现实。
虽然我的实习很顺利一切妥当什么都不用愁的样子。
但是我知道我缺什么。

终于知道了什么叫能力。
并不是过去偏执地认为自己拥有的能力。

终于知道什么叫社会。
没有真实与真诚,什么都只有自己。

不知道周几的时候和洋芋、冬Q约见了面。
看到他们很开心。
冬Q说我的日志越来越简单像写诗了。
生活充实的部分是生活。感情不知道放去了哪里。也没有了读书时的丰富感情。

成都总是一场有一场地下着雨。
突如其来。
穿着高跟鞋踩在雨水里。

总是一个人。
到周末无处可去的落魄。
一个人,做了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