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Archive for the ‘步履維艱’ Category

我要的

Posted 星期日, 八月 30th, 2009

欢腾过后,内心总是戚戚然。
才发现,原来什么都不能掩盖内心的惶恐。
即使是假装的开心,但是发觉自己根本无法从内心坦荡地开心以后,自己却更加悲伤和孤独。
我自己,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原来一直奢求的纯净生活是没有的。
一直活在自己给自己的假象中。
所以无论在那里都会觉得内心其实是非常孤独的。
发觉自己并不属于哪个圈子哪些人,常年独自的生活使自己只能与自己结伴。
掩盖不了的伤口太多了。所以无法与人真实地袒露。

过于自我的代价。
虽然我还是喜欢自己生活在纯净的地方,但是又被夹在复杂关系的边缘。处在非常尴尬的境地。
就像是自己被一根头发丝一般的力量拉扯在某一个边缘,其实好像没有关系了,但是一被拉,好像还是有那一点力量,让我挣不脱。

所以我还是选择在陌生的地方坚持着生活,这种简单而单纯的生活,好像变成了不易的追求。
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比起我不喜欢的自己过去,还是有些义无反顾的坚定。

只是。
我需要很多爱。

心力

Posted 星期一, 八月 24th, 2009

事情接二连三的涌来,一次次地攻击着崩溃的底线。
哭哭哭,叹气叹气叹气。
生活给了强大的无力和不安感。没有什么属于我,找不到一个让我内心安稳的地方。
走在夜晚川流不息的路边,双脚无力,内心就像孤魂一样。站着等红绿灯,车子就在我面前呼啸,真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不管红灯默默走到马路中间,任凭处置。也不过想想而已,生需要勇气,死更需要。
生活一切都好,只是我不好。

Posted 星期四, 八月 20th, 2009

某一瞬间,开始意识到眼泪是无用的用的东西,渐渐地变成了累赘。哭泣是毫无意义地行为,要不就解决问题,要么就放弃。
早晨早早起床,挤公交,换车,继续挤。发觉小时候以为的妆容精致穿着得体地坐公交的女子是不存在的。
过去对未来的理想,以为很知足要求很底地奢望着,眼下却还是一点点地破灭掉了。
在拥挤却沉默的公交车上,智联招聘的广告里的那句话深深触动我,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同时,也看到了无数人平淡表情下被触动的不自然。
事到如今,我也无话可说,随时都会流落街头的感觉真是不爽。

漂泊

Posted 星期二, 八月 18th, 2009

今天睡在这儿,明天醒来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天花板。
昨天还在一起下班,今天就坐在公交上看你向我挥手告别。
下大雨,闷热,急急忙忙挤车,来来回回奔波。
找不到安稳的心。工作或者住处。
心烦意乱,失眠失眠。

转折

Posted 星期日, 八月 16th, 2009

想了千百遍的日子,我还是没有回头地离开。
就像平常一样,打卡,和HH茜茜一起下楼。走路,等红绿灯,过街。
总是在某一瞬间才发现,这样是最后一次了。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毫无顾忌地,坦荡荡地离开。

回忆起来,发觉十分空洞。
明明有许多的记忆,却一个也不值得提出来。
或许是已经迈了过来,便一切都不觉得有什么了。


一。
默默地把要交接的东西准备好,然后签字离开。
终于,我勇敢地离开,没有落荒而逃。

没有任何复杂的心情,只是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离开,只不过是迟早的事。
不曾留恋,是因为留下了太多的泪水和伤口。
我自知不会与任何人为敌,但是也不想被任何人敌对。
但是当我发现无论怎样都无法证明自己的时候,我是真的退缩了。
突然开始发现,我没有存在的价值,也无法被认可。
哭哭哭。
尝尽了自己泪水的味道,甚至觉得哭得连泪水都没有了咸味。

学着放开,学着镇定。
开始把一切看得无所谓。总是安慰自己说,只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工作,别的都无所谓了。
渐渐释然,变得开心了些。也变得淡漠了很多。
即使动摇着的我的内心无处安放,我也知道了偷得的开心是什么。
就像浑噩的天空中只留下一丁点露出了蓝天的缺口。看得到这一点缺口也会比一切都好。

一直都认为,轻视我中伤我是因为我自己不够完美会被抓到把柄,所以总是默默忍住,揪住自己的心责怪自己。
但是当我发现站在我面前对我笑同我说话的人毫无是非根据地挑拨和污蔑的时候,才觉得对着他们笑的我才是真正地作践自己。
残忍的面孔看得多了,但是没遇到过指着别人的背影骂的;虚伪的样子也看得多了,但是没有想到可以搬弄出我从没说过的话。
气得发抖,不停地捶打胸口,泪水已经包不住还是硬生生收回去的时候,就等着终有一天离开。
至少我要无愧于心,忍得过去就会有好的一天出现。

因果循环,善的因得善的果。不埋怨谁,只怪自己不够完美。
等得到全身而退的日子,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二。
长长的日子里,人与人交汇,到来和离开,能够成为朋友才是最大的幸福。
就像别的朋友羡慕的那样,和HH每天一起上班下班,工作吃饭。除了回到住处的日子,和HH也算朝夕相对。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朝夕相对。

多多少少弥补了我内心只和HH认识不到一年就无法在身边互相陪伴的遗憾。
这半年的生活,对于我来说,已算是十分丰盛了。有了HH的陪伴才会过得如此安然。
就像小时候最最亲密的玩伴一样,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做作业一起玩耍。

也只有朋友,才会真心为你考虑为你担心。
即使我早已学会不暴露自己最软弱的伤口,HH也会看得出我的郁郁寡欢,并且深深担心。
一起逛街,一起吃东西,一起试衣服,说很多心里话,聊很多八卦。
提醒我,鼓励我,安慰我,陪伴我。
这最重要的半年,我也庆幸HH在身边。

最后一次和HH一起下班,她还是在我旁边絮絮叨叨,看着车流从我们前后经过。已经开始忍不住怀念这样的日子。
以后,也没有人可以陪我下班陪我吃饭,不想回去就陪我逛街,吃得太饱就一起散步了。
为了我自己,还是要和HH分开在成都的两个地方。
即使可以见面,也无法出现在最最平常的生活中了。


三。
若对离开有不舍,就仅仅存在于HH,茜茜以及平时亲密的几个同事身上了。
对我好的人,我总是充满无限的感激。内心的真挚,我相信我是能感觉到的。
尤其是茜茜。独特的个性很具有吸引力,思考也有深度。
平时也一起打闹,玩笑,撒娇,八卦。但为我担心为我着想为我想办法的时候,我知道我是幸运的,也可以得到这么些爱。
就像氧气一样,在工作的生活中给了我最大的慰藉。也让我明白了很多,成长了很多。
总是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让我忍不住对她好,想到她。
就像HH说的,喜欢和比自己聪明的人交朋友。大概我也明白了。

以及赵蓉,爱婷,杨娜娜等等了解我,并且愿意和我成为朋友的同事们。
会留在我的记忆里,不会忘记。


四。
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幸运儿,所以从不相信彩票也不许奢侈的愿望。很小开始就明白只有自己付出才会有获得。
但是唯有得到许多朋友,会让我受宠若惊。

在生活的每一个转折点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个人,也许是朋友网友或者陌生人,总能提醒我很多。
并让我清醒地自省。

喜欢深夜聊天,正是因为黑夜可以褪去日光带来的嘈杂,让人能够真诚地交流。
真正触及内心的话,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正中要害的。
如若固执而自我的我愿意接受,那也表示我内心的肯定。

醍醐灌顶有些夸张,但是我喜欢和有思想有深度有追求的人聊天以及互相勉励。即使我们都年轻。


五。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迎风向前。

迷失

Posted 星期三, 八月 12th, 2009

总是觉得自己是个漏洞百出的人。
内心里欠缺非常多的东西,所以总是无法让自己觉得充实。

长久的自闭,导致该说的话说不出,该做的事做不出。
可以控制表情,但是无法抑制内心。
真正被我隐藏起来了的真实的自己,藏得太深,以致我自己都开始遗忘。
连自己都被自己欺骗了。也让旁人看不清。

最近却有强烈地说话的欲望。和花骨朵通电话聊了100多分钟,和燕子通电话聊了50分钟。
可是,能好好听我说话的人也几乎找不到。
手机上存了太多的电话,但是打不出去一个。

弱点开始自己克服,软肋也开始渐渐变成的骨头。
我不想让自己被越来越坚硬的外壳保护得内心越来越软弱。

这始终是无法达到的平衡。

也多想回到天真一点的年代。

迷失,依旧迷失。

得失

Posted 星期四, 七月 30th, 2009

在还没有自信的时候,只有自己鼓励自己,然后变成了可怕的自负。

在还没有选择的时候,只有自己默默决定,付出不少代价,然后变成了犹豫不决,左右不定。

在还没有骄傲的时候,就开始处在了不安感中,然后变得倔强的自卑。

在还没有孤独的的时候,就学会了一个人打发时间,然后无法倾吐内心。

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

现在的自己又会是什么样?

走走停停,哭哭笑笑。迷失自我。

会失去更多棱角是必然。得到的却有很多是更消极的病。

人必须要生活,我也很想过得漂亮。

这样

Posted 星期日, 六月 14th, 2009

这次是真的了。
我终于决定接受。接受现在的生活。
就像持续折腾我一个多月的胃,它也会有不痛的那天。
自我的固执,终究赢不过现实。

我还是不甘心,依旧不甘心。
但是我怯懦卑微,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好吧,与其自我折腾,也看着周围的人的无可奈何,我接受,我全部接受。

被现实击败。赢不了所有人,赢不了自己。
我认输。

这么几个月的坚持。
渐渐的,我也忘记了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我就是这么丧失追求,不可救药。
只是觉得,依旧耗费着自己,过着无滋无味毫无意义的生活。
委屈不算什么,忙碌也不算什么。只是找不到自己了。

越来越喜欢自己。越来越喜欢没有思想的日子。
被偶像剧和综艺充斥的生活。即使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我也并不觉得可怕了。
因为这样的生活,现在看来变成了我真正的生活。

不是赌气,不是生气,在默默地流了很多泪以后,我这么决定。
好好工作。健康。
只求安稳。

就像所有人说的一样,这个坎,只有自己迈过去,迈过去再回头,就发现什么也不是了。
所以我不想坚持了,让我自己迈过去,能勇敢回头看。
我向所有人妥协。

向过去那个我道歉。抱歉,你的愿望实现不了了。现实并不是可爱的生活,你曾经以为的最糟糕的状况,其实也很美好了。背叛了你,对不起。

让所有人都讨个开心吧。
思维混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只是坚持

Posted 星期二, 五月 26th, 2009

一切都很好,一切都不好。

参加婚宴,总是会被幸福感动。多想有个人可以好好地拉着我的手。
微醺,打电话给洋芋,然后在闹市碰头。
下了公车走在耀眼的阳光下,穿梭在人群中,看到路边独自坐着的年轻男子,多想冲上前去对他说,带我离开,带我离开。
不想听情歌,不想看关于爱情的任何东西。
请带我离开,拉着我的手,给我一个理由,我就跟你走。

突如其来的胃疼,持续一个晚上。
除了爸妈,没有任何人会为了我开着手机等我的电话。
在床上疼得打滚,然后呜咽。吐到人都快昏过去了,口中满是胆汁的苦味。
一直哭一直哭,哭到睡着,又疼醒,反反复复。
看着天亮,坚持去上班,请假,去医院。看了病拿了药,坐在医院的凳子上哭,然后给妈妈打电话说说情况,然后又返回公司上班。
接着感冒发烧,自己找药吃,自己煮粥。

我知道这次得病是必然,不是胃疼也会是其他病,自己被逼到某一个地步,就一定会大病一场。
好在刚好学校期末考试,请了假回学校。
有了休息的时间,也算有人照顾。

不想让自己任性的左右决定,所以一直想以淡漠的心情去面对生活中的事情。
哪怕我觉得站在我面前的人原来是如此的遥远甚至可怕。哪怕我觉得事情其实解释一下会更好。我都不想去横生枝节。
就算不当作历练,也当作经验吧。就算是误会,就算是委屈,只要不给我自己伤害,我就不去触碰任何人。
即使我不快乐,我也可以忽略。
我只是默默地等待着真的受不了,真的忍不住的时候。

洋芋说,周末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只要你一叫,我就会出来陪你了。
可是,我总是疏于与朋友联络。
星座上说,射手一向崇尚顺其自然,不喜欢刻意的去交朋友。很多时候,他们往往是懒得主动和朋友联系,慢慢的关系自然也就淡了。做射手的朋友其实很难,很多人都是被射手热情的笑声吸引而来。可惜射手也有自己的脆弱,当你走近他时,会发现他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阳光。于是,有人离开,有人留下,离开的人活在射手的记忆里不再提起,却久久不能忘记。能够留下的人,从此两肋插刀,成了真正的朋友。
我也一直相信,能够相互陪伴的,才会是我真正的朋友。

无所谓好坏

Posted 星期日, 五月 10th, 2009

这样一个人的生活,可以做很多事。

可以非常随行地生活,随性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懒惰。
饿了才做吃的,困了才睡觉,自然醒,房间乱七八糟。
这种完全自由且自我的时间我一直非常享受。

睡了一整个白天,发现太阳快要下山了,拉开窗帘,阳光就照进屋子。
还好房间向着太阳,也可以看到天空。

晚上连着看了几部电影和几集电视剧,听着楼下行人和车辆开始越来越多的声响,沉淀了太多感情听着电台清晨第一档节目的音乐沉沉睡去。
傍晚昏昏地醒来,发现MP3还响着。打开手机打开电脑,拉开窗帘,做吃的,洗衣服,收拾房间。

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只是心情不好。

长久的一个人生活,性格越来越内向。
偶尔会发现性格发育得有些不健全。我知道,真正的我,性格一定非常古怪。

但我知道我可以从容面对很多事。
但不敢看恐怖电影,一直都是我非常疼痛的软肋。

交房租的时候才发觉,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个月了。
听了窗外楼下的虫叫。突然想起,住在这儿第一次听到鸟叫的时候自己正在哇哇大哭。

对于独处的时候,无人可语就只有哭泣。
眼泪并不是耻辱,是我与自己对话,帮自己开导的方式。
而我也承认,这三个月,哭得并不少。
但是却没有真正开心的时候。无论怎样宣泄,都是悲伤,全是悲伤。

周末还是选择了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好好睡觉,好好休息。
掩埋悲伤,也可以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