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病(4月19日笔)` [原]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23rd, 2006

[color=Navy]突然生了一场病,病不是很大,却很难受。头痛欲裂,呕吐,胃抽搐,全身无力。
早晨到学校,走得很慢,因为头昏沉沉的,脚也抬不起来。一到学校就冲去盥洗室呕吐。早晨只吃了几片药,都吐了出来,满口药的苦味,胃难受得让大脑无法运作,差点倒了下去。稍微好了一点点,转身回教室才发觉脸上有泪。

我知道,就这样,一切就都会过去了。
前些天这么难熬,终会挺不住。

生病的前一天,上网竟然遇到没在我身边的朋友们,很久不见的朋友。
HH说,伊,我帮不了你,任何人都帮不了你。我理解你的孤寂和无助,但,你只有靠自己。
MN说,高三有段时间就是这样的,只有自己撑着扛着,别人没办法。

刚听到这些话,还觉得失望,我的亲爱们怎么能这么冷漠?!转念一想,她们经历高三是,我不也没帮上什么的么?
心里豁然开朗了起来。或者,之前的遭遇并不是运气不佳,而只是高三生活的一个转折点,一个从麻木到惶恐的转折点。这样,我就不责怪谁了,不存在恨意和敌意,就会轻松一些吧?
如果把这一些都看作是高三生活中的必然的历练,那我面对着,反倒坦诚了。

第二天,我就病了,病得突然而且难受。我知道这些糟糕的心情该有结束的。
生病的那天实在无力上课,在教室休息了一会就请假回家了。沉沉地睡了一上午,睡得非常塌实。什么都不想,也没想。
除了头痛,其他毛病都好了。

因为头疼,晕晕的,所以从昨天到今天总感觉过得很漫长,犹如过了几天。
竟然想念起冬Q来。其实和他只隔了一桌,他就在我后面的后面。因为转头头也会疼,所以都没转过身看他,晚自习他又不来,便觉得已经好些日子没见他了。
刚才我转过去,他问我写东西没,我说我正准备写。
冬Q和乐,是支撑我继续我的BLOG的动力。

一场病,让我觉得应该好好珍惜高三生活,这样的日子,只有一次。
在这一年的回忆里,有BLOG,有冬Q,有越来越坚强的自己。[/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