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冬日

Posted 星期一, 十二月 22nd, 2008

今天出奇地冷。风又大又冷。
妖风啊妖风!

回家躲了半个月的寒流,结果来学校前一天才开始降温。
来学校的路上遇到个同龄人。
想坐的公交车还要等很久,于是她便跟着我在成都市区转车。
我们一起站在拥挤公交车里,她拖了个大箱子,我提了个不小的口袋。
她站在我旁边。我看着她,她一直在说话。大概是不适应两个人的静默。
我只是想,为什么她可以这么信任一个陌生人。
毫不犹豫地跟着我转车,临时改站点下车,等长时间不来的公交车。

期末生活闲暇,星星说,你少看点没营养的韩国综艺吧。
于是他便列了一些电影给我,让我看完了多少写点东西,然后再给他看,这样可以督促我。
我二话没说地就答应了。

今天接到艺术团的人邀请去看汇报演出。
当作嘉宾一样地被主持人介绍。坐在第一排。感慨的是,我从没想过我会有这样的待遇。
看到现任的同学忙得不亦乐乎,还是忍不住想到了过去的自己。节目一个一个地出来,回忆起了当初从策划创意开始的酸涩。
舞台的灯光在我眼前闪烁,音响的声响在我耳边轰鸣。服装,节目,音乐,动作,编排,我几乎都了熟于心。
只是,我确实以这样毫无压力的看客姿态。有些混乱,犹如假象和真实重叠。
回忆起来,留下了两年充实却又空洞的回忆。
并不觉得美好,因为我的确是满身是伤地退了出来。并不觉得有意义,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成长了。
所以,总是自我安慰说,至少有回忆。所以,我想大概我的内心还是丰盛的。

看《海上钢琴师》的时候,想起了小时候半途而废的电子琴。
我知道我过去半途而废的东西我都会后悔。琴和舞,似乎都是一辈子都无法再拾起了。
用音乐可以抒发那么多感情,用动作可以宣泄那么多困顿。我现在是知道了,也错过了。
但我幸运的是,这些美好我都感受过。
呵,我觉得我还不是太糟。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很想念馒头。
大概太久没见面了。
知道你会来看,所以再加一句,天冷,你要注意你的身体,注意注意,不要回来又看到你是病着的。

葱葱晚上说,听天气预报说成都可能要下雪。
唔,下吧,这么冷还不下也不正常。
大概下雪的时候我也会像林岚说她看到的那些个矫情的女人那样大惊小怪地叫吧。

大家注意保暖啊。
冬天完全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