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Leave(4月14日笔)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16th, 2006

[color=Navy]星座书上说,射手座的人在四月以后运气会慢慢好起来,会越来越顺利。
可我怎么不觉得,我怎么怎么感觉不到呢?

和同学吵了起来。本是我有理,可她却理直气壮起来,对着我吼。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向我。即使每双眼睛都泛着青白的刺眼的光,可我依旧觉得我身陷于无底深渊,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摸不着。甚至,一根救命稻草也没有。
吵架的时候没哭,语文老师走过来安慰我的时候我却哭了,乐发消息安慰我的时候我却哭了。或许,我真的只需要一个人生活就好,挨揍了,也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谁都不要来安慰,让我自己复原。
哭的事,除了看到的人,我没有向任何人说,甚至连魔鬼都没有,虽然他说过我哭的时候就发消息给他。可是我怕我哭得更厉害,让周围那寥寥的几个关心我的人担心。

我在想,是不是我上辈子缺失了什么,现在才过得这么难受?!是不是上辈子恶事做太多?!
常常在想,若是没有这些纷繁的人际交流该多好?!若是没有尔虞我诈,自私自利,牵强附会该多好?!
张爱玲说,生活是一袭华丽的长袍,上面布满了虱子。

我坚信我不是个恶毒的人,不会攻心计,不会讨好人,不会把其他若干无所谓的人联合起来攻击敌人。于是,我便成了被攻击的人。
这一群攻击我的人中,甚至,竟然,还有Z。好啊,绝交,不联系,忘记过去,形同陌路都随你,你干嘛要在这事上插一脚!你干嘛要来瞎搅和?!
没想到,Z竟然被那个女的联合起来。没想到她甘愿被那个女的摆布,也不愿找个人了解一下实情。没想到,还戴着一副正义勇士的面具来指责别人。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丁点的希望与Z有一点点联系,现在我是彻彻底底地断了这个念头了。她,是我的敌人了!!

我只是觉得我很无奈。表面上,似乎我可以震慑到任何人,是最坚强无懈的;事实上,我面临的困境无人知晓。
在我最孤寂无援的时候,只有不停不停地想念。那些在我心里的面庞,才始终让我无所畏惧地继续面队这些糟糕。
我想离开,即使用最落魄的方式。

还好,只剩五十多天而已。[/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