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心情

Posted 星期三, 七月 7th, 2010

连续的闷热,让整个人的状态非常不好。

睡眠不足,不是失眠就是持续的梦。梦见的,都是让自己更加不开心的。

下班刚到回家,传说中三四天前就该出现的暴雨突然倾盆而至,听着雨声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被非常响亮的雷声惊醒。四周漆黑,雨以非常大的力量打在雨棚上。
内心突然恐惧。伸手拿电话,却不知道打给谁。
并不想说话,只是希望周围不要那么空洞。
我知道,内心的孤单,才会导致最近这么害怕安静。
总是做梦。有一晚连续做了很多个噩梦,惊醒时已经忘记内容了,只是依旧无法摆脱深深袭来的恐惧。迷迷糊糊睡过去,又被惊恐压抑着醒来。摸到电话,翻了翻通讯录,又强迫自己睡去。
身体偶尔不适,努力让自己快快恢复,害怕真的病倒。尽量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但是最近有着非常强烈地渴望安定的想法。
周末考试。我知道结果会像我预料地一般糟糕,或者更糟糕。
走出考场,依旧是闷闷的天气,偶尔有一点太阳光。走着走着很想就这么蹲下去或者坐下来,让我休息一下再继续往前走。
找寻不到未来的方向。这么没有勇气但又坚持着走着,我害怕突然某一天,我会突然觉得索然无味,那就更是找不到方向了。在我的热情还没有磨灭的时候,我还这么享受着,只是万一热情享受完了,我又拿什么来支持我的信念呢。
倦怠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了。有些调整不过来了。
对于自己的未来,多少还坚持着一点计划,可是现在实施得让自己非常灰心。就像是看着周围的树苗都在快速长高长大的灌木,非常的难过。
我想,需要透透气吧。
终于开始被家人关注个人问题了。连一向很淡定的老妈都劝说该好好找个人了。回乡下看奶奶,同辈同龄人结婚生孩子了,被陌生的亲戚旁敲侧击地问结婚了没。
我其实不着急。只是,我知道这只能证明自己不小了。年岁才是最残酷的。
在焦虑中盘算人生计划时,发现最近的目标在2013年了。那时已经是25岁了。
在写日程表的时候,翻手机的日历,无意间发现去年七夕的时候,自己写在今年七夕那天的提醒:“找到他没有呢?”而今年也依旧只能落寞地对着去年的自己说,很可惜,或许让你失望了,我明年继续吧。
这场暴雨以及轰鸣的雷声,很快就结束了。窗外又是一片平静。
和老爸聊了一个多小时的QQ。和老爸瞎扯工作房租嫁妆的事情,然后被老妈催促去睡觉了。
深夜无法入睡,想东想西想七想八。早晨肿着眼睛肿着脸起床。天气燥热,心情不稳。睡眠不足,效率不高。
一切都很平静。只是内心很不安定。
夜从前从来没这么长,床荒凉得像没有边疆,失眠是枕头之上无尽的流浪,天永远不亮。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