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永远的画面

Posted 星期日, 七月 12th, 2009

对于大学的最后三个月的记忆,只是穿梭于成都与温江,公司和学校。
通常都是周末回去,或者下班以后回去考试,睡一晚上再早起回成都上班。
尽管我是多么想珍惜自己最后的学生生涯,只是偶尔的周末回学校回味就像做梦一般,睡一觉,醒来发现是赶着去上班了。
转换姿态快得我渐渐也淡忘了曾经悠然躺在寝室和室友横七竖八聊到半夜的话题了。

毕业半个月,终于开始整理照片,也终于决定开始回忆大学最后的记忆。

image
这张,是大一的时候照的。在最后的日子里,居然没有好好站在校门前照一张相。

image
校门的喷泉、学术报告厅、从寝室阳台看出去的校园以及天空、学校的路。
对于只是景物的照片,只有有共同回忆的人能懂其中的深意,也找得到属于彼此的记忆。

对于事物,我一直非常念旧。大概是因为怕失去,所以总想紧紧抓住。但是知道最后自己还是会离开,所以就不停地照不停地照。做图片的时候总是发现很多重复的照片。也有更多我没有照到的地方。照片也不过是回忆的凭据。被我紧紧攥在手中。
最后的几个月,每次回学校葱葱都会陪我吃饭或者逛学校,让我把回忆整理了一遍又一遍。陪我走了新修好的小路,陪我研究了新修好的图书大楼,陪我去了开了三年我一次都没去过的小饭馆,陪我看了已经变得很漂亮的学校的夜景。走过了我过去走的时候还是半工地而现在路灯已经可以照出我们长长短短的影子的路,和路过的保安大叔讨论新图书馆的名字,让我对每一个曾经充满自己泪水或者欢笑的角落都好好地看了一遍。
在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候遇到的朋友,在离校的最后一晚,陪着我划上了大学最后的句号。


image
最后的三科考试。开卷。
一直写一直写,在久违专业三个月以后,再次接触到就像被打回大一大二认真备考时的样子。
做过小抄,抄过邻座,收发过纸条,也认真复习过。7点逼自己起来背书的时候,熄灯搬凳子到走廊看书的时候,背着背着睡着的时候,顺利考完说笑着讨论有没有写完的时候,也都历历在目。
曾经梦想的专业,然后渐渐遗忘有个称之为梦想的字眼,然后在自己过去的日记里发现原来这是支撑我度过高三的信念,如今,却变成了我拿不起放不下的沉重。
真的很想问问周围同样在埋头抄书的同学,当初进入大学的信誓旦旦的心,你们还保留了多少?

虽然大学生活留下了很多遗憾,但是没有散伙饭大概以后会变成一种记忆的缺失吧。
连寝室的散伙饭也没能6个人一起聚齐。
image
五个人,一起吃了饭,然后唱歌。
唱着《永远的画面》的时候,忍不住哽咽,然后流泪,唱不想去了还坚持唱着。然后就一直流泪一直哭。
工作也不是那么适应,一个人生活也不是那么惬意。六个人,终是生活了三年,总是有意无意地互相陪伴着。就这么分开,无论怎么淡漠都会不舍,更何况我是这么不愿意放手的人。
恰巧那段时间身体也非常不好,胃疼持续了非常长的时间,也就没有喝酒,更没有失态。只是一直不愿意面对毕业和分别的事。
11点多回学校。认真地看了一次夜晚的校门。也照了一张整条大路上只有我们五个的影子的照片。
不论怎样,即使约好了三年之后我们的再相聚,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更何况,诺言本来就是自我安慰的东西,只是让自己不难受地接受生活的借口而已。这种信念并不见得每个人都会坚持。即使我还是盼望着三年之后我们的重聚,也以此为生活的动力努力着。这个约定的功效,至少对我来说还是起作用了,不是么?


image
回忆起大学,除了繁忙的学生会生活就是寝室生活。其实也并不糟。
在收拾寝室东西的时候,整理到了自己曾经的记事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各种东西。会议记录,策划草稿,活动流程,主持词,队形草图,节目名单,活动备忘,上课的笔记,自己的随笔。看着这些会觉得自己好歹还是没有白过。虽然现在觉得学生会生活并没有带来什么好处,也没对工作有帮助。但是至少让我觉得回忆充盈。看着厚厚的4本,非常安慰,非常有成就感。
自己的床最后的样子。一直都认为床是非常重要的地方,所以曾经把它填充得非常舒服,只是提前开始上班,就陆陆续续拿走了些东西,只剩下最简单的一套床上用品。
因为念旧,所以留下了很多毫无所谓的东西,整整一篮子。整理了很久还是舍不得丢,全都装起来了。水壶以后也不太能用上了吧。以及其实并不怎么旧的课本。都舍不得丢地留了下来。
就像要离开寝室交钥匙的时候,钥匙留不下来,只好照下来。我的424,就这样离开了。
饭卡上最后能打到的一顿饭。为什么分量不足三两却以三两叫卖的饭照下来这么多?
以及,离校程序单。当印章都盖满每一个格子的时候,就是必须离开的了。


image
和亲亲最后一次在网吧度过的一夜。
当我们发现,什么都开始是最后的时候,才开始疯狂的回忆。和阿亲的这次通宵就算做一次。
过去还在学校的时候,周末都会把电脑从床上搬下来或者艳子爬到我的床上一起看一两部电影。这样的周末,打发了我们两个闲来无事的周末,也弥补了没有去电影院看的大片。大学三年没有去过温江的电影院,如今已然成了永久的遗憾。
考试的最后一科是周六,晚上就和阿亲以及艳子一起去上了通宵。
大一上期的时候,我还没有电脑。周末的日子都是和阿亲以及别的同学一起去上通宵。周五晚上去看两场用一个礼堂当作电影院的电影,然后上网,早晨出网吧买固定一个老板的包子以及另一个老板的皮蛋瘦肉粥走回学校。洗漱睡觉。晚上六点左右醒,躺着和正常作息的室友聊天,起床,又去上通宵。
对于视独自看恐怖电影为致命软肋的我,记忆中寥寥无几的恐怖片的三分之二都是在这个时候看的。那个时侯还有《情书》或者《X-man》韩国综艺还很不错的时候。整个网吧不是听到我无法自制的笑声就是惹怒众人的惊恐的叫声。偶尔打打劲舞团或者别的游戏,一晚上过去得也很快。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开始老了,到4点多5点的时候觉得自己撑不住了。就缩在和阿亲一起坐的沙发上,头顶着阿亲的大腿,心里想着,这样的日子再不会有了,我要深深记住,然后默默睡去。
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没睡多久。看到QQ上离我们坐得不远得艳子发消息说,她要走了,回家了。我转过身看见她提着两包行李离开座位转身而去的样子。
阿亲还在旁边打斗地主。我继续看电视。听到阿亲模糊地说话,转过去看到她在哭。她说,这样是最后一次了,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我的眼泪顿时也充满了眼眶。
大家都充满了不舍。但是都知道这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擦干眼泪,日子依旧要照常过下去。

就像上完通宵的这天,出网吧,找不到过去卖包子和皮蛋瘦肉粥的老板了,如今的街道也比过去热闹得多。
还是买了皮蛋瘦肉粥。然后走回寝室拿东西。
一起坐公交车,一起小心翼翼地打瞌睡怕睡过站。我先到站,下车,看着阿亲在车子里向我招手。
突然想起她在我唱完歌还在哭的时候安慰我的话,她说,能联系就不会忘记的,如果在成都大家见面其实也容易的。没关系没关系。
然后我默默地往住处走,一直没好的胃疼,再买药,洗澡。

以及。在燥热的天气下,等待许久照了全班毕业照以后,勉强把6个人拉拢照的最后的合照。

image

因为忙碌的工作,偶尔回一次学习都觉得是梦一般,一睁眼就只看到了惨淡的现实。
渐渐适应了工作,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
大学三年是我唯一的群居记忆。生活彼此交错,吵吵闹闹,却也是相互陪伴和慰藉的。
再也没有半夜六个人一起分享心情的时候了。再也没有六个人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了。
也没有上课的时候了,也没有寒暑假了。
一切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