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の自说自话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5月26日笔) [原]

Posted 星期三, 七月 5th, 2006

[color=Navy]你们谁知道我现在很难受?没人知道吧?!因为我想自己复原,所以这件让我很郁闷的事我就不说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想,我必须要有一点免疫力,来抵抗外来的攻击。总不能一直依靠倾诉吧?
恩,所以我决定了,我要自己好起来。虽然现在还是难受,但决定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啦。

冬Q坐在了我的前面。有时混混沌沌的觉得恍然回到了高一。原来才发现,这高中三年,还是高一好太多。
学校组织了放松的课外活动顺便让我们发泄一下迎考的压力。有球赛,篮球。站在球场边为班上呐喊。话一冲出口,才发现喊成了高一时的班号。看着他们投篮,传球,进攻,防守,犯规。突然想念起了JH来。那个在高一时照顾我,保护我,让我明朗和阳光的男生。哪个借我肩膀,教我篮球常识,让我积极开朗的男生。虽然后来乱七八糟的事情和误会让我们的友谊越来越难以维持,让我们越来越远,等到可以化解矛盾时,他却转学了。距离遥远。可我始终没有写信。偶尔在网上流言,也不过寥寥几字。无疾而终。
原来高一是那么好。可现在,有委屈,有沮丧,也没有人再为我出头了。请同学写同学录的时候也给了ZL猪一行。他写道:你要记得我们都在,即使不在一个班,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的。可是,即使ZL猪他们在碰到时用呵护的眼神看着我问我好不好的时候,我能说什么?我能怎么说?
所以,我还是要让自己完全独立起来。坚强到不需要人照顾也是好好的。
现在,我就是好好的。

说回来,冬Q坐在我前面。
乐曾经小声问我,你是不是对他也有那么一点点那种好感?
我说没有,一点也没有。其实本想多解释的,想想也觉得再解释也是徒劳无功。
我只是很庆幸遇到了冬Q。这样一个真挚诚恳地交朋友的人。其实平时我和他也只是多聊了会天而已。算不上知己,但至少也是好朋友。冬Q是我这三年的唯一一个称为好朋友的男生。越来越发现难交到好朋友,这世间,同类越来越少。
心理测验上说我的朋友很多,但好朋友却很少。
乐他们这么问,或许是觉得我和冬Q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毫不相关,怎么会变成朋友。
有的友谊,不会让人去思考以后的以后会不会分开。因为给彼此一种安定,就让人相信可以相伴长久。

最近总是恍惚着。偶尔有些幻觉。
还有11天高考。[/color]