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风景

Posted 星期二, 九月 15th, 2009

在工作再一次出现烦扰的时候,刚好是早已决定的回温江转转的周末。
成都不正常的夏末初秋,燥热。
转了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坐在座位上就睡着了。
眼睛里,已看不到每次都默默注视的水泥森林,只是非常累非常累。

被小苟的电话叫醒,已经马上进入温江城区了。
眼前都是我不认识的高楼了。看了一下广告,默默骂了声,这儿都三千,我怎么活。
有钱果然有效率,三年这儿都还什么都不是。
天色黑下来,在杨柳河下车,很想默默走到学校。
坐了一个三轮车到小吃街,等小苟出来。看着稚气或者悠然的脸庞,闭上眼睛呼吸着空气的味道,就像自己还是当初那个自己。
买习惯买的奶茶,吃习惯的小吃,然后和小苟聊天逛街。
再打车去亲的住处,和她一起上网,一起聊天,然后睡去。

睡到12点多醒来,然后去学校和徐葱葱同学碰头。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见,觉得好像变帅了,哈哈。
大三的时候和葱葱认识,葱葱陪着我做了很多对于大学生活和记忆的整理。所以时常感叹,即使我人缘不是那么好,朋友总是不多,但是还是能遇到好的人。
就像遇到人需要缘分,交朋友需要默契一样,虽然非常大男子主义的徐同学什么都不说,但是只要一说或者是直接做的就总是能直指我内心最想做的事。
他带我去了我一直都想去的图书大楼。真是漂亮的建筑,也是从我读高中开始就奢望的大而亮堂的图书馆。只是等到了毕业,利用葱葱才看到了。也陪我找我出生那天的报纸,然后看着我用手机照下来。因为特别喜欢,所以总是在非常陈旧的书中穿来穿去,他也陪着。若不是他,大概图书楼我也进不去吧。看着他在签到本上签他的系院我的名字,内心总有些纠结,即使我能站在这儿了,但一切也都不属于我了。
逛学校,然后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坐着聊天。突然回忆起来,认识也快一年了。时间总是这么一不留神奔向前去。

晚饭等着亲亲下班回来。
吃饭的时候我聊到和葱葱逛学校的时候,我说,看到我们的宿舍楼,真想有冲进去敲开1C424的冲动。亲亲说,干脆打个寝室电话吧。她便打了过去,说的是找我。然后我又打过去说,我就是刚才有人打电话找我的人,我是才毕业的,在那儿住了三年,祝她们有美好的大学生活。
真是无聊的举动。
我们手挽手穿梭在大学生模样的人群里,就觉得我们也还是学生了。然后逛小小的礼品店,买耳钉,喝奶茶。只是话题已经变成了要怎么节俭地生活,要怎么省钱,工作怎么样,环境怎么样了。
电影我一直都很少看,不喜欢一个人做的事情其实也有很多。不管是以前上通宵还是在寝室,要有人陪我才愿意看电影。晚上回住处和亲亲一起看了一部毫无滋味的悬疑片,然后聊天睡觉。
亲亲的睡眠一直都不错,总是比我好,再加上第二天还得上班,很快就听到她沉沉睡去的呼吸。
天气变得凉爽,早晨亲亲起床,迷迷糊糊的让我觉得我就像回到了学生时代。

再醒来,又是下午。
吹着冷风,步行穿过另外一所大学,闻到学校才有的别样的味道。
生涩的爱情,美好的理想,胸有成竹,骄傲自信。
我知道,离开学校以后,很对东西都应该随着时间埋掉。埋在内心,埋在记忆。
埋在即使触碰也不会疼痛的地方。
所以,总是可以微笑回忆,快乐回望。
因为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某人说,无法停止对温暖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