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2011.8.4

Posted 星期四, 八月 4th, 2011
Posted in 2011 | 7 Comments »

转眼,7月都已经过去。很久没有登博客,也很久没有写点什么。有人问,以前的几天一次,现在变成了几月一次了。对于记录的缺失,内心其实也充满了遗憾。看着微博上没心没肺地嘻哈打闹,回想起自己的内心生活,还是觉得多少有点苦涩。

对于工作上的各种状态,早已经在那次重创以后剥离我的生活。
我依旧坚持工作,依旧不打算放弃,但我已着实没有气力与信心热爱与骄傲。或许是一次梦想的破碎吧。想起曾经的前辈说,很久以后,也许你看重的东西将变得不再重要,你觉得非做不可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值得奔去。
在像无头苍蝇一样盲目麻木的时候,在毫无头绪无法取舍的时候,父母给了我坚定的支持。让我不要放弃让我不要妥协。沟通之后,我深知家人对我的期望以及我无法言语的内心压力。所以,一切事情还得继续由自己承担。我知道我没有理由放弃,也知道选择坚持并不是选择妥协,我虽迷茫但也清醒,我虽静默但并不表示我没有意见。
我知道自己是处在怎样不上不下与自我尴尬的困境中,但我没有力气没有勇气没有力量去打破。在有能力改变一切之前,我只能这么选择这么做。或许,也是我最好的生存方式吧。只是在泪水瞬间决堤的时候发觉我早已迷失了最初的自己,已遗忘初衷了。
或者,过去幼稚而纯美的梦想本就无法存活,若要坚持,也需要转换梦想的姿态,让梦想看看残酷现实里的生存方式吧。

洗头的时候,头发突然开始猛掉。淋雨回家被风一吹,全身起鸡皮疙瘩。原来夏天可以过得那么快。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
今年夏天成都的雨好像特别多,暴雨也要外出办事,总是忘记带伞。早已克服对雨天的心理恐惧,能顺利完成安排已感恩戴德。看着公交车的车窗被大雨淋得看不清街道,只感觉昏黄的路灯一晃而过。总是会想起很多过去坐在公交车上的心情。没带伞而不巧遇到大雨的回家途中,想起高三的那场大雨,疯狂地淋雨吼叫和大哭,而现在就只是想被雨淋透钱快点回家避雨。
自从工作内容调整以来,工作节奏也跟着变化,开始需要坐很长时间的车。在公共交通工具这种嘈杂而又交替快速的空间里,总是寄存着我的各种心情。听着歌坐着,然后看人来人往各种表情和心情,默不作声地听着家长里短,看世事百态。这样,往往会忘记自己的心情和烦恼,短暂地失去自己,也失去负担。

在过去的7月,大概最感慨的就是HH结婚的事情。
也没有想到,她会是我的生活圈子里最早结婚的人。从结婚的筹备开始,虽然没有帮上大忙但也一路看过来,一直不太有实感直到陪着买婚戒请柬,直到参观新房,直到看着她化好妆穿着婚纱坐在房间落地窗前戴新娘头纱。结婚的前一晚和她一起洗澡一起睡觉,聊到十五六岁到现在的心路历程,虽然觉得仿若昨日,但也感叹成长实属不易。遇到好或不好的人,遇到糟糕或庆幸的事情,然后安静下来稳定下来。一切都是过去不曾想象也不敢想象的。
看着他从红毯那边拿着捧花向她走来,眼泪几乎夺眶。看着他们敬茶,也忍不住潸然,看着他们喝交杯酒斟香槟拥抱亲吻,收到HH给的新娘捧花,整个过程除了激动和感动以及努力忍住眼泪,已经想不起有别的心情。
做HH的伴娘,拿到HH给的捧花,我觉得非常幸福。

看着我手里的捧花,只是觉得一切都需要时间。在对的时候,遇到那个对的人,都不是我能急迫的。
和朋友也常常开玩笑时说,以后找到男朋友先打一顿,惩罚他出现得太迟害我等待。但是我需要那个爱我的人好好出现,然后就不离不弃跟着他走了,不浪费自己的时间漂泊,不浪费自己的精力一场空。
我知道我的内心十分渴望安定。但我也知道,长久的一个人生活姿态,需要我内心多么大的能量才能愿意去改变。

我不怕惊吓,不怕委屈,不怕疲惫,我也不怕难过。
但是,我怕我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