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生日

Posted 星期六, 十二月 13th, 2008

准备睡觉的时候洗脸,看到氤氲的镜子里,黑眼圈夸张的自己。
算下来,在家待了快要一周了。

生日可以说如我所愿地过了。今年决定在家过生日。
听家里人唱生日快乐歌,吃妈妈订的蛋糕,和家里人一起吃饭。默默地,好似一个圈,走了回来。
最后,还是知道了,原来家才是包容一切的。

看着妈妈帮我切蛋糕的侧脸,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为我准备生日派对的时候,用饼干拼“伊伊生日快乐”,请小朋友到家里来,吹蜡烛,吃蛋糕,还有表演节目,照了很多照片。
可以摆脱掉形单影只的尴尬,可以抛弃祈求别人祝福的感觉,真心对自己的,永远是家里人。
初中开始就和朋友一起过生日。如今却在家。突然想起了自己出去过生日的这么些年。有过痛彻心扉的爱情,有过朋友的背叛伤害,有过无助,有过失落,品尝过虚荣和失落,感受过绝望,经历过残酷的竞争,也看到过人性的恶俗。
如今站在爸妈身边,就像受了伤的小兽一样默默流泪但是却幸福。
只是时间还是那么仓惶地过去了,我亦越来越没有理由依偎在爸妈身上了。

照例,收到了很多祝福。
最近的日子,我过得十足空洞,所以也忘记或者错过非常多的人生日。所以当我收到祝福的时候总是非常感动。
我能清楚分辨出那些是出自真心,所以短信都一条条地存起来。
发现MN和馒头居然都连用了三个快乐。发现很多叫我亲爱的。发现很多人居然都记得我的生日。发现很多让我勇敢的。发现很多人祝我早日遇到对象的,呵呵。
偶尔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但是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记得我,记得我的生日,还送来祝福。
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是你们要知道,我最原始的动力都是来自于你们。

不想自己买蛋糕,自己为自己找节目。所以这个生日除了打算回家过,没有更多的计划。
生日依旧睡了个大早,早不停地收短信里迷糊着。下午在家待着。晚上和家里人吃饭,然后如约见了Jiona和阿海。
唱歌。喝酒。阿海举着杯子搂着我说,我们家伊转眼就这么大了喔,十五六岁生日的时候就像是昨天一样。
然后我才发现,原来和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大家读书,工作,毕业,赚钱各自以各自的姿态生活了这么久以后,又回到了起初的状态,喝酒唱歌。
还是唱那些歌,还是干杯欢笑。阿海已经不是当初乐队的吉他手了,他说吉他已经生锈在家了。我还记得他那把宝蓝色的吉他,弹《蓝色生死恋》的配乐给我听。Jiona也已经不是当初娇弱的小女孩了,已经成为了每天为赚钱疲惫的上班族了。
阿海说,哎呀,你怎么还是学生。我说,怎么了怎么了我乐意。他笑着。我们就都笑。
Jion在快要12点的时候送我到了家门口,然后她转身回家,离去的背影跟了句,到12点了喔,我陪你到了最后。

第二天见了被我爽约的MN。在良木缘坐了一下午。静静地聊天。
越来越接受这种安静的真实。很久没见的朋友很多,但是因为有爱,所以无论怎样都亲密。
然后就那样聊天。还是交换彼此的生活近况,还是聊下生活的感想。
有时候觉得,就这样安静的看着MN,我也觉得安心。
如果互相了解,爱或恶,喜欢或是厌烦会真正的一样。就算是一点以为是自己细枝末节的敏感,一说出来才发现原来都一样。
这样,就会让我轻松快乐,因为我知道这世上真的有和我一样的人存在,她们会明白我懂我。就算我自顾自地发脾气郁闷,她们也会在不同的事上和我一样。
于是我有了安慰或是开导。

生日什么都好,只是依旧留着这一个遗憾。
明年再这样,我真的要把最重要的愿许成这个了。
“给我一个男朋友吧!”
哈哈。
某人的出现让我知道了我理想中的那样的人是存在的。我坚信这样的,不会只有那么一个。
MN说,不能慌不能慌。我不慌,我还是默默地等我的那个人出现吧。
只是麻烦您快点来吧。我真的很累了。

期末了,阿亲一会通知我一个课停了,一会儿又通知我另一科也停了。
这期就这么又结束了。我知道接下来的路或许越来越难走了。
我还是要这么勇敢清醒自知地走下去。
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