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刻印

Posted 星期一, 二月 2nd, 2009

寒假。过年。
喝酒,唱歌。感冒。
于是嗓子崩溃到现在。

突然面临抉择,除夕和初一只有自己闷闷不乐。

和MN馒头晒太阳,懒洋洋地说话,开玩笑。
看着馒头重新和ZW在一起。
乱七八糟地回忆起以前的开怀与伤痛。

看到了从上海回来的LG,看到了从青海回来的节。
唱歌,喝酒,游戏。
喝多了,坐在露天的烧烤摊上放开地聊天,朋友间真真切切地把介怀的东西拿出来说。
聊到接近4点,烧烤摊老板等着我们走就收摊。
难得抛开压力放肆喝酒,于是也有人在凌晨2点的大街上发着半调子酒疯。

我和HH就手挽手走在空旷的路上。
路人很少,短而窄的路显得遥远而宽阔。
就像整个街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一样。

年初一ZW生日,除夕一放完炮就被召唤到他家,又是喝酒聊天。
凌晨离开,淋到一点点雨。
和从小的玩伴,就这么主题偏离地聚了一次。

和家人去给外公上了坟,在一个没有开发完全的小小的山上了结了纠结。
逛了庙会,也去国色天乡玩了一把。
晒了太阳打了牌,看了免费的灯展逛了街。

又要为新的路程出发了。
牛年顺利吧,顺便来个男朋友也不错。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