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Archive for the ‘白衣飄飄’ Category

永远的画面

Posted 星期日, 七月 12th, 2009

对于大学的最后三个月的记忆,只是穿梭于成都与温江,公司和学校。
通常都是周末回去,或者下班以后回去考试,睡一晚上再早起回成都上班。
尽管我是多么想珍惜自己最后的学生生涯,只是偶尔的周末回学校回味就像做梦一般,睡一觉,醒来发现是赶着去上班了。
转换姿态快得我渐渐也淡忘了曾经悠然躺在寝室和室友横七竖八聊到半夜的话题了。

毕业半个月,终于开始整理照片,也终于决定开始回忆大学最后的记忆。

image
这张,是大一的时候照的。在最后的日子里,居然没有好好站在校门前照一张相。

image
校门的喷泉、学术报告厅、从寝室阳台看出去的校园以及天空、学校的路。
对于只是景物的照片,只有有共同回忆的人能懂其中的深意,也找得到属于彼此的记忆。

对于事物,我一直非常念旧。大概是因为怕失去,所以总想紧紧抓住。但是知道最后自己还是会离开,所以就不停地照不停地照。做图片的时候总是发现很多重复的照片。也有更多我没有照到的地方。照片也不过是回忆的凭据。被我紧紧攥在手中。
最后的几个月,每次回学校葱葱都会陪我吃饭或者逛学校,让我把回忆整理了一遍又一遍。陪我走了新修好的小路,陪我研究了新修好的图书大楼,陪我去了开了三年我一次都没去过的小饭馆,陪我看了已经变得很漂亮的学校的夜景。走过了我过去走的时候还是半工地而现在路灯已经可以照出我们长长短短的影子的路,和路过的保安大叔讨论新图书馆的名字,让我对每一个曾经充满自己泪水或者欢笑的角落都好好地看了一遍。
在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候遇到的朋友,在离校的最后一晚,陪着我划上了大学最后的句号。


image
最后的三科考试。开卷。
一直写一直写,在久违专业三个月以后,再次接触到就像被打回大一大二认真备考时的样子。
做过小抄,抄过邻座,收发过纸条,也认真复习过。7点逼自己起来背书的时候,熄灯搬凳子到走廊看书的时候,背着背着睡着的时候,顺利考完说笑着讨论有没有写完的时候,也都历历在目。
曾经梦想的专业,然后渐渐遗忘有个称之为梦想的字眼,然后在自己过去的日记里发现原来这是支撑我度过高三的信念,如今,却变成了我拿不起放不下的沉重。
真的很想问问周围同样在埋头抄书的同学,当初进入大学的信誓旦旦的心,你们还保留了多少?

虽然大学生活留下了很多遗憾,但是没有散伙饭大概以后会变成一种记忆的缺失吧。
连寝室的散伙饭也没能6个人一起聚齐。
image
五个人,一起吃了饭,然后唱歌。
唱着《永远的画面》的时候,忍不住哽咽,然后流泪,唱不想去了还坚持唱着。然后就一直流泪一直哭。
工作也不是那么适应,一个人生活也不是那么惬意。六个人,终是生活了三年,总是有意无意地互相陪伴着。就这么分开,无论怎么淡漠都会不舍,更何况我是这么不愿意放手的人。
恰巧那段时间身体也非常不好,胃疼持续了非常长的时间,也就没有喝酒,更没有失态。只是一直不愿意面对毕业和分别的事。
11点多回学校。认真地看了一次夜晚的校门。也照了一张整条大路上只有我们五个的影子的照片。
不论怎样,即使约好了三年之后我们的再相聚,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更何况,诺言本来就是自我安慰的东西,只是让自己不难受地接受生活的借口而已。这种信念并不见得每个人都会坚持。即使我还是盼望着三年之后我们的重聚,也以此为生活的动力努力着。这个约定的功效,至少对我来说还是起作用了,不是么?


image
回忆起大学,除了繁忙的学生会生活就是寝室生活。其实也并不糟。
在收拾寝室东西的时候,整理到了自己曾经的记事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各种东西。会议记录,策划草稿,活动流程,主持词,队形草图,节目名单,活动备忘,上课的笔记,自己的随笔。看着这些会觉得自己好歹还是没有白过。虽然现在觉得学生会生活并没有带来什么好处,也没对工作有帮助。但是至少让我觉得回忆充盈。看着厚厚的4本,非常安慰,非常有成就感。
自己的床最后的样子。一直都认为床是非常重要的地方,所以曾经把它填充得非常舒服,只是提前开始上班,就陆陆续续拿走了些东西,只剩下最简单的一套床上用品。
因为念旧,所以留下了很多毫无所谓的东西,整整一篮子。整理了很久还是舍不得丢,全都装起来了。水壶以后也不太能用上了吧。以及其实并不怎么旧的课本。都舍不得丢地留了下来。
就像要离开寝室交钥匙的时候,钥匙留不下来,只好照下来。我的424,就这样离开了。
饭卡上最后能打到的一顿饭。为什么分量不足三两却以三两叫卖的饭照下来这么多?
以及,离校程序单。当印章都盖满每一个格子的时候,就是必须离开的了。


image
和亲亲最后一次在网吧度过的一夜。
当我们发现,什么都开始是最后的时候,才开始疯狂的回忆。和阿亲的这次通宵就算做一次。
过去还在学校的时候,周末都会把电脑从床上搬下来或者艳子爬到我的床上一起看一两部电影。这样的周末,打发了我们两个闲来无事的周末,也弥补了没有去电影院看的大片。大学三年没有去过温江的电影院,如今已然成了永久的遗憾。
考试的最后一科是周六,晚上就和阿亲以及艳子一起去上了通宵。
大一上期的时候,我还没有电脑。周末的日子都是和阿亲以及别的同学一起去上通宵。周五晚上去看两场用一个礼堂当作电影院的电影,然后上网,早晨出网吧买固定一个老板的包子以及另一个老板的皮蛋瘦肉粥走回学校。洗漱睡觉。晚上六点左右醒,躺着和正常作息的室友聊天,起床,又去上通宵。
对于视独自看恐怖电影为致命软肋的我,记忆中寥寥无几的恐怖片的三分之二都是在这个时候看的。那个时侯还有《情书》或者《X-man》韩国综艺还很不错的时候。整个网吧不是听到我无法自制的笑声就是惹怒众人的惊恐的叫声。偶尔打打劲舞团或者别的游戏,一晚上过去得也很快。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开始老了,到4点多5点的时候觉得自己撑不住了。就缩在和阿亲一起坐的沙发上,头顶着阿亲的大腿,心里想着,这样的日子再不会有了,我要深深记住,然后默默睡去。
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没睡多久。看到QQ上离我们坐得不远得艳子发消息说,她要走了,回家了。我转过身看见她提着两包行李离开座位转身而去的样子。
阿亲还在旁边打斗地主。我继续看电视。听到阿亲模糊地说话,转过去看到她在哭。她说,这样是最后一次了,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我的眼泪顿时也充满了眼眶。
大家都充满了不舍。但是都知道这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擦干眼泪,日子依旧要照常过下去。

就像上完通宵的这天,出网吧,找不到过去卖包子和皮蛋瘦肉粥的老板了,如今的街道也比过去热闹得多。
还是买了皮蛋瘦肉粥。然后走回寝室拿东西。
一起坐公交车,一起小心翼翼地打瞌睡怕睡过站。我先到站,下车,看着阿亲在车子里向我招手。
突然想起她在我唱完歌还在哭的时候安慰我的话,她说,能联系就不会忘记的,如果在成都大家见面其实也容易的。没关系没关系。
然后我默默地往住处走,一直没好的胃疼,再买药,洗澡。

以及。在燥热的天气下,等待许久照了全班毕业照以后,勉强把6个人拉拢照的最后的合照。

image

因为忙碌的工作,偶尔回一次学习都觉得是梦一般,一睁眼就只看到了惨淡的现实。
渐渐适应了工作,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
大学三年是我唯一的群居记忆。生活彼此交错,吵吵闹闹,却也是相互陪伴和慰藉的。
再也没有半夜六个人一起分享心情的时候了。再也没有六个人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了。
也没有上课的时候了,也没有寒暑假了。
一切都结束了。

刻印

Posted 星期一, 二月 2nd, 2009

寒假。过年。
喝酒,唱歌。感冒。
于是嗓子崩溃到现在。

突然面临抉择,除夕和初一只有自己闷闷不乐。

和MN馒头晒太阳,懒洋洋地说话,开玩笑。
看着馒头重新和ZW在一起。
乱七八糟地回忆起以前的开怀与伤痛。

看到了从上海回来的LG,看到了从青海回来的节。
唱歌,喝酒,游戏。
喝多了,坐在露天的烧烤摊上放开地聊天,朋友间真真切切地把介怀的东西拿出来说。
聊到接近4点,烧烤摊老板等着我们走就收摊。
难得抛开压力放肆喝酒,于是也有人在凌晨2点的大街上发着半调子酒疯。

我和HH就手挽手走在空旷的路上。
路人很少,短而窄的路显得遥远而宽阔。
就像整个街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一样。

年初一ZW生日,除夕一放完炮就被召唤到他家,又是喝酒聊天。
凌晨离开,淋到一点点雨。
和从小的玩伴,就这么主题偏离地聚了一次。

和家人去给外公上了坟,在一个没有开发完全的小小的山上了结了纠结。
逛了庙会,也去国色天乡玩了一把。
晒了太阳打了牌,看了免费的灯展逛了街。

又要为新的路程出发了。
牛年顺利吧,顺便来个男朋友也不错。
呵呵。

宅女生活

Posted 星期六, 一月 17th, 2009

宅女生活。
11号回学校拿行李回家来,就再没出过门。
过着没日没夜混乱的生活,晚上的时间总是莫名其妙地过去,上午又莫名其妙地醒来。
行李被堆在房间,用过的东西从行李里拿出来乱七八糟。整天在床上,不是睡觉就是上网。

曾试着听星星的话,认真看点电影,写点东西。也试着听葱葱的话,多听点英文歌,不要把英语完全放弃。
可是,还是没能坚持住。
生日以来,待在家里的时间远远比任何地方多。忽略时间,忽略日期,毫无意义地过着。
懈怠的状态非常消极。

晚上总是听城市之音。
晚上2点节目才结束,凌晨5点节目就开始了,从2点到5点有各种音乐。
0点到2点的节目叫做“城市夜动听”。后半段的节目是发短信点歌,DJ会念到各种短信,才发现城市里原来还是有那么多人不眠。凌晨5点的节目总是听到DJ的声音感觉鼻子有点塞塞的,就像没睡醒一样,同样也有很多人发短信。
总是会感觉有些安慰。

张靓颖出了新专辑。
9号她来了趟眉山。我终是没能去成。
网上看到了照片,也看到了视频。
默默地许愿下次演唱会我一定要去。
渐渐的,过去所谓伟大的理想被越来越小的愿望替代。
沉重的东西太多,甚至我都不想提起。所以渐渐地,满足自己一个一个地小小的愿望也会觉得非常开心了。

终于受不了自己了,开始整理床,换床单,收拾行李,整理房间。
楼下的腊梅依旧开得很繁盛,香味浓郁又清淡,风一吹就会进入我的房间,非常舒服。

每天对着电脑告诉自己该睡了,却总是拖到4点5点。心烦了自己这样。
昨天开始提前睡,今天同样打算早睡。
明天终于会出门了。

回望

Posted 星期四, 一月 8th, 2009

09年已经到来,我终于适应了过来。
元旦在家,然后回学校考试,然后又回到了家。
从12月开始,时间大部分耗在了家里。一次又一次的穿梭在城市的喧闹和清冷之间。
下午在车上醒来,感觉阳光透过车窗暖暖地射在我的脸上我的身上,喜欢闻阳光的味道。
好像,这是我记忆里第一次感受到09年的阳光。
和煦。安慰。

08年对我来说仿佛是一个奇怪的梦。
不知道几年前说,到了08年北京要开奥运会了,到了08年我都上大学了,08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
然后就到了08年了,然后就过了08年了。
经历了百年难遇的地震,在实习单位经历了奥运盛事。
奥运会结束之后去了北京,我安安稳稳地读了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不错的大学。
我也可以回转身对坐在高中教室的我说,我这么长大了,即使未来渺茫,至少我还是按照我想要的生活方式在生活了。
常常想起高中的自己,对着书,忐忑地想着五年后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设想出了一副画面出来,又自己打掉,怕太符合自己的想象太美好就不会实现了。
现在也依旧,忐忑地假想着不敢想象的未来。

08年还是这么成长了。
依旧忙碌于不知道是否存在意义的学生会生活,放弃了一个非常中意却不可能有结果的人,自顾自地生活,依旧期待找到依靠,坚强把软弱和孤独包裹得无懈可击。
我知道生活会一年一个变化,至少我可以安慰我自己说,我变得更加独立,更加冷静和从容了。

即使这么安慰着自己,却还是知道自己过得并不好。
没有把自己照顾好,没有让自己开心,没有留下有意义的回忆,没有好好关心朋友,没有让自己见到更宽阔的风景。
仿佛,又没有成长。

眼下大学快要结束,没错,我是2009届毕业生。2009会变成我的一个深深的烙印。
开始不知不觉愁工作愁未来。偶尔会变得很慌张很盲目很无助。
我知道,内心的伤痕等不来良药就自己安慰。我可以自己克服内心的疼痛与恐惧,压抑也会变成消化的一种方式。

张靓颖居然要来眉山,但是很明显我会错过。08年周杰伦在成都的演唱会也在自己的懈怠中错过。
就像MN没有等来陈奕迅的演唱会,所以我很害怕我也这么错过了。

老妈说,她有天在路上看到我一个朋友。她说一直以为我和我的朋友不会在气质上有差别,因为都是这么长大的。但是没想到,一眼就看出了她和我的别的朋友不一样,身上总是有一种市井之气。
仔细想来才发现,有的朋友还是如我最初担心的那样没有共同成长起来,但庆幸的是友情还是没有被磨灭。
各自为着生活奔波或辛苦。
只有黑夜独自亮着的那盏灯才能看出人心底的脆弱。

昨天晚上一直在收拾寝室的东西,生活用品、杂物、书,心底有一丝孱弱的溃败。
我害怕我的学生生涯这么结束。
而,无论怎样,这些东西,始终要跟着我。
物质,反而有种坚定地力量,让人体会到不离不弃。

于是,这么来到了2009。

对弈

Posted 星期四, 十二月 25th, 2008

一场无聊又可笑的游戏。

玩得起游戏的人,才是赢家。
我们都会玩,你比我更会玩,但是我比你更懂规则。

我知道我的离开不会是结束,所以你出现的时候我努力让你觉得我赢了。

当我真的觉得我赢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场游戏开始得糊涂。
我承认小受打击,但是我觉得我没有输。

你步步逼近,我步步为营。
到现在,我也不觉得我输了,只是可能没那么好看了。

但是游戏到现在,你这样,你觉得有意思吗?
游戏已经结束,只是输赢没有分出来。

我不会让自己输。
断就断得一干二净才漂亮。

呵,呵呵呵。
真是可笑的游戏。
真无聊。

冬日

Posted 星期一, 十二月 22nd, 2008

今天出奇地冷。风又大又冷。
妖风啊妖风!

回家躲了半个月的寒流,结果来学校前一天才开始降温。
来学校的路上遇到个同龄人。
想坐的公交车还要等很久,于是她便跟着我在成都市区转车。
我们一起站在拥挤公交车里,她拖了个大箱子,我提了个不小的口袋。
她站在我旁边。我看着她,她一直在说话。大概是不适应两个人的静默。
我只是想,为什么她可以这么信任一个陌生人。
毫不犹豫地跟着我转车,临时改站点下车,等长时间不来的公交车。

期末生活闲暇,星星说,你少看点没营养的韩国综艺吧。
于是他便列了一些电影给我,让我看完了多少写点东西,然后再给他看,这样可以督促我。
我二话没说地就答应了。

今天接到艺术团的人邀请去看汇报演出。
当作嘉宾一样地被主持人介绍。坐在第一排。感慨的是,我从没想过我会有这样的待遇。
看到现任的同学忙得不亦乐乎,还是忍不住想到了过去的自己。节目一个一个地出来,回忆起了当初从策划创意开始的酸涩。
舞台的灯光在我眼前闪烁,音响的声响在我耳边轰鸣。服装,节目,音乐,动作,编排,我几乎都了熟于心。
只是,我确实以这样毫无压力的看客姿态。有些混乱,犹如假象和真实重叠。
回忆起来,留下了两年充实却又空洞的回忆。
并不觉得美好,因为我的确是满身是伤地退了出来。并不觉得有意义,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成长了。
所以,总是自我安慰说,至少有回忆。所以,我想大概我的内心还是丰盛的。

看《海上钢琴师》的时候,想起了小时候半途而废的电子琴。
我知道我过去半途而废的东西我都会后悔。琴和舞,似乎都是一辈子都无法再拾起了。
用音乐可以抒发那么多感情,用动作可以宣泄那么多困顿。我现在是知道了,也错过了。
但我幸运的是,这些美好我都感受过。
呵,我觉得我还不是太糟。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很想念馒头。
大概太久没见面了。
知道你会来看,所以再加一句,天冷,你要注意你的身体,注意注意,不要回来又看到你是病着的。

葱葱晚上说,听天气预报说成都可能要下雪。
唔,下吧,这么冷还不下也不正常。
大概下雪的时候我也会像林岚说她看到的那些个矫情的女人那样大惊小怪地叫吧。

大家注意保暖啊。
冬天完全到了啊!

非诚勿扰

Posted 星期四, 十二月 18th, 2008


image
《非诚勿扰》很好看。
和MN一起看。但是还没有消化好。

印象最深的话:没有一见钟情,而是彼此的气味相同而被吸引。
秦奋陪梁笑笑去北海道疗情伤,看到北海道的海,铁路,站牌,居酒屋。
突然想起《秒速五厘米》。怎么北海道越看越悲情,虽然很美丽。

看之前,依旧类似的任何报道和宣传都没有看。
我可不可以把这个电影看作一个非常干净却现实的爱情故事。
一个内心因爱而有巨大裂缝的人跌跌撞撞寻找着另一半;一个新伤旧伤不断叠加地寻求为爱受伤的出路。
MN说得对,至少还是个好的结局。

有时候,缘分,真的是很玄妙的东西。
就像梁笑笑鬼使神差的把秦奋的征婚启事看在了眼里打了电话,就像他们都坐在了一班飞机上,就像,我遇到了狐狸同学。

还有,MN同学,我看到了你的侧脸在银幕的明明灭灭中闪烁,我也用余光瞟到你在某个地方看我的样子。
我有一种非常温暖的安心。

生日

Posted 星期六, 十二月 13th, 2008

准备睡觉的时候洗脸,看到氤氲的镜子里,黑眼圈夸张的自己。
算下来,在家待了快要一周了。

生日可以说如我所愿地过了。今年决定在家过生日。
听家里人唱生日快乐歌,吃妈妈订的蛋糕,和家里人一起吃饭。默默地,好似一个圈,走了回来。
最后,还是知道了,原来家才是包容一切的。

看着妈妈帮我切蛋糕的侧脸,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为我准备生日派对的时候,用饼干拼“伊伊生日快乐”,请小朋友到家里来,吹蜡烛,吃蛋糕,还有表演节目,照了很多照片。
可以摆脱掉形单影只的尴尬,可以抛弃祈求别人祝福的感觉,真心对自己的,永远是家里人。
初中开始就和朋友一起过生日。如今却在家。突然想起了自己出去过生日的这么些年。有过痛彻心扉的爱情,有过朋友的背叛伤害,有过无助,有过失落,品尝过虚荣和失落,感受过绝望,经历过残酷的竞争,也看到过人性的恶俗。
如今站在爸妈身边,就像受了伤的小兽一样默默流泪但是却幸福。
只是时间还是那么仓惶地过去了,我亦越来越没有理由依偎在爸妈身上了。

照例,收到了很多祝福。
最近的日子,我过得十足空洞,所以也忘记或者错过非常多的人生日。所以当我收到祝福的时候总是非常感动。
我能清楚分辨出那些是出自真心,所以短信都一条条地存起来。
发现MN和馒头居然都连用了三个快乐。发现很多叫我亲爱的。发现很多人居然都记得我的生日。发现很多让我勇敢的。发现很多人祝我早日遇到对象的,呵呵。
偶尔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但是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记得我,记得我的生日,还送来祝福。
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是你们要知道,我最原始的动力都是来自于你们。

不想自己买蛋糕,自己为自己找节目。所以这个生日除了打算回家过,没有更多的计划。
生日依旧睡了个大早,早不停地收短信里迷糊着。下午在家待着。晚上和家里人吃饭,然后如约见了Jiona和阿海。
唱歌。喝酒。阿海举着杯子搂着我说,我们家伊转眼就这么大了喔,十五六岁生日的时候就像是昨天一样。
然后我才发现,原来和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大家读书,工作,毕业,赚钱各自以各自的姿态生活了这么久以后,又回到了起初的状态,喝酒唱歌。
还是唱那些歌,还是干杯欢笑。阿海已经不是当初乐队的吉他手了,他说吉他已经生锈在家了。我还记得他那把宝蓝色的吉他,弹《蓝色生死恋》的配乐给我听。Jiona也已经不是当初娇弱的小女孩了,已经成为了每天为赚钱疲惫的上班族了。
阿海说,哎呀,你怎么还是学生。我说,怎么了怎么了我乐意。他笑着。我们就都笑。
Jion在快要12点的时候送我到了家门口,然后她转身回家,离去的背影跟了句,到12点了喔,我陪你到了最后。

第二天见了被我爽约的MN。在良木缘坐了一下午。静静地聊天。
越来越接受这种安静的真实。很久没见的朋友很多,但是因为有爱,所以无论怎样都亲密。
然后就那样聊天。还是交换彼此的生活近况,还是聊下生活的感想。
有时候觉得,就这样安静的看着MN,我也觉得安心。
如果互相了解,爱或恶,喜欢或是厌烦会真正的一样。就算是一点以为是自己细枝末节的敏感,一说出来才发现原来都一样。
这样,就会让我轻松快乐,因为我知道这世上真的有和我一样的人存在,她们会明白我懂我。就算我自顾自地发脾气郁闷,她们也会在不同的事上和我一样。
于是我有了安慰或是开导。

生日什么都好,只是依旧留着这一个遗憾。
明年再这样,我真的要把最重要的愿许成这个了。
“给我一个男朋友吧!”
哈哈。
某人的出现让我知道了我理想中的那样的人是存在的。我坚信这样的,不会只有那么一个。
MN说,不能慌不能慌。我不慌,我还是默默地等我的那个人出现吧。
只是麻烦您快点来吧。我真的很累了。

期末了,阿亲一会通知我一个课停了,一会儿又通知我另一科也停了。
这期就这么又结束了。我知道接下来的路或许越来越难走了。
我还是要这么勇敢清醒自知地走下去。
伊,加油。

祝我生日快乐。

Posted 星期二, 十二月 9th, 2008

生日快乐。我对自己说。

伊。21岁了。
你要更加勇敢,更加无所畏惧。就算是一个人也要从容而美丽。

谢谢零点以前的QJ老婆和阿亲,以及准点而来的馒头,露儿,魔鬼,葱葱,MN,花骨朵,大侠,冬Q。
以及提前送我卡片或者祝福的学生会的同仁,以及过去的同学。

片段

Posted 星期四, 十二月 4th, 2008

无意在网上看到称作“蓝色寒潮警报”的名词。
成都推迟了一天降温。
据说今天很冷。
我蛰伏在被子里,躲过了据说很冷的今天。

早上半梦半醒的时候,收到魔鬼的短信。收到短信的时候,是陌生号码。看了内容就猜到是他了。
他说,好大的雪啊。
然后我就像感受到了大雪一下,合上电话又睡了过去。
这种来自远方的安稳。

昨夜上网,听到阳台外树叶哗啦啦的声音。
大风把晾在阳台上的衣服翻来覆去地折腾。
呼啦啦呼啦啦,像下起暴雨一样。
我低声说了句,下雨了吧。没人应。
深夜网络故障下床洗漱,才发现除了摇摆的树枝,一切如旧。

某个夜晚,听到外面放烟花的声音。
去买第二天的早餐的时候,从两个建筑物的缝隙中看到一朵又一朵的灿烂,然后再瞬间熄灭。
似乎离我们很近,但是每个人都看着脚下走着自己的路。
对于学校附近司空见惯的烟花已经不足为奇了。

晚上10点过往学校走,看到校门喷泉旁边颓然卧倒的一个酒瓶。
才回忆起似乎很久没有碰过酒了。更别提狂饮或者醉倒了。
不知道是过于自制还是没有机会。

生日越来越近。
腾讯很可爱地开始提示别人我的生日要到了。
陆陆续续开始接受生日祝福。
能收到祝福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知道我还是只能一个人前行。

天冷,请亲爱们注意加衣。
每当想念,闭上双眼,你们在我心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