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Archive for the ‘生活的姿态’ Category

时间

Posted 星期一, 十一月 22nd, 2010

这样就又过去了一个月。疏于记录的一个月,我回忆起来也是索然无味的。

如常的工作和生活。工作上消极的状态出现的频率开始越来越密集,生活上渐渐开始出现了倦怠的状态。

在气温反反复复升降得诡异以后终于开始迈向冬天。其实冬天早就来了吧。
自行车停在小区的树下,每次取车的时候车篮里都会有枯黄的落叶。骑车时的风也会吹得手生疼了。手机终于受不了我的折磨而崩溃。暂时救急的手机没法用软件没法听歌,骑车或者坐公交车出行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时间胡思乱想。
包括回忆,思念,抱怨,牢骚,哀伤。虽说已经不可能如小女孩一般积极面对乐观思考,但是渐渐习惯了生活给予的现实和平淡而并没有什么怨言了。
唯一的变化就是终于开始自己学着做饭来喂饱自己。结束了混乱凑合晚饭的日子,学着做各种菜。终于想通,不为着谁而仅仅为自己,也应该主动地慰劳自己。
关注养生,关注健康,也努力地想改变自己晚睡的习惯。把早已不正常的生物钟再调整回来。
这样的平淡,是意料之中的。但也并不排斥不厌倦,至少还有那么些信念还在支撑着我。
工作上的压力和烦恼源源不绝,但是一切都还在我承受的范围内。即使提不起劲去面对,但我也知道这份工作带给我的意义是多么重要。
除了HH,也不与谁提起。HH也总能直接感受到我欠缺了力量或者信念,所以每次被她一次又一次地点醒与强调之后,就又会产生很大的信心。大概和HH之间的默契就是这样吧,即使很长时间没联系,她也可以意识到我已经不振作一段时间了。
走在办事的单位,无力又疲惫的时候,突然就会想起那些快要被我平淡状况掩埋的我的真心。
那些我不敢提,却又在内心深处生了根甚至已经开始萌芽的信念。
我知道,我必须耐心地继续,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
在手机还没有崩溃的时候,和梁小娟讨论农历新年的时候看到了去年末的时候的备忘。什么都清理干净了,却又突然看到了这些我之前忘记清理的东西。
即使内心没有多余的感觉,也不免咯噔一下。
越接近冬季,感觉到的日光,看到的风景,吹到的风,还是那个街口,那条斑马线,那个红绿灯,那个人。物是人非,恍如隔世。
比过去更坦然的面对面,聊天,谈论工作上的事,我觉得现在反而更好。
那些所谓的隐形的依赖,那些暗地里自顾自地保持骄傲,只不过是时间不够,让我无法脱离开。
一切,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需要的,是时间,来解决我的一切问题。

心情

Posted 星期六, 十月 16th, 2010

“在跑步时,走路时,睡觉之前,会试图让自己脑子清晰,作出清楚判断。但即使这些判断不对,它也是目前我唯一能够提供自己的答案。那么就当它是正确的吧。”

安妮宝贝微博上的一句话,一瞬间点醒了我。

近期突然开始的忙碌,我发觉自己非常开心。日子一下变得很充实,也可以要求自己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休息,提前把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好。非常喜欢这种可以自己安排,却又可以知道自己未来的几日会是怎样的充实的感觉。
我宁愿自己这么充实。即使累,至少我觉得我在行走或者思考,是这样的有血有肉有思想。

骑着自行车,也觉得自己变得非常健康。看着天气阴晴雨,不管是凉风还是燥热或者阴冷,我可以看到云的很多状态,也可以看到太阳刚升起月亮还看得见时的晴空,还可以看到秋日凉风中漆黑夜空中的明月。

开始学习自己做菜做饭,也开始重新整理衣柜,洗衣服,做面膜。在渐渐发觉自己开始丧失等待的耐心的时候,我决定把自己照顾好。
某天早晨喝着牛奶的时候,突然决定放弃一些强迫症,让自己可以突破过去为自己设的限,努力地为自己而活,即使一个人,也要努力地去做很多事。
我并不觉得,我理想中的人会出现了,我那苦苦的等待必须放弃了。只是还相信着,会有一个合适的人,能让我安定下来好好生活,陪着我一直走下去。

现在,只想着认真工作,努力学习,多学一些菜式,生活尽量健康,睡觉的时间尽量往前提。
那些依旧把我击溃的现实,那些我不得不面对的残酷,那些让我失望和灰心的人,那些我无法提及的沉重。都那样放一边吧。
毕竟,生活是自己的。

状态

Posted 星期三, 十月 13th, 2010

如此地疏于记录,或许也算留下了遗憾。

意志消沉。甚至消沉了七天长假。从长假前就开始的混乱。
现在回想,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更无从描述。
只是觉得一切都糟透了。生活,工作,未来,感情,思绪。
自己一点都不想去克服,就放任着自己保持无味的状态。
难得的长假,几乎完全蜗居在家,把老妈的十字绣完成,看了几部无聊的电视剧。

我的状态只有我自己知晓。我亦无力向谁提起。
已经忘记了,可以依赖着谁的感觉。
憋得难受的时候,心里默默地抓狂,然后继续生活。
渐渐地,已经把自己埋得越来越深了。

甚至长假归来,状态也不见好转。眼看着越来越低迷,而生活却必须面对的时候,只有苦涩地一笑置之。
我知道,消沉也好,低迷也罢,也不过我是内心的痛苦,熬得过也就过去了。

当工作再次忙碌得不得不去整理混乱的时候,我知道,至少,我的生活状态可以慢慢回归了。
当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大街小巷,飞奔在立交桥下府南河边,那些瞬间觉得我其实可以充实起来,至少可以努力生活。
现实的残酷我必须接受,虽然依旧无法为更好的生活而努力,但也可以平静地过日子。

偶尔觉得,有些回忆,我非常想抛弃掉,有些骄傲,我自己也唾弃。

找不到快乐,我承认。
嗯,努力地心如止水。

一年

Posted 星期日, 九月 19th, 2010
突然发觉九月也过去了大半。
九月一来,生活重新充满了忙碌。上班上课。
走在川大的校园里,走在九眼桥上,看着天色,吹着初秋的晚风,突然发觉已经一年过去了。
我知道这过去的一年我是充实并且愉快的。但是,此时此刻却并不开心。
现实强大的冲击力虽已然过去,但时间如流水一般静默却持续地磨蚀岩石一般摧毁着我自己。一年过去了,才突然发现没有去预见和抗拒时间的力量的我,开始变得莫名地惊慌。
仔细盘算,发觉一年过去的我除了消耗了时间什么都没有,生活投来阵阵的嘲笑,未来也发出了刺耳的嘲讽。想不管不顾地放弃了,所谓的狗屁理想与梦想。
半夜醒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儿。依旧穿梭在人海车流中,却找不到自己内心的出口。恐慌到了不知所措。
回想一年前的自己。即使不是意气风发,但至少也称得上积极乐观。即使我现在在人前欢笑,并且努力让别人快乐,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实生活带来的困顿和空洞。
和大学室友讨论国庆节聚会计划,原以为内心充盈的我,毕业一年后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甚至更加空洞了。
即使我知道,一切都还算是在我的理想内,我至少还看得见我的梦想里那个高高的塔尖,但是找不到坚持的理由了。
我并不厌倦生活,但是却累了。我并不放弃梦想,但是却迟疑了。
无意的一次,去上了一堂正常大学的大课。和座位周围的人聊天,我会恍神以为我还在学校里读书。
看着周围对未来充满自信和向往的同龄人,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求,保持着对学习的热情,我才瞬间发现,我离校园生活已经很远。
工作以后有人问我,如果时间要倒退,你希望到什么时候开始重新来过,我说,大概得从初中开始。因为不管高中还是大学,我觉得我都会以我过去的状态直到现在,改变不了什么的。不过既然选择,我也就不后悔了。
所以,生活既然已至此,我也会继续坚持下去。
只不过,要努力让自己过得更好而已。

换季

Posted 星期二, 八月 31st, 2010

转眼八月也快结束了。

看着八月空荡的日志列表,还是用这最后的一点点时间写篇日志填补一下吧。
对于这种心情转换得很快的期间却又一直不写日志,在日后看来多少都会让自己有些恼怒。
就像记忆的缺失一样。
这个八月。大部分的时间里,我从执迷不悟到了恼羞成怒,虽然其间还有恍然大悟以及被强烈冲击下的无法言语。为了不让自己显得输得落魄,所以非常辛苦地煎熬着保持自己的姿态。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这不算长不算短的半年的时间里。我知道对我而言还是有太多的意义。即使回想起来,还是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恨自己还是太笨。那一度沉溺不愿清醒而浪费了的却没有被珍惜的感情,回忆起来还是有些后悔。虽然我知道,我并没有全力付出,所以也并不是那么值得伤心。但是,对我冲击最大的,并不是感情本身的有无或深浅,而是我那么任性和不顾一切凭感觉去相信的事务原来那么容易幻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并不是你多我少的抗衡。是说没有就可以没有,说离开就可以离开的虚无。
我知道,我输了。即使不是一败涂地,但是也绝对不是好看的。一切如常,我并不难过。只是半夜心里会突然空荡得生疼、回忆也不分昼夜不分地点地突然袭来,我也用非常积极地姿态抵御着一切,用最强烈的态度掩饰着一切,辛苦地等待着时间过去,让一切复原。
我的恨,也只不过是内心里的恨铁不成钢而已。虽然对那个人也一直有些憎恨和厌恶感,也只不过是觉得只是因着这个人而自己太傻了罢了,事已至此,我也有错,以后放聪明比恨过去更有用。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哭泣。只是在慢慢变得淡漠以后,可以冷静地回忆起过去的时候,会感慨这一切就这么过去了。
只不过是小小的插曲,过去了,就过去了。曾经一度也觉得恶心和灰暗的回忆,今天的某一瞬间,也发现已经沉淀。
为了不辛苦自己,只想记得那些美好了。
这个八月,有一次久违的旅行。趁着机会,当机立断地翘了两天班出去旅行。
米轨小火车、蜀南竹海、西部大峡谷、豆沙关古镇、僰人悬棺、秦开五尺道、黄连河瀑布群。
半夜车行再在金沙江岸边山路上,一抬头看到了视野宽阔的满天的繁星;参加篝火晚会,跛着脚跟着一大群人一起蹦蹦跳跳;泡温泉一直玩那些水上娱乐设施,被水泼,也被水下的石头磨破了皮;穿过四川边境到了云南,连续不断的隧道,已及隧道外别样的山色;叠峦耸翠中,水气太大而降下的暴雨,身上却被阳光明晃晃地照着;翻越两座小山,尽情地流汗,在疲惫不堪时看到了开阔的瀑布;随处可见的蝴蝶,非常漂亮地扑腾着翅膀;在景区里的广场上吃炸土豆,听着瀑布的欢畅,看着深色的山群的轮廓,吹着盛夏里却凉爽的晚风和爸妈聊天;在小镇上意外地找到一家当地人也络绎不绝地早餐店,吃到了耍大牌的夫妻老板做的别样小吃。
一路我都在唱歌欢笑和说话,抛开了所有纠缠我的哀怨与忧伤,压力与束缚。我知道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我也知道我非常需要转换心情。不管是工作还是感情,都需要有一个理由让我暂时停下一切,或者说转折一下继续向前。
旅行每次都能带给我不可比拟的欢乐和安慰。即使回来便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忙碌,我也可以非常投入地进入状态。
我知道,这次的旅行对我有巨大的意义。经过这次的旅行,很多心境也都会变了。
在几场暴雨之后,成都陡然降温。即使晴天的时候还是炎热,但是已然失去了夏日的暴戾。起风的时候特别多。人也觉得凉爽。只不过,阴着天吹起风来,我总会感觉到丝丝凄凉。偶尔晚上下班会坐沿着府南河走的公交车,闻到风力夹着的水的味道,已经变得冰凉。更是让我明确地感受到夏天的离去。
我不喜欢秋天凄清的感觉。但是走在府南河边,总是让我想起去年的我。转眼,已经一年了。而生活带给我的苦涩,也渐渐地磨灭着我的理想和坚持。
想起了和小X的聊天。生活有些转折的时候,总会和他聊聊。即使就那么随便说说,他有意无意的激励,似乎我也能感受到。有些灰心的时候他说,人还是应该坚持梦想。坚持就会成功的。如果你真的觉得哪天坚持不了了。那你就应该感到高兴。
只是,我对未来有些畏惧和退缩了。因为我觉得我并没有在往前走。但是,这样的状态也将会是一个长久的状态。我倒也想看看到底哪边会赢。
最最安慰的,是朋友一直在身边。
今天办事,路过新安,打电话给HH说一起吃晚饭,她爽快地一口答应,太爽快到了我都吓了一跳。她说,昨天晚上梦到我在日志里写,谁有谁,谁有谁,但是我却一个人。虽然确实是事实,我最近也在念叨连找个吃饭的人也没有,但是类似的话,我也灰心到了不想提。
HH曾经说过只有在我约她的时候她可以一口答应。我也深深知道,在我任何难过的时候,即使我什么都不说,她也是知道的。
而梁小娟,哦不,是妮妮同学还是那么善良地等着我回去吃饭。最近又太忙,觉得看到她的时间少了很多,即使在办公室,我们俩也可以在QQ上聊个不停,连续几天都在外面办事,也没有聊天。即使我在她的办公室忙里忙外,感觉到了她的不好,我也没有办法停下来多和她说两句。
晚上聊QQ的时候,她说,你不知道,你在复印文件的时候,我其实就在哭了。我突然就觉得惭愧。前段时间很辛苦的时候,她总是非常关切着提醒我吃饭,提醒我睡觉,提醒我取隐形眼镜,关切地问我晚饭怎么解决要不要陪我吃,早餐吃了没。而我现在,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独自辛苦,却什么也做不了。
和花骨朵以及花骨朵的绿叶、冬Q和冬夫人等等人一起吃饭唱歌。最后剩下我和花骨朵和绿叶三人唱到了凌晨5点。第一次看到凌晨6点的春熙路和总府路。
一直很喜欢和花骨朵聊天。从过去读书的时候到现在。因为她是辛苦的异地恋的关系,让我最容易约到的就只有她了。每次我们都一起哀怨圈子太小朋友太少、也逛街吃东西聊天废话一箩筐。她也总是让我觉得可以和她无限亲密下去一样。
馒头也突然说起就来找我。然后我就听她聊她的近况。逛街吃东西,我非常喜欢和朋友一起走在春熙路熙熙攘攘人群中的感觉,让我觉得我也是这热闹中的一份子。陪她等车的时候,路边店铺的光线映在她的脸上,站亭上人来人往,我只看着她一个人就够了。然后朝城市的两端分别。
生活偶尔落寞,却也不寂寞。
最近莫名其妙地陷入新一轮的忙碌中,难得能提前回来,买了点菜回来做。然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阴冷的风把我吹醒。
我知道其实我还是喜欢夏天的。但是这个夏天,在我复杂的情绪中,一闪而过了。

休止

Posted 星期日, 八月 1st, 2010

HH说,任何事有付出才能有收获,感情也是。虽然你放下了一些你的骄傲,耗了一些时日,但你并没有全身心投入,还是有所保留,这说明他不是那个人。真的遇到那个人,哪会是和他那样的感觉,总是不安。MN有他,我也遇到了他,我们都经历过等待,失望伤心在所难免,你也一定会遇到的,我相信,你也要这么坚信。

就像我知道,该来的都会来的,我躲不掉,所以还不如坦荡荡地就那么等着,过好每一天。

所以,当一切都明了了以后,我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
虽然内心深深地疼了,但是我知道一切都不值得我流泪。
事情的发展,全都有预感,只是想凭着自己的感情不去求证。只是想傻傻地坚持,等着时间到来的那一天。因为所有事情太清醒也并不好,凭着感性的判断笑过哭过痛过伤过也没什么不可以。
一直坚持着让自己在未来回忆的时候可以不遗憾不后悔,所以朋友们竭力规劝避开伤害的时候,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任性,去面对了那些我知道最后会落得落魄的这些事。
只是因为规劝和自己冷静的判断,我把自己保护的很好。所以,只不过有那么点伤心而已,我并没有失去什么,也没有被伤害。
这个,才是最庆幸的。
而,我一直知道的,自己必须凭借回忆和生活阅历才能坚强和成长起来。所以,我也并不排斥这些意料之中却又是意料之外的冲击。
我不想去责怪谁,任何人都有值得原谅的地方。
只是我觉得我会这样渐渐长大。
等了很久的休止符。终于出现了。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
花骨朵说,他对你一点都不好,会有一个人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也突然想起MN在和她的他终于走到一起的时候告诉我一定一定要坚持住,一定会等到的。
于是,我又回到了以最初的等待的姿势更努力地生活。
没有什么过不去。该来的总会来。
只不过是时光让我变得更坚强。

受伤

Posted 星期五, 七月 23rd, 2010

穿着高跟鞋在楼梯上摔倒。脚踝疼得我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脑子一片空白,不能动弹。

只是不停地告诉自己,要站起来,事情还没有办,不能就这样瘫在这里。回过神来发现全身发抖,双手也瘫软无力,完全没办法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就保持摔倒的姿势坐在台阶上,不知是疼得麻木了还是没那么疼了,努力站起来,然后整理状态,下楼。
怕自己哭出来,马上给梁小娟打电话分散注意力。庆幸来了辆出租车,然后给HH打电话。
可笑的是,在医院里摔倒,为了处理医院的事情,却没顾得上去挂个号看看。坐在出租车上,吹着风,看着脚踝慢慢肿起来。却还是穿着高跟鞋继续办事。然后提着两大袋文件再往回赶。提着文件再进入医院,上四楼下四楼,看着穿着病号服的人在我眼前悠然地坐着。终于在受伤2个小时以后有时间坚持着走到了药店,脚已经肿的脱不下鞋子了,喷了云南白药贴了膏药还得提着文件往事务所走。已经是非常准确的下班高峰期了,或许是高峰期的高峰期,瘸着站了30分钟等出租车,被若干人抢走了空车,提文件的袋子也在这个时候坏了。抱着文件继续等,最后坐上了一辆停在我眼前的空车。
回到事务所,整个人快要散架了似的发呆了一个小时。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穿高跟鞋崴脚很多次,第一次这么严重。也只有我知道到底有多严重。
疼也疼的自己,不管是真实的疼痛还是心里的疼痛。
我知道,只有自己能帮自己。
等着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住处,全身无力得最后的500米都差点走不动了。但是我明白,如果我就这么倒下,那样会更加落魄。
然后回来换衣服,冻冰块,冷敷。就连从客厅到房间的距离都走不了了。却只能自己换冰块冻冰块抹药休息。渴了也没有力气动弹,饿了也只有作罢。
洗洗睡了。第二天继续。
早晨起床,整个脚都肿了。喷药,贴膏药,然后出门办事。
华西医院门外人来人往,全是伤病员抢着打车。我从办公区出来,张望了一下急诊科和门诊大楼,拖着沉重的身子,提着别人的病历和光片,以慢到不能慢的速度走着,盘算着去等公交车。脚已经疼到不行,但是没有力气夺走两步靠着花台坐下,也害怕公交车来了追不上车。遇到个好人,打算顺道送我。却没料到因为他赶时间,把我放在了完全打不了车,离事务所不远不近的地方。我背着电脑和文件半步半步一瘸一拐地往事务所走。我知道路的那头就是事务所了,甚至可以看到事务所外面的路牌,但是怎么走都觉得很远,越走却觉得越远。风一阵阵地吹来,吹到腿上却只感觉到更加疼。望不见一辆出租车或者电瓶车,一个人埋着头默默地走着。看着自己的步子,眼泪差点掉下来。
只是我知道眼泪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作用,甚至会让自己显得更加落魄。梁小娟一直打电话来询问我到了哪里。看到她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想就这么倒向她,昏睡过去。我也知道她很担心,所以没去理会已经麻木的脚,和她说说笑笑地吃饭。
下班回来,依旧已经没有力气。不停地告诉自己,要结束眼下的落魄,只有让伤快快好起来。于是折腾着打热水泡脚,热敷,倒水,拖地。我知道意识力的强大作用,所以我必须积极地养伤。
好在,疼痛在我的期盼中减少了很多。第三天已经好了很多,疼痛感也明显减少了很多。虽然路稍微走多一点还是会疼,脚踝不能弯曲,很多着力的时候全靠着左腿,起床的时候发现左腿的肌肉也非常酸痛。
一切,我都还能忍受。我知道这就是一个人生活的代价。
一直以来都坚持着不让自己生病。因为在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非常的窘迫。这种残缺的疼痛,会非常难受。
所以,努力让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不倒下,就算无法把自己照顾得周全,至少要让别人看起来我是悠然的。说自尊心强也好,说好面子也罢,在我看了,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生活中落魄的事情很多,大多我也不愿与人提起,即使提起也权当笑话说说。生活带给我的苦涩,一直都比我想象的多,却都在我接受的能力之内。
人在脆弱的时候,不管是感动或是失望会都会加倍的吧。受伤的时候,想起过某人。带给我的失望却是无法言表的。同事朋友对我的关心,我也会觉得是我得到的恩惠。
可是,伤还是在自己身上。被关切地询问,我也只能笑笑带过。用伤来博取的同情,会让我自己觉得更加不堪。
最近的三天,就像三周一样长。我只是告诉自己,这样的日子会过去的,期待中的日子会来的。
我需要的是时间。不管是伤,还是人,还是未来。

心情

Posted 星期三, 七月 7th, 2010

连续的闷热,让整个人的状态非常不好。

睡眠不足,不是失眠就是持续的梦。梦见的,都是让自己更加不开心的。

下班刚到回家,传说中三四天前就该出现的暴雨突然倾盆而至,听着雨声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被非常响亮的雷声惊醒。四周漆黑,雨以非常大的力量打在雨棚上。
内心突然恐惧。伸手拿电话,却不知道打给谁。
并不想说话,只是希望周围不要那么空洞。
我知道,内心的孤单,才会导致最近这么害怕安静。
总是做梦。有一晚连续做了很多个噩梦,惊醒时已经忘记内容了,只是依旧无法摆脱深深袭来的恐惧。迷迷糊糊睡过去,又被惊恐压抑着醒来。摸到电话,翻了翻通讯录,又强迫自己睡去。
身体偶尔不适,努力让自己快快恢复,害怕真的病倒。尽量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但是最近有着非常强烈地渴望安定的想法。
周末考试。我知道结果会像我预料地一般糟糕,或者更糟糕。
走出考场,依旧是闷闷的天气,偶尔有一点太阳光。走着走着很想就这么蹲下去或者坐下来,让我休息一下再继续往前走。
找寻不到未来的方向。这么没有勇气但又坚持着走着,我害怕突然某一天,我会突然觉得索然无味,那就更是找不到方向了。在我的热情还没有磨灭的时候,我还这么享受着,只是万一热情享受完了,我又拿什么来支持我的信念呢。
倦怠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了。有些调整不过来了。
对于自己的未来,多少还坚持着一点计划,可是现在实施得让自己非常灰心。就像是看着周围的树苗都在快速长高长大的灌木,非常的难过。
我想,需要透透气吧。
终于开始被家人关注个人问题了。连一向很淡定的老妈都劝说该好好找个人了。回乡下看奶奶,同辈同龄人结婚生孩子了,被陌生的亲戚旁敲侧击地问结婚了没。
我其实不着急。只是,我知道这只能证明自己不小了。年岁才是最残酷的。
在焦虑中盘算人生计划时,发现最近的目标在2013年了。那时已经是25岁了。
在写日程表的时候,翻手机的日历,无意间发现去年七夕的时候,自己写在今年七夕那天的提醒:“找到他没有呢?”而今年也依旧只能落寞地对着去年的自己说,很可惜,或许让你失望了,我明年继续吧。
这场暴雨以及轰鸣的雷声,很快就结束了。窗外又是一片平静。
和老爸聊了一个多小时的QQ。和老爸瞎扯工作房租嫁妆的事情,然后被老妈催促去睡觉了。
深夜无法入睡,想东想西想七想八。早晨肿着眼睛肿着脸起床。天气燥热,心情不稳。睡眠不足,效率不高。
一切都很平静。只是内心很不安定。
夜从前从来没这么长,床荒凉得像没有边疆,失眠是枕头之上无尽的流浪,天永远不亮。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小聚

Posted 星期二, 六月 29th, 2010

在天色刚暗华灯初上的傍晚,在喧闹嘈杂的人群中,听到MN清脆地叫我。然后看她蹦蹦跳跳地拉我去看那只被美容成熊猫的狗狗。

看到馒头坐在那儿打电话。在这个并不是非常熟悉的城市,第一次我们三个聚在一起。
然后走路聊天吃饭。在这个完全不属于我的地方,因着她们带来的气场,让我特别的安心。
听到MN用懒懒的腔调拉长声音叫我的时候,某一瞬间觉得脱离开了这个城市的喧嚣,回到了最初的美好。
前些日子和即将毕业的学妹见面,忍不住感慨自己已经在现实的洪流中挣扎了整整一年了。看着眼前的MN和馒头,却总是觉得当初我们三个在一起打闹玩耍的时候仿佛是昨天的事情。而已然,已经过去了八年了。
和MN分开后的时间总是错开着,她在新校区我在旧校区,她在学校的时候我在眉山,她在成都的时候我在学校,她在眉山的时候我在成都。一起在眉山的时候,总是有三三两两的别的朋友,打闹玩笑地也就过去了。
朋友圈子不太重叠,所以生活并没有在一个步调上。顾感情、顾工作、顾生活,更是让我们每次见面都很难。和馒头似乎都能偶尔见上一面,但是MN却是隔很久才能碰巧碰头。
但凡生活有些变化的时候,就会聊聊。而我内心里对每个朋友都不闻不问的愧疚,对MN也是一样。很少自己主动地去交待生活的情况,无论好或者不好。MN却会在她认为重要的时候,主动找到我,和我聊聊。
但是每聊一次,她总会鼓励我很多。大概是朋友的默契,言语中,她总是能在不经意的言语中非常明确地给我我需要的答案或是肯定。让我在混乱的状态里看到那一点点不同于别人给我的光亮。
吃饭的时候,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偶尔静默。我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两个可爱的人。很想告诉她们我的生活的全部。只是,太多太混乱,也不知从何说起。而MN总是突然狠狠地靠过来抱我,然后撒娇地叫我。突然想起记忆中那次有人告诉我快去看看MN,然后我疯跑上教室楼顶,MN抱着我大哭的时候。
我只是觉得,即使过去年少时那些不能称作伤痛的过去可以遗忘,但是互相依赖的存在感却抹不掉。至少,我发现我还是那么需要她们。
去年夏天的时候,MN来成都,在我的住处,一起看了看八卦杂志,一起聊天,还对着镜子研究《GEE》的舞步。第一次和她一起睡觉,她后来在日志里说,她要努力在我的床上留下她的味道,那样我就不那么孤单了。早晨要起床上班,闹钟被我迷迷糊糊地按掉。MN就一直揉我耳朵让我起床。她留下的那本杂志,我也让它原封不动地摆在床上很久。
那个时侯,MN都还坚持着单身。而现在身旁多了一个帅帅的和她很恩爱男朋友。
就像小时候我们三个曾经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梦想过各自的婚礼。大概那个时候,不会想到这么一晃就是七八年,感情顺遂或者曲折,生活波澜或者平顺,年岁就这么增长了。再一晃,又是一个七八年,我们又都是什么样了呢?

转念

Posted 星期一, 六月 21st, 2010

在订卷宗的时候,突然受伤。没有感觉到痛,抬手一看才发现被装订机挂出的两个伤口正在流血。

我以为,我可以就这么冷静和平淡地让一切过去。自信地认为,没有好好地开始,在我失去信任之后,淡漠地结束,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许是我后知后觉。
在以为情绪已经整理得差不多的时候,内心开始一阵阵地止不住的疼。那么一丁点儿的回忆,也变成了锋利的刃,出现在生活的每个角落,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只是想坚持着,不让自己崩溃。

但是,却发现,因着这一部分的混乱,而导致了自己的状态全盘混乱。
再一次影响到了工作的状态、生活状态、精神状态。
连自己也被自己欺骗了。自己都以为全部好了,什么事都没有,生活不过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可是,在路上走着走着,会被突然冒出来的回忆很狠击中,只想蹲下来默默地流泪。听着电台里的歌,也会恍惚地想起那些零碎的记忆。
不喜欢自己这种依靠周围的事物刻下回忆的习惯,因为就像现在,摆脱不了。

看着手上某人贴的邦迪。然后想,没有什么好不了的。什么事,也不过一念之间。
所庆幸的是,什么我都有预感,所以一直都非常冷静。先想好处理办法,再开始伤心或者悲伤。
善良的梁小娟几乎每天晚上都和我聊天,每周周末也都陪着我。照顾我,提醒我,警告我。
我知道,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这样糟糕的时间一过,我依旧可以抱有积极地继续等待。
等待真正懂得珍惜我的人。

所以,也并没有任何决绝的行为。只是很漠然和更加淡定了。
也知道,这样继续负面地影响着自己太不应该。
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内心的痛会蔓延到全身,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只是知道,我会这样渐渐长大。
不怨恨,不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