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Archive for the ‘步履維艱’ Category

十月自省

Posted 星期日, 十月 18th, 2009

在思绪混乱的时候,毅然决然地回家确实是个明智之举。
焦躁,混乱,内心默默受挫,心绪不宁的时候,家是唯一一个能安抚我的地方。

近来的生活,有些让我无法相信地接近我理想中的样子。
充实且愉悦着。依然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状态。
每天骑电瓶车上班下班,出去办事。忙碌不空洞,从容又紧迫,思考且冷静。
喜欢这种掌控得了自己,又觉得自己在慢慢成长的感觉。再累,也不觉得。
内心的充实感让自己非常满足。

最初提醒我的是葱葱。
某一次小小抱怨的时候,他说:“你知足了吧,过去你整天抱怨的时候,你还不是熬过来了。现在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偶尔会有不敢回忆之前生活状况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坚持和熬过来的。但是事实上,那段日子并不糟糕,除开恼人的经理以外,一切对初入社会的我也是一段很不错的回忆。
又是某一次小小纠结的时候,葱葱又说了:“哇,很久没听到你说纠结二字了。”
经常找葱葱抱怨或者感叹,他却总是用特别平稳的口气安慰我。所以默默地,我也在这种平稳中学会了冷静和从容。
这是另一种力量来帮助我改变和完善自己。

对于相信二字。总是会有非常坚定的判断。
友情我一向看得很重。
对于那些让我感觉到的友情的背信感人,会让我始终无法相信友情的真切。这种不真切的感觉一旦被我感觉到了,就很难改变。因为我看得很重要的东西被忽视了,非常灰心。
自认为自己并不容易认真付出真心,付出的真心被轻视,那就再难付出了。
就像随便改动的签名都会被HH看出来发生状况了一样,一感觉有不对劲就马上问我。知道我憋着不说,就一直撒娇直到我说,然后和我东扯西拉分散我的注意力。
真正能相信的人很少,能成为我坚持的动力,并且一直相互陪伴的,才是朋友。

日子会更加充实忙碌。我只求不要忘了自己,并且坚持坚强、冷静和从容。
只期盼爱情快快来。呵呵。
需要隔段时间这么自省。
感慨以后,继续听清自己内心的声音。

小小感叹

Posted 星期六, 十月 10th, 2009

时常觉得自己非常残缺。
怎样努力都补不完整。

多希望生活波澜不惊,平静到连气温都不变化。那样我才可以觉得我可以以任何力量坚持生活。
以为希望就是真的了,于是穿着短袖看着身边擦肩而过的人都穿着一件套一件。
努力抱住自己,手脚浑身冰凉。我知道我还没有到可以生病的时候。

多希望生活充实到可以忘了自己。
可是,无论哪儿,都是非常刺眼的,一个人的影子。
即使谁也不想依赖,但是还是希望那个人快点出现。

等公交车的时候,听到熟悉的歌心还是会痛。
突然想一言不发。
发觉希望与失望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

不喜欢这种手脚冰冷的温度,以及让形单影只更加明显的天气。
降温了,多穿点。

所见

Posted 星期日, 九月 27th, 2009

在很多时候,言语都是累赘。
终于在昨天休息的时候整理了一下照片。
这一段的记忆,也终于会被整理出来。


image
在等洋芋请我的刨冰的时候,随便照了照。
人的状态都完全处在休息的状态。
头发也是随随便便的,但是却是我第一次照下来。


image
秋天开始,天空就会变得漂亮,阳光也会变得和煦。
去三圣乡办事的时候,看到的天空,以及一直非常喜爱的花朵图形的拱门。
七夕的时候去找HH,我们两个站在商场外面举着手机照的。
某一次回家,闻到扑鼻的胭脂花香,想起了童年。


image
学校图书馆里,葱葱带我去找到的我出生那天的报纸,以及22年前的新闻和电视节目预告。


image
在心情不好或者很好的时候,就会去做指甲。
今年特别喜欢把指甲涂满颜色。五颜六色的珠子一样。
对耳环,指甲和高跟鞋总有别样的喜爱。
让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是个麻烦的女人。

常常觉得自己的记忆的容量不够大,所以常常需要靠照片来记住回忆。
很多时候,也发现只有图像,才是最无言的深刻。

Posted 星期六, 九月 26th, 2009

这一周,非常累。
上周末成都眉山来回折腾,然后搬家,收拾房间。花掉了很多的时间。
每天总是没有准时下班,所以时间显得特别局促。疲惫,无眠,起不了床。每次上班的公交车上总是睁不开眼睛。
努力适应着新生活。

交通全依靠公交车。已经麻木到只要自己可以站上去就不觉得有多挤了。
尽量让自己显得从容,是我一向坚持着的。不想让人觉得混乱和落魄。穿着高跟鞋的脚已经麻木的时候,疲惫不堪想挤走一个人坐下的时候,困得睁不开眼睛的时候,接电话的时候。我都尽量维持着漂漂亮亮的姿态,即使内心慌乱也要从容着。
在公交车上,总能看到许多许多嘴脸。
在最疲惫的时候,真的想破口大骂。某一瞬间总是觉得再也不想做公交车了。
但是,只有坐在车上,才能看到的风景也很多。也只有公交车,才能从城市的这头穿梭到那头。

一个小时多的公交车程,穿梭在雨夜的成都。
一直都觉得晚上的公交车,伴着窗外忽明忽暗的灯光,总是弥漫着暧昧的呼吸。
撑着伞默默走在人行道上,身边的车流,汽车的灯光把雨水打得很漂亮。
成都很久没有下过如此爽快的雨了。

最近很喜欢下雨,只是因为觉得雨能够净化一下成都混沌的白天的空气。
也不知为什么,听着雨声,觉得内心也有些安慰。

这一周别样的漫长。
明天好好休息。
听着雨声,关掉电话好好睡一觉。

新生活

Posted 星期二, 九月 22nd, 2009

终于完全离开了朋友圈子以及家人亲戚独自住在一个地方。
房间很小,抽屉很大;床很小,被子很宽;家具很少,东西很多;开心很少,消极很多。

烫了卷发,搬了房间,努力适应一直没有让我安定的生活。
动摇,迷茫,没有依靠。
一路上,能依赖的也只有自己。

越来越害怕欢腾过后的沉默。内心强大的声音告诫着自己,又无法让自己爽快的喝酒欢闹。
大笑大跳以后,却害怕自己仿佛没有真正的快乐过。就像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以后,不知道内心到底是什么滋味了。
自觉麻木。
我想或者我是真的没有开心起来。也没有真正悲伤下去。
不痛不痒。

内心无法得到谁的安慰,于是惶惶不知觉。
说不出,道不明。眼泪也流不出。
憋得心里更难受。

好像接受才是最容易的。
就像新租的房间里,总有那么些差强人意的细节。
和爸爸聊,和葱葱聊,然后什么都看不进去地默默思考。
我知道,生活就是这样的。

我是无所谓小姐。

瞬间

Posted 星期四, 九月 17th, 2009

可以若无其事并且以为自己真的没关系地做很多事。
和HH吃饭聊天逛街,坐公交车回住处,洗头洗澡,用可爱的海绵卷卷头发,看电视。和MN、HH发短信,和馒头打电话聊天。

凌晨2点,告诉自己必须得睡了,明天还要上班,电视也没什么可看的了。
关了电视关了灯躺下,一瞬间安静的强大压力,便开始止不住的大哭起来。
不论是自己强装镇定还是真的没有关系,当万籁俱寂的时候,内心的残缺就变得无法掩盖。

夜晚道路上的灯光,总让人觉得有些幽暗和颓靡,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默默然。
黑暗的力量强烈得可怕,让自己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早晨起来,天色阴暗,继续上班。

风景

Posted 星期二, 九月 15th, 2009

在工作再一次出现烦扰的时候,刚好是早已决定的回温江转转的周末。
成都不正常的夏末初秋,燥热。
转了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坐在座位上就睡着了。
眼睛里,已看不到每次都默默注视的水泥森林,只是非常累非常累。

被小苟的电话叫醒,已经马上进入温江城区了。
眼前都是我不认识的高楼了。看了一下广告,默默骂了声,这儿都三千,我怎么活。
有钱果然有效率,三年这儿都还什么都不是。
天色黑下来,在杨柳河下车,很想默默走到学校。
坐了一个三轮车到小吃街,等小苟出来。看着稚气或者悠然的脸庞,闭上眼睛呼吸着空气的味道,就像自己还是当初那个自己。
买习惯买的奶茶,吃习惯的小吃,然后和小苟聊天逛街。
再打车去亲的住处,和她一起上网,一起聊天,然后睡去。

睡到12点多醒来,然后去学校和徐葱葱同学碰头。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见,觉得好像变帅了,哈哈。
大三的时候和葱葱认识,葱葱陪着我做了很多对于大学生活和记忆的整理。所以时常感叹,即使我人缘不是那么好,朋友总是不多,但是还是能遇到好的人。
就像遇到人需要缘分,交朋友需要默契一样,虽然非常大男子主义的徐同学什么都不说,但是只要一说或者是直接做的就总是能直指我内心最想做的事。
他带我去了我一直都想去的图书大楼。真是漂亮的建筑,也是从我读高中开始就奢望的大而亮堂的图书馆。只是等到了毕业,利用葱葱才看到了。也陪我找我出生那天的报纸,然后看着我用手机照下来。因为特别喜欢,所以总是在非常陈旧的书中穿来穿去,他也陪着。若不是他,大概图书楼我也进不去吧。看着他在签到本上签他的系院我的名字,内心总有些纠结,即使我能站在这儿了,但一切也都不属于我了。
逛学校,然后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坐着聊天。突然回忆起来,认识也快一年了。时间总是这么一不留神奔向前去。

晚饭等着亲亲下班回来。
吃饭的时候我聊到和葱葱逛学校的时候,我说,看到我们的宿舍楼,真想有冲进去敲开1C424的冲动。亲亲说,干脆打个寝室电话吧。她便打了过去,说的是找我。然后我又打过去说,我就是刚才有人打电话找我的人,我是才毕业的,在那儿住了三年,祝她们有美好的大学生活。
真是无聊的举动。
我们手挽手穿梭在大学生模样的人群里,就觉得我们也还是学生了。然后逛小小的礼品店,买耳钉,喝奶茶。只是话题已经变成了要怎么节俭地生活,要怎么省钱,工作怎么样,环境怎么样了。
电影我一直都很少看,不喜欢一个人做的事情其实也有很多。不管是以前上通宵还是在寝室,要有人陪我才愿意看电影。晚上回住处和亲亲一起看了一部毫无滋味的悬疑片,然后聊天睡觉。
亲亲的睡眠一直都不错,总是比我好,再加上第二天还得上班,很快就听到她沉沉睡去的呼吸。
天气变得凉爽,早晨亲亲起床,迷迷糊糊的让我觉得我就像回到了学生时代。

再醒来,又是下午。
吹着冷风,步行穿过另外一所大学,闻到学校才有的别样的味道。
生涩的爱情,美好的理想,胸有成竹,骄傲自信。
我知道,离开学校以后,很对东西都应该随着时间埋掉。埋在内心,埋在记忆。
埋在即使触碰也不会疼痛的地方。
所以,总是可以微笑回忆,快乐回望。
因为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某人说,无法停止对温暖的向往。

日子

Posted 星期四, 九月 10th, 2009

昨夜,成都终于下起了大雨。
连续的闷热让许多人人暴躁了起来,坐没有空调的公交车,像大大的蒸笼,许多人一边冒着大汗一边责怪拥挤的交通。
打雷闪电,大雨,多少能降点温吧。

零点的电台,做的主题是回忆学校生活。打开收音机开始听的时候就放的是《恋之风景》。很多人和主持人发消息回忆学校的事情。
下班的时候,总能看到很多穿着校服的孩子。男孩和女孩小心翼翼地走在一起,甜蜜而又生涩。
不知道谁对我说过,十几二十岁的日子总是会过得很快。
就像现在回忆起来的我的校园生活,总是充满了悠然自得的愉悦。也伴随着戛然而止的年少的爱情,信念以及梦想。
实现不了的爱情,就把它放到内心最美好的时间和地方。若是不会被污染,回忆起来也是美丽的。

和洋芋也偶尔聊到如今我们的生活现状。洋芋说,我觉得,这样肯定不是我们要的生活。
我也知道。
只是,初入社会的我,梦想理想已经开始渐渐被磨灭。虽然知道内心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但那些幸福已经变成了不愿意被提及的伤口,在我的默默中,被我自己遗忘。

以前实习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姐姐,我一直非常喜欢她并且觉得她非常棒,不管是专业技能或者是为人处世,我总是默默感叹她怎么可以做得这么无可挑剔。我一直以为她是喜欢这个工作这个专业。
可是突然听说她辞职了,义无反顾地辞掉这个收入不错工作稳定的工作。领导说,真是可惜了,不能把她留在身边,没办法,她不喜欢这个工作,她的梦想就是去那儿。
我在旁边默默感叹。原来,所谓的实现梦想的道路很多,并不是我最初认为的狭隘的定义。
所以,要飞翔,也得等翅膀结实,有勇敢的力量才行。

真正的纯真美好,都留给纯白的学生时代吧。
我还是得继续上班,挤公交,租房子,默默地生活。

一点点

Posted 星期一, 九月 7th, 2009

凌晨两点,蔡健雅在电台里说,找一个人,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吧。

生活在我的小心翼翼中,按着过去口中最起码要求的样子过着。
但是现在却觉得这样也实属不易,并且珍惜着。

简单如白水的日子,原来我也能这么安然的生活。
并不是喜欢,但是却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内心受挫,买一大把向日葵给自己。
一整天没有怎么说话,就走去春熙路吸吸喧闹的气息。
我能懂得怎么安慰自己。

不可能有完美的生活。就像内心一直是漂泊。

一点点,一点点。
孤单一点点,纠结一点点,郁闷一点点,淡漠一点点,沉默一点点,坦然一点点,快乐一点点。

始&终

Posted 星期二, 九月 1st, 2009

八月终于过去了。但愿太阳活动结束。

和HH吃得撑着,然后去财大坐着聊天。

终于退了租了七个月的房子。

已经开始变冷的夜晚的风。

出租车上信号不稳的102.6。

我只是想找个安稳的人,过安稳的生活。

情绪起伏却又平静。

很想安然接受现在的生活,但又害怕这种安稳破灭,小心翼翼地生活着。

没有了暑假,没有了开学。非常羡慕能往返于学校和家的孩子们。

九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