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时间

Posted 星期一, 十一月 22nd, 2010

这样就又过去了一个月。疏于记录的一个月,我回忆起来也是索然无味的。

如常的工作和生活。工作上消极的状态出现的频率开始越来越密集,生活上渐渐开始出现了倦怠的状态。

在气温反反复复升降得诡异以后终于开始迈向冬天。其实冬天早就来了吧。
自行车停在小区的树下,每次取车的时候车篮里都会有枯黄的落叶。骑车时的风也会吹得手生疼了。手机终于受不了我的折磨而崩溃。暂时救急的手机没法用软件没法听歌,骑车或者坐公交车出行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时间胡思乱想。
包括回忆,思念,抱怨,牢骚,哀伤。虽说已经不可能如小女孩一般积极面对乐观思考,但是渐渐习惯了生活给予的现实和平淡而并没有什么怨言了。
唯一的变化就是终于开始自己学着做饭来喂饱自己。结束了混乱凑合晚饭的日子,学着做各种菜。终于想通,不为着谁而仅仅为自己,也应该主动地慰劳自己。
关注养生,关注健康,也努力地想改变自己晚睡的习惯。把早已不正常的生物钟再调整回来。
这样的平淡,是意料之中的。但也并不排斥不厌倦,至少还有那么些信念还在支撑着我。
工作上的压力和烦恼源源不绝,但是一切都还在我承受的范围内。即使提不起劲去面对,但我也知道这份工作带给我的意义是多么重要。
除了HH,也不与谁提起。HH也总能直接感受到我欠缺了力量或者信念,所以每次被她一次又一次地点醒与强调之后,就又会产生很大的信心。大概和HH之间的默契就是这样吧,即使很长时间没联系,她也可以意识到我已经不振作一段时间了。
走在办事的单位,无力又疲惫的时候,突然就会想起那些快要被我平淡状况掩埋的我的真心。
那些我不敢提,却又在内心深处生了根甚至已经开始萌芽的信念。
我知道,我必须耐心地继续,有些事情只能依靠时间。
在手机还没有崩溃的时候,和梁小娟讨论农历新年的时候看到了去年末的时候的备忘。什么都清理干净了,却又突然看到了这些我之前忘记清理的东西。
即使内心没有多余的感觉,也不免咯噔一下。
越接近冬季,感觉到的日光,看到的风景,吹到的风,还是那个街口,那条斑马线,那个红绿灯,那个人。物是人非,恍如隔世。
比过去更坦然的面对面,聊天,谈论工作上的事,我觉得现在反而更好。
那些所谓的隐形的依赖,那些暗地里自顾自地保持骄傲,只不过是时间不够,让我无法脱离开。
一切,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需要的,是时间,来解决我的一切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