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一些人 [原]

Posted 星期日, 四月 23rd, 2006

[color=Purple]昨晚上了会网,和魔鬼聊了会天,也帮杰换了彩铃。

很久没和魔鬼这么安静从容地聊天了。过去好一段时间里,不是没机会就是没时间。
比较喜欢魔鬼晚上上班。可能是习惯吧,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晚上上班的。很多东西都源与习惯。习惯晚上给他发消息,习惯晚上和他聊天,习惯他的声音在夜色中。
记得HH以前说过,夜晚的聊天,人与人之间才是真挚的。
每次和他语聊,总觉得自己的话说太多,他说的话太少。我总是不停地说,他都那么安静地听着。
哈,是他说不过我。
对魔鬼总是心存感激。要求他每天都给我发点消息,他答应了,虽然偶尔会忘掉。其实是因为常常都害怕我被人遗忘和遗弃,每天他给我发消息,让我觉得我在被人记起。魔鬼的消息,算不上每天都在期待,但至少也成了每天的习惯。
从认识魔鬼开始,就发现常常和他有默契。说不上很多,但小到一些细节。
有时和FS讨论到他,FS总会说,恩,看来你们快了。
我对网络的感觉,连友人也不懂。但,魔鬼明白。那就行。
每次想写魔鬼的时候,就发现什么也写不出来,就算脑子里充满了字句,也无从下手。
以前魔鬼老期待我写到他,偶尔写的一点点给他看他有觉得太消极,弄得他也郁闷。后来,就索性不看我写的了,有时候,都是我要求他来看,他才勉强来看看。
这次还好啦。

杰是我的初中同学。
初中的时候,我是个骄傲的公主。任何人都宠溺我,杰也不例外。不管高中几年我变得怎样坚强和勇敢,遇到初中的朋友,我依旧丢不掉乖张暴戾。而他们,却依旧纵容我。
杰是尤其宠我的一个。所以,高中这几年,他都任凭我发脾气,不理他,再去找他,吵闹他。总是对他充满亏欠。有时候想着自己的任性,真希望他以后不要再理我,不要再宠溺我了。
他去外地出差,叫我上网帮他换彩铃,打电话和他聊了会天。我随便问了问他五一回不回来,他说他会尽量赶回来,回来帮我打气。我说你工作忙,没事,不用管我的。他说那怎么行,尽量回来。我说我还好啦,没什么事的。他说,高三累,要注意休息。
平常一般不和杰怎么联系的,前几天他突然发消息来说想我了,我才发觉,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

春暖花开的季节,似乎特别适合想念与怀念。
昨天上网去了他的空间。他,那个他。
他以前的QQ号掉了,才换了个号。空间里空荡荡的,连留言也没有。前些日子去他空间的时候发现一则留言都没有,就随便留了点,做了第一个。昨天去看,他回了。语气依旧是闲聊的姿态。很简单的寥寥几个字。而我却开心起来。
过了这么些年,我们各自成长了多少。呵,他还没忘掉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渺小和卑微。有时,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两耳光。为什么放不开?!为什么停不下来?!
XZ说,是我的心抓得太紧,自己放不开。于是,我总是努力让自己紧紧的心放开来。
但,为什么看着他对我说的寥寥几字,就这么欢喜?!
“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依旧停不住地思念着你。
再过四十几天,我一定要见他。

又到夏天了。[/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