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小聚

Posted 星期二, 六月 29th, 2010

在天色刚暗华灯初上的傍晚,在喧闹嘈杂的人群中,听到MN清脆地叫我。然后看她蹦蹦跳跳地拉我去看那只被美容成熊猫的狗狗。

看到馒头坐在那儿打电话。在这个并不是非常熟悉的城市,第一次我们三个聚在一起。
然后走路聊天吃饭。在这个完全不属于我的地方,因着她们带来的气场,让我特别的安心。
听到MN用懒懒的腔调拉长声音叫我的时候,某一瞬间觉得脱离开了这个城市的喧嚣,回到了最初的美好。
前些日子和即将毕业的学妹见面,忍不住感慨自己已经在现实的洪流中挣扎了整整一年了。看着眼前的MN和馒头,却总是觉得当初我们三个在一起打闹玩耍的时候仿佛是昨天的事情。而已然,已经过去了八年了。
和MN分开后的时间总是错开着,她在新校区我在旧校区,她在学校的时候我在眉山,她在成都的时候我在学校,她在眉山的时候我在成都。一起在眉山的时候,总是有三三两两的别的朋友,打闹玩笑地也就过去了。
朋友圈子不太重叠,所以生活并没有在一个步调上。顾感情、顾工作、顾生活,更是让我们每次见面都很难。和馒头似乎都能偶尔见上一面,但是MN却是隔很久才能碰巧碰头。
但凡生活有些变化的时候,就会聊聊。而我内心里对每个朋友都不闻不问的愧疚,对MN也是一样。很少自己主动地去交待生活的情况,无论好或者不好。MN却会在她认为重要的时候,主动找到我,和我聊聊。
但是每聊一次,她总会鼓励我很多。大概是朋友的默契,言语中,她总是能在不经意的言语中非常明确地给我我需要的答案或是肯定。让我在混乱的状态里看到那一点点不同于别人给我的光亮。
吃饭的时候,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偶尔静默。我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两个可爱的人。很想告诉她们我的生活的全部。只是,太多太混乱,也不知从何说起。而MN总是突然狠狠地靠过来抱我,然后撒娇地叫我。突然想起记忆中那次有人告诉我快去看看MN,然后我疯跑上教室楼顶,MN抱着我大哭的时候。
我只是觉得,即使过去年少时那些不能称作伤痛的过去可以遗忘,但是互相依赖的存在感却抹不掉。至少,我发现我还是那么需要她们。
去年夏天的时候,MN来成都,在我的住处,一起看了看八卦杂志,一起聊天,还对着镜子研究《GEE》的舞步。第一次和她一起睡觉,她后来在日志里说,她要努力在我的床上留下她的味道,那样我就不那么孤单了。早晨要起床上班,闹钟被我迷迷糊糊地按掉。MN就一直揉我耳朵让我起床。她留下的那本杂志,我也让它原封不动地摆在床上很久。
那个时侯,MN都还坚持着单身。而现在身旁多了一个帅帅的和她很恩爱男朋友。
就像小时候我们三个曾经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梦想过各自的婚礼。大概那个时候,不会想到这么一晃就是七八年,感情顺遂或者曲折,生活波澜或者平顺,年岁就这么增长了。再一晃,又是一个七八年,我们又都是什么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