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受伤

Posted 星期五, 七月 23rd, 2010

穿着高跟鞋在楼梯上摔倒。脚踝疼得我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脑子一片空白,不能动弹。

只是不停地告诉自己,要站起来,事情还没有办,不能就这样瘫在这里。回过神来发现全身发抖,双手也瘫软无力,完全没办法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就保持摔倒的姿势坐在台阶上,不知是疼得麻木了还是没那么疼了,努力站起来,然后整理状态,下楼。
怕自己哭出来,马上给梁小娟打电话分散注意力。庆幸来了辆出租车,然后给HH打电话。
可笑的是,在医院里摔倒,为了处理医院的事情,却没顾得上去挂个号看看。坐在出租车上,吹着风,看着脚踝慢慢肿起来。却还是穿着高跟鞋继续办事。然后提着两大袋文件再往回赶。提着文件再进入医院,上四楼下四楼,看着穿着病号服的人在我眼前悠然地坐着。终于在受伤2个小时以后有时间坚持着走到了药店,脚已经肿的脱不下鞋子了,喷了云南白药贴了膏药还得提着文件往事务所走。已经是非常准确的下班高峰期了,或许是高峰期的高峰期,瘸着站了30分钟等出租车,被若干人抢走了空车,提文件的袋子也在这个时候坏了。抱着文件继续等,最后坐上了一辆停在我眼前的空车。
回到事务所,整个人快要散架了似的发呆了一个小时。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穿高跟鞋崴脚很多次,第一次这么严重。也只有我知道到底有多严重。
疼也疼的自己,不管是真实的疼痛还是心里的疼痛。
我知道,只有自己能帮自己。
等着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住处,全身无力得最后的500米都差点走不动了。但是我明白,如果我就这么倒下,那样会更加落魄。
然后回来换衣服,冻冰块,冷敷。就连从客厅到房间的距离都走不了了。却只能自己换冰块冻冰块抹药休息。渴了也没有力气动弹,饿了也只有作罢。
洗洗睡了。第二天继续。
早晨起床,整个脚都肿了。喷药,贴膏药,然后出门办事。
华西医院门外人来人往,全是伤病员抢着打车。我从办公区出来,张望了一下急诊科和门诊大楼,拖着沉重的身子,提着别人的病历和光片,以慢到不能慢的速度走着,盘算着去等公交车。脚已经疼到不行,但是没有力气夺走两步靠着花台坐下,也害怕公交车来了追不上车。遇到个好人,打算顺道送我。却没料到因为他赶时间,把我放在了完全打不了车,离事务所不远不近的地方。我背着电脑和文件半步半步一瘸一拐地往事务所走。我知道路的那头就是事务所了,甚至可以看到事务所外面的路牌,但是怎么走都觉得很远,越走却觉得越远。风一阵阵地吹来,吹到腿上却只感觉到更加疼。望不见一辆出租车或者电瓶车,一个人埋着头默默地走着。看着自己的步子,眼泪差点掉下来。
只是我知道眼泪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作用,甚至会让自己显得更加落魄。梁小娟一直打电话来询问我到了哪里。看到她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想就这么倒向她,昏睡过去。我也知道她很担心,所以没去理会已经麻木的脚,和她说说笑笑地吃饭。
下班回来,依旧已经没有力气。不停地告诉自己,要结束眼下的落魄,只有让伤快快好起来。于是折腾着打热水泡脚,热敷,倒水,拖地。我知道意识力的强大作用,所以我必须积极地养伤。
好在,疼痛在我的期盼中减少了很多。第三天已经好了很多,疼痛感也明显减少了很多。虽然路稍微走多一点还是会疼,脚踝不能弯曲,很多着力的时候全靠着左腿,起床的时候发现左腿的肌肉也非常酸痛。
一切,我都还能忍受。我知道这就是一个人生活的代价。
一直以来都坚持着不让自己生病。因为在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非常的窘迫。这种残缺的疼痛,会非常难受。
所以,努力让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不倒下,就算无法把自己照顾得周全,至少要让别人看起来我是悠然的。说自尊心强也好,说好面子也罢,在我看了,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生活中落魄的事情很多,大多我也不愿与人提起,即使提起也权当笑话说说。生活带给我的苦涩,一直都比我想象的多,却都在我接受的能力之内。
人在脆弱的时候,不管是感动或是失望会都会加倍的吧。受伤的时候,想起过某人。带给我的失望却是无法言表的。同事朋友对我的关心,我也会觉得是我得到的恩惠。
可是,伤还是在自己身上。被关切地询问,我也只能笑笑带过。用伤来博取的同情,会让我自己觉得更加不堪。
最近的三天,就像三周一样长。我只是告诉自己,这样的日子会过去的,期待中的日子会来的。
我需要的是时间。不管是伤,还是人,还是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